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】堂兄在线(小说)  

2009-08-30 20:01:1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原创】 堂兄在线(小说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春天里的故事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喂,哥哥。”我看到来电显示,问“有事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,林林结婚。”他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时候?在哪请客?”不等他说完,我便问道。之前,闲聊时我已了解大概,知道侄子林林快结婚了。这一天总算来临。
        “8月16 ,晚上,在喜满楼。”这几句说的很流畅,或许他打了不止一个这样的电话。“你早点去。”他又嘱咐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直接去喜满楼吗?需要我帮忙搬烟酒不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用,你直接去就行了。早点去。”末了不忘再说一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侄子林林不是一般的聪明。林林的高中老师我的同学曾对我讲起,林林在高考前仅用一个月的时间下功夫, 就考取了本省某部办一所医学类院校,就是说,老师所讲,林林平时很轻松的就学会了,真正用功是在考前一个月。虽然读的是本科二批,硕士却考取了重庆第三军医大学。他大概从考硕士就知道用功学习了,考硕士满分350分,他一举考了320分。读完硕士,顺理成章的继续读博士,读硕博期间,就已经令导师刮目相看,毕业后自然而然留校。
         不过,堂兄在为儿子骄傲的同时,越来越为儿子的婚事发愁。他当然不是为儿子找不到对象发愁。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传统的观念困扰着他。儿子都30几岁了,看起来一点也不为此事着急。像他这样的年龄,不管是男是女,早都有孩子好几岁了。婚期定不下来,要孩子更是没影的事!林林原来处着一个女朋友,是当地另一所医科大学的硕士生,女孩毕业后到了上海,两人便就此分手。眼下,林林正和一个当地女孩来往,据说那女孩是本省外语学院的本科生,小林林8岁。
         每到过年或我们兄弟见面的时候,包括亲戚朋友,我们总是自觉不自觉的问起林林的婚期。每当此时,老兄便愁眉不展,有话又不好直说。我俩单独在一起时,我就建议:你应该催他,听不听是他的事。看情形,似乎他不愿强说儿子。我不那样认为,自己的儿子,有什么不能说的,该说就说,又不是跟外人。当然,我对老兄也是这样的态度,说了,你听就听,不听是你的事。反正是为你好。
         还是在年初的时候,一次,堂兄见了我很高兴,告我说,林林今年要结婚了。他说他来着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次只是请客,主要有有堂兄和嫂子单位的领导、同事,婚礼另外再举行。


         堂兄弟兄和我们弟兄的血缘关系是最近的一支,说起来话长。我的曾祖父弟兄三个,我亲曾祖父排行老大,只有祖父一个儿子。老二曾祖父没有儿子,也没有姑娘。老三曾祖父有三个儿子。老二曾祖父没有儿子,只好从侄子里边过继一个。由于他家和老三一家不和,决定不从有三个儿子的老三弟弟家要一个,却要老大曾祖父家的儿子过继。可老大曾祖父只有祖父一个儿子,如果过继给老二曾祖父家,这边一样没了继承人。于是两家商定,过继祖父照常,等祖父有了儿子首先归还给老大曾祖父家。等祖父有了我大伯,即堂兄的父亲,就又还给了老大曾祖父家。也即是说,我爷爷原本一个,没有亲弟兄,却过继给了他二叔,按照协定,爷爷的第一个儿子首先归还给他的父亲。这叫“借子还孙”。所以,我和堂兄名分上虽不是一个老爷爷,实际却是一个亲爷爷。
        堂兄的老奶奶我还依稀记得,哈腰驼背,瘦骨嶙峋一个小老太太。不光如此,还双目失明,行动不便。据母亲讲,她去世时跟前没有一个亲人。老爷爷去世早,不用说,大伯也已早于她去世。大娘在生产队忙于劳动,回来后才发现老奶奶已经撒手而去,大娘慌慌张张、大着嗓子喊母亲。老奶奶一辈子没有享过福,临死还见不到亲人,说起来母亲就掉眼泪。可怜的人儿!
       大伯虽然归了正宗,可我们还亲如一家。据母亲讲,大伯高高的个子,走路办事风风火火,性子直来直去,待人热情。我似乎记得,他扬起鞭子,坐着大车,一甩一个脆鞭儿,啪啪的山响,令我羡慕不已。他见了我,会冲我做个鬼脸,吓得我边跑边笑。可惜,好人不长寿。在大伯31岁时,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国家既还外债,又闹大水灾,饿死人是常事。不过大伯是因公殉职。那年夏天,大伯和几个年富力强的好车把式,到附近车站给生产队拉煤。走的时候,尽管大伯只喝了几碗稀玉米面粥,还是吹着口哨,扬着鞭子,高高兴兴上了路。由于没有干粮可带,只好忍饥挨饿。装完车,马不停蹄,又往回赶路。走到半路,正好有一浇地的水车,他和同伴们停下,洗脸的洗脸,喝水的喝水。大伯饿得前心贴后背,早上喝的几碗稀粥早就消耗光了。于是他用两只大手捧起水,大口大口地喝起了不要钱的凉水,水是特别的凉,特别的清,特别的甜。他怕上路后渴了再也找不到水喝,于是又硬喝了几口。上路后,大伯就感觉心口疼,而且,一阵紧似一阵。同路的一个大伯坐到煤车上,让他躺在自己的怀里,给他按摩胸口。半路上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眼看着大伯由难受,到痛苦,挣扎,直到咽气。心疼得他一直把大伯揽在怀里。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大娘岁数不大就熬起了寡。可她从不惹是非,也没人说她的闲话。恐怕她根本就没想到过再嫁。拿邻居的话说,就是一老故实的人。还有人说她是“白搭”,意即在哪里就好像没有这个人存在。 身板倒是很壮实,什么重活都能干,什么苦都能吃。在生产队里,队长派到哪干到哪,也不挑三拣四。所幸父亲弟兄好几个,家族大,有什么困难有人帮忙,乡亲们看一个顾一个,也没人欺负。
         尽管如此,堂兄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知事早。大伯去世时他只有13岁,下边还有弟弟妹妹,慢慢的随着年龄的增长,也就挑起了家庭的重担。

        有谁想到,堂兄能混到今天这一步,大伯大娘在世的话恐怕想不到,就连堂兄他也不一定能想到。常说吃饭穿衣晾家当,不用晾,那都是明摆着的!瞧瞧,堂兄一家现住一套160平米的豪房,市中心,备有车库和小房,小区环境数一数二。嫂子已经退休,在家领外孙,大哥在单位高级职称,还有个不大的职务。年近六十了,还考了驾证。说起考驾证,大哥脸上绽开了花,嘿嘿直笑。他讲,考驾证的大多都是年轻的,他在其中算做老头了。可是,考驾车操作时,有几个过不了,有的转弯不行,有的倒车不行,而他一次就过,其他考驾证的大眼瞪小眼,你看我,我看你,流露着惊奇和羡慕。教练高兴地直乐。
         我说,你该买车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他不说买,也不说不买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感兴趣的是什么车耗油量大,什么车适合跑长途还是跑短途,等等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有实力买车,这我不怀疑。只是什么时候买,卖多少钱的。
         其实,他如果买车,说不定要在心里反复多少次,左右权衡,上下掂量后才会买的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次我去他家串门,有一套真皮新沙发摆在客厅里。我嘴边的话问他,什么时候买的,多少钱买的等等,他让我猜多少钱,我知道他的意思。说多了,就好像他买的不够好;说太少了,又似乎贬低他,还兼有太轻率的意味。我就只好照着实价略低一点的程度猜。平时说起来,他总是夸口,他的房子20多万买的,当时,他也是贷了一部分款买的。因此,大客厅显得空落落的,根本没装修。刚搬进去时,用的还是原来的旧沙发。但他很要面子,有点虚荣心。儿子在外地读书,春节回来非卧铺票不买。“哼!我说呢,老说票不好买!”他的意思是,既嫌儿子不节省,又觉得儿子有钱会享受。平时,两口子特别省细,嫂子也是过贯了苦日子,从没见她讲究穿戴,穿着简单朴素,在城里住多少年也没改变,不像城里人。化妆更别提了。大哥还有不满的就是女婿。女儿女婿本来有房子,但女婿在电力局供职,平时应酬多,不常回家吃饭。加上孩子小,女儿和外甥住在大哥家就是常事了。冬天供暖,大哥感觉,暖气费是一笔不小的数目,既然不住,就想法把暖气片拆了。女婿却满不在乎。大哥嘟嘟嚷嚷,女婿终于拆了。
        嫂子和大哥可以说是门当户对。嫂子从小母亲去世早,父亲一手把他和哥哥们拉扯大。后来她参加了工作,一直在公社当妇女干部。并由此就成就了她和大哥的姻缘。
        当年,母亲在村里是“四术员”,协助村里和公社搞计划生育工作,主要是宣传计划生育政策,动员一些适龄婚育家庭或男或女做结扎手术,还兼顾接生工作。这样,母亲不光和公社做计生工作的计生人员来往密切,还和公社妇女干部时有接触。当时的嫂子已经老大不小,却还没有对象。文革后期,国家实行了几年基层推荐上大学。大哥很幸运,说实话,也是村干部照顾他,小学毕业的他成了一名本省某部办医学院的大学生。上大学前,也是村里照顾他,就在村卫生所做帮手。
         一次母亲在公社开完会,淑琴(嫂子)就叫母亲的名字,说:龚守逸是你们村的吧?
         母亲说,是啊,俺家的侄子。
         淑琴不露声色,慢慢说:他有对象了吗?
         母亲说,还没见说定哪个,有是有人提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其实,母亲也在为大哥物色对象。就问,你给他介绍一个啊?
        “介绍一个呗。找什么条件的?”她问母亲
         “正式的,不傻不呆的就行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淑琴就不再往下说了。等第二次见母亲,就说出了一个在供销社当售货员的大龄姑娘 。对那位姑娘,母亲也略有耳闻。岁数大,又难看。母亲嘴里不说,心里老大不高兴,就敷衍道:我问问守逸吧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,有明眼人就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:她给她自己找婆家的吧。母亲恍然大悟。等再见了淑琴,就说,把你给俺家守逸说说吧。淑琴微微一笑,并不答话。
       母亲也侧面打听了一下淑琴的情况。而且看她的条件不错,人也朴素大方,开明懂事,就介绍给了大哥。淑琴再见了母亲,就不再直呼名字了。我还记得,大哥他俩在我们家一个闲屋里见面的情形。一碗白开水,一只暗淡的电灯泡,他俩聊得很投机。嫂子出来后,鼻尖上冒着虚汗。好紧张,好激动啊!只是我还不好意思开她的玩笑。
        由于两人年龄大,大哥在毕业前,他俩就领了结婚证。有一次,嫂子来了,他俩就同居了。听说,嫂子很勉强的样子,还挤出了几滴泪水。过后,我就损她:跟大哥睡,不好意思啊?要不你跟我睡!她随手抄起一把笤帚,就要打我。我抱住头,并不跑,她也并不真打。
       到如今,母亲见了大哥和嫂子,还抱怨说,给你俩当了番媒人,就没喝你家一口水!大哥只是嘿嘿直笑,嫂子说,找时间我们到饭店好好请请你,补偿补偿。我说,我去作陪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大哥和嫂子把父母亲当做最亲最近最尊敬的人,有什么事总是先和父母亲商量 ,叔叔长婶子短的不离口。自然,父亲和母亲也总是尽最大努力,倾其所有来帮助他们。但他们对大娘就只是一种亲情,一种感恩。大哥对大娘非常孝顺,到城里工作后,经常回家看看大娘,给零花钱、买吃的不用说了。堂兄在城里安家后,时常接大娘小住。只是大娘过贯了乡下的日子,不肯常住。可惜没有享清福的命,大娘在六十几上得了绝症病,不治而去。大哥特看重名誉,因此,丧失办的比一般的都隆重,停灵三天,戏班请了两场 ,每晚还有场电影,两响炮随便放,晚上还放一会焰火,这是一种创新,这里还从来没有哪一家办丧事这样做的。而且,孝子孝孙的孝布尺寸很大,以致从装殓到上街时白花花一片。就连一天几顿的丧事饭,做的也是非常可口香甜。丧事开始,就从邻居家捉了一头三百来斤的大肥猪,饭菜能不丰盛吗?
         就这样,大哥弟兄还是痛不欲生,起灵的那天,大哥举着幡,跪在灵前,几度哭昏过去,鼻涕眼泪一把又一把,在管事的劝说下才引队出发。在大街里,简直是一步一回头,一步一叩首,嘴里不停地喊着:可怜的娘,没过上好日子,我对不起你呀,等等。谁看了都心酸的流泪。
        堂兄从小没了爹,娘又不长寿。真的令人痛心,叫人同情!

        堂兄对我们的好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。父亲病重到去世,大哥像照顾自己的父亲一样,没有半点怨言,尽心尽力。父亲总是说,有守逸守着我,我什么都不怕。我就相信俺家守逸。他亲自参加了父亲的手术,还经常在工作之余守着父亲。甚至父亲咽气后,他亲自动手帮着给父亲穿寿衣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大哥请客那天,我早早的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尽管这次只是请客,整个过程是热闹非凡,一派喜庆气氛笼罩始终。有人用红酒盒糊了两顶大高帽,帽上还各带两只纱翅,冒顶佩一朵鲜艳的大红花。客人到之前,就给大哥和嫂子一人带上一顶。嫂子不想戴,我硬给她按到头上。弟弟和弟妹又找来红唇笔,给大哥和嫂子的脸上都画成了大花脸,给嫂子不光画了个大花脸,还给她画了几缕红胡须,特滑稽,特热闹。
        我陪大哥和嫂子到各桌敬酒,走到其中一桌时,敬完酒,一个年轻的胖小子要过大哥的酒杯 ,声称要检查是否有酒,其他的几个一拥而上,有人抱上身,有人抬腿,有人拿来椅子,齐喊着一二三,一上一下地顿起了大哥。逗得周围各席扭头直看,哈哈的笑。转到其它桌前,也有顿大哥的,也有顿嫂子的,甚至我的一个朋友,要来顿我,我赶紧逃了。逮着谁顿谁,乱套了。
        客人都走后,管事的,帮忙的及家里人又坐了一桌。由于转桌,大哥已喝了几杯,话有点多,说起话来,结结巴巴。说到林林,说到老俩最后的儿子的婚事,大哥泣不成声。眼下的大哥,一改平时的含蓄和深沉,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嫂子也眼含热泪。真的不容易!

        “喂,哥哥”大哥来电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林林9 月26举行婚礼,你头一天下午来我这。还在喜满楼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,这婚礼比单单请客更复杂, 儿子结婚,老乡,亲戚等等,都得动,还要新婚夫妇行大礼。还要去女方送彩礼,商量去时的路线,几点到女方家,几点起身往回走等等,都得提前订好。
        人说,这就是事儿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9.8.26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