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】族谱里的怪异文字(小说)  

2009-11-27 20:49:3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原】族谱里的怪异文字(小说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【原】族谱里的怪异文字(小说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 在我们家的族谱里,有些奇怪的记录。我从幼年起,到现在一直在潜心研究,却不得要领。我常常像读天书一样,一个字一个字地辨认,仍是一知半解。而越是这样,越是想弄个明白。因此,总想请教专业人士,或高人指点,帮我解疑答惑,将不胜感激。
       族谱是从我的五世祖记起的,再往前追溯,只说祖上是从山西洪洞县迁来的。还说,我们家族身体上的标志是,每个正常人的小脚趾甲盖是一大一小两块组成。
       这话我明白,验证之后,的确如此。但我再仔细观察周围的人发现,大多也都有这样的特征。有人告诉我,我们都是明朝年间,从山西洪洞县迁来的。这时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大家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,说不定几百年前,或几百代前还是一个老祖宗呢。要不,许多人的思想性格、行为习惯以及外貌长相等等,都有类似的地方。比如,对权力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崇拜,王道思想昼夜交替,周而复始。再比如,做奴隶的时候,极尽卑躬屈膝之能事,做主子的时候,唯我独尊,丝毫不体谅下属。还有,男人普遍有敏感多疑,胆小懦弱,短见自私等缺点和弱点,而女人又普遍有豪爽大气,勇敢果断,霸道刚愎等特点。我担心,这样发展下去,不仅仅是男人身上有女人的一半,而是渐渐不分彼此,融为一体,那才可怕呢!
       书归正传。在我们家的族谱里,我最不明白的是,有几个字反复出现。下面我摘要记录下来,并附会上我的理解,以供高人斧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*
       五世祖的谱系中是:“我要开会。”
        一百多年前的五世祖,当时该是个大学生,或者是个学者,受辛亥革命的影响,看新思潮风起云涌,他也是热血沸腾。
        我推断,当时各种社团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,各种大小会议也是数不胜数。所以,五世祖热衷于开会,结社。
        和志同道合的热血青年一起,探讨国家的前途,民族的命运,畅所欲言,该是多么地激动人心,欲罢不能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从哪个朝代开始,也不知道是谁的发明创造,开会成为人类活动之一,成为思想传播交流的平台。这个发明太伟大了!不知道当年的孔子开不开会,他是个大思想家,是不是天天组织弟子们学习,灌输他的思想呢?马克思呢?列宁呢?
        关于“开会”,我做过一个梦。梦里,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,用手杖指着我说:“人家柱小,柱爷爷老,就你不老不小不行好。”柱是我邻居家的小子,比我小好几岁。说我“不行好”,是指我总是逃避开会。
        我讨厌开会,不管大人小孩,男人女人,整天煞有其事地围坐在一起,把简单的事弄复杂了,一句话可以缠线团似的没完没了。一个领导——大概谁做了领导都是如此——不开会就没法活,开会,成了一门艺术,一门必修课,成了难于戒掉的大烟瘾。
       和五世祖时代比,我太不幸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*
         四世祖的谱系中是:“我开会。”
        成了主人,自然要组织开会,自然要主持会议。
        四世祖是我们家族的荣耀,是我们家族的骄傲。但频繁地开会,开形式上的例会和长会,这一点我是不敢苟同的。
       你要改造谁?你要对谁摆起救世主的臭架子(掌嘴)?即使你是省一级的一把手,或者是皇帝,也不应当把开会当成蜜吃。蜜吃多了会得糖尿病,会开多了会得精神病。你尽可以通过喇叭聒噪,你尽可以用纸张文字铺天盖地地兜售你的思想路线等(大不敬)。
       大概四世祖也有头痛的时候,开会成为不得已的事情。上边来了文件,要组织大家学习;要年终考核了,他不得不说说自己的成绩,下属们的功劳,总结一番,表扬表扬。还有杂七杂八的各部门各级领导的命令指示都要开会解决。
       不知道动物界开不开会,我遇见过几个猫,清晨在路边,围坐在一起,貌似开会,是不是跟人类学的就不得而知。不过我想,动物们才不会那么傻呢,把宝贵的生命无谓地浪费在开会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* 
       三世祖的谱系中是:“我被开会。”
        据我考证,“被”字在这里是介词。不过,现代汉语当中的一些介词在古汉语中都是当做动词用的,比如,《红楼梦》中王熙凤有句口语,“我把你这小蹄子”,就是典型的把介词“把”字当作动词用的。因此,这里的“被”子仍带有动词的痕迹。而且,成熟的现代汉语里,“被”字往往表示遭遇不幸,被动挨打,无可奈何的。如“被欺骗”,“被汽车撞了”等等。给开会披上一层冠冕堂皇的外衣,而参加会议的大多是被动的,包括我的三世祖。可见,这“被”字用得恰如其分!
        从五世祖的“我要开会”,到三世祖的“我被开会”,我感到震惊,何以才不过三代,开会这项活动竟有如此大的反差!其效果和作用也就可想而知了。如果说,五世祖开会是积极主动,大有跃跃欲试之势,那么,三世祖开会已经是厌倦无奈了。这个结果,五世祖之初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。
        三世祖都开过哪些会议呢?族谱里没有记载。也许是军阀征兵的动员会,也许是割据政府催捐粮款会,反正是三世祖不情愿开的吧。
        这简直是我们家族的悲哀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*
       二世祖即祖父的族谱里是:“会海”。
        这一点不假,老人们常讲起,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起,三反五反,四清运动 ,文革十年,政治思想运动如钱塘江大潮,排山倒海,一浪接着一浪。
        祖父啊,你一生开了多少次会议?
       “是啊,我一生开的会比你走的路多,我在会上发的言比你吃的盐多。”我似乎听到祖父的回答,因为,“会海”二字老在眼前晃动。
        父亲讲:我小时候,你爷爷奶奶几乎天天晚上开会,他们回来讲的故事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次,开社员大会,老明和妻子在会场上不知为了什么吵了起来,互相揭短。妻子说,你吃饭前没念最高指示,老明说,你睡觉前没读老三篇(《为人民服务》等),妻子说,你开会打瞌睡,老明说,你偷过生产队一根推碾棍。越吵越激动,要不是拉开,两人非得打到一块不行。简直是在上演滑稽剧。
        诸如此类的会议很多,我听起来荒诞不经,不可思议。可父亲说,学习、开会永远都是真诚的,除了新鲜事物,开眼界,还有就是非常有趣。这大概是当时的真实感受,最后这一点我觉得才是最重要的,要不谁愿意天天去开枯燥无味的会议呢;要不,开那么多会,怎么不写“苦会”呢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*
        父亲族谱里的是:“会乐”。
        关于这两个字,我有三点困惑。
        一是,“乐”字读什么音。是读音乐的“乐”,还是读做快乐的“乐”呢?孔圣人有句类似的话,叫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,其中的“乐”字也是这样的。看来,古人今人都有相同的思维。
        我猜,两种读音都对。为什么呢?因为,汉语(其他语种是否不得而知)有口语和书面语之分,古文字里也有口语现象。当口语化倾向明显时,就读成快乐的“乐”,而在书面语环境条件下,则读成音乐的“乐”。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二是,开会怎么是愉悦的事呢?“乐”字不管怎么读,基本意思是一样的。
        我听一个同学说过,他某次开会,差点吐了。他在一所中学当老师,并担任初二一班的班主任,和父亲一样的职业。同学说,那一阵省里要检查,全校师生总动员,卫生、纪律、安全来个彻底大排查,一整一个多月。白天,除了教学,还要组织检查学生的清扫情况等,每天晚上,学校都要召开总结督促会,校长开了,主管副校长开,接着是政教处、安全处开,还有年级主任开,一直开到学生熄了灯,还不罢休。他头晕,头痛,恶心。第二天,他休了一天病假。
        这虽是个例,但怎么也不能和“乐”字搭边。
        那么,不妨顺着“乐”字的本意,想象一下。比如,开长会,例会,无关紧要的会,你说你的,我干我的。睡觉别打呼噜,玩手机别有声响,看小说让人挡着你,就可以了。他高低抑扬顿挫,吐沫飞溅,我闭目养神,只当音乐享受。没见父亲留下的一沓画稿吗?据说,那就是他在开会时,用碳素水钢笔画的速写,有领导边抽烟边讲话的,有领导端起茶杯在喝水的,还有低头看文件的。而另外的速写也蛮有趣,有老师侧影,有背影等等,简直成了会议记录照,有了意想不到的保存价值,说不定几百年后,成为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。
       敢情是这样的,父亲是天生的乐观派,他的口头语是,愁一愁,白了头;笑一笑,十年少。
        三是,“会”字是否就是开会的“会”呢?不会是“能够,应当,懂得”的意思吧?按照前边的思路,五世祖以下记录的理解,绝对不是这个意思。
        好在父亲在世时,我多少了解一点他的情况。他是个本分人,又是个大孝子,他不会篡改父辈们的
原意,而强加上自己的意志的。只不过随着时代的变化,以苦为乐,保持乐观。这也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处世哲学吧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*
       不过,这可给我们这一代出了个难题,怎么续写这类文字呢 ?尽管怪异,毕竟在族谱上。容我们仔细想想,等交差时再说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9.11.27
【原】族谱里的怪异文字(小说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328)| 评论(7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