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】两个研究生  

2009-09-02 15:02:12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【原】两个研究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文/春天里的故事    
  
       两个研究生都曾是我的“难兄难弟”。如今,一个在北京科技大学任教,叫闫志强;一个是河北师范大学的教授,博导,叫高宏刚。
       当年的涞源钢铁厂,你是块石头,能把你熔成铁,你是块生铁,能把你炼成钢。
      “他们都属于飞鸽牌的”,当时,一些人就是这样形容我们这群大学毕业生的。一点不假,从富饶美丽的大平原,从繁华先进的大城市,从远隔千山万水的温暖的家乡,从四面八方,来到这个人称“穷山恶水”的山沟沟,都有着强烈的飞出去的愿望。
        然而,“上贼船容易,下贼船难”,厂里正是因为缺人才,好不容易要来了人,不放你走没商量!
       除非不来,或者考研。
       “苦---啊----”我用京剧道白抒发郁闷的情怀,引来一片笑声。
        高宏刚和闫志强有志气,有毅力,倍尝艰辛,历经磨难,抱定目标不放弃。
        高宏刚在大学时就考研,分到涞源钢铁厂子弟学校继续考。岁数大了,结婚吧。结完婚接着考。为了考研,征得学校的同意,不教他的本专业数学,改教高中英语。他说,这样能更快更好地提高他的英语水平。
        我记不清宏刚考了几年,只记得同伴宜学开他的玩笑:“哼,就你这猪脑袋,考上了研究生才怪呢!”宏刚扶扶眼镜,笑一笑,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洪刚体态微胖,方脸庞,人称蒋大为第二,不同的是,比蒋大为还要高大。洪刚打篮球身手敏捷,体力充沛,投篮一投一个准。在球场上偶尔露两手,令伙伴们拍手称奇。但他昔时如金,一般不去打。除了考研,他还有一大堆事要做,要备课,上课不用说,还担任着高二班主任,以及学校里团的工作等等。
       刚来钢厂的时候,宏刚还没有对象,也时常有人介绍。我们几个背后和他议论,哪个怎么样,哪个如何,他不满意的,就用右手往身后拨拉,意思是靠后站。闫志强站在钢厂大子弟的角度,不无忧虑又略带醋意地说:钢厂的好姑娘都让分来的大学生娶了。
       的确,宏刚的对象就是钢厂里的佼佼者。洪燕除了学历低,没得挑。那时我在培训科,洪燕就是培训班里的学员之一。给我印象深刻的是,那时的洪燕头带一条红丝带,衬着墨黑的头发,白白的脸儿,洋溢着一种天然美,一种青春美。再加上她说话办事,精明里透着温柔,含蓄中流露着自然,特别招人喜欢。子弟学校老校长很幽默,涎着脸儿幽幽地夸洪燕:人见人爱!  
       闫志强则不同,他的婚事没有高宏刚顺利。
       本来,闫志强在宣化读大专的时候,处着一个女朋友,读完了,志强回到了厂里,那女孩也从宣钢调了过来。再往下应该是两人结婚了,让人意外的是两人分手了,那女孩又调回了宣钢。志强说:如果两个人有了矛盾,谁看谁都不顺眼。就好像买一件东西,忽然发现那东西浑身有毛病。那女孩说他走路有响声,姿势也不好看。
       也许两人了解不够深,也许两人性格差异大。但志强一心想考研,无暇他顾,恐怕也是一个主要原因吧。有趣的是,志强考上研究生后,那女孩又托同学向志强表示,想重归于好。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!这于情于理志强都不会接受。志强说:水洒到地上再收回来,不可能。
       要说用功,志强和宏刚一样刻苦,一样专心。他的家在厂里,但他宁愿住单身宿舍。他原在技术科,却要求到技工学校教专业课。在技工学校,他曾主动做了一次问卷调查,了解学生对他的满意度,为此,还受到了领导的表扬。
       不为人知的是,志强考研还有另外一种动力,那就是他的姐夫也是一个研究生。这是无形的力量,是榜样的力量。
       志强和宏刚的结果都令人羡慕。志强毕业留校,留在了北京。就读期间,和本校的一个女生谈起了恋爱,毕业后两人就结了婚。宏刚毕业后,联系了他的母校——河北师院,那时,河北师院已从张家口迁到了石家庄,后来,师院和师大合并为今天的河北师范大学。同时,洪燕也随他来到师院医院工作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三个先后离开了涞钢,各奔东西。不过,思念像酒,时间越长,越是浓郁醇厚。当时几个人在一起,并不觉得多么亲密,多么特别,有时可能还会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别扭,过后觉得好笑。一旦分手就会常常想起对方。洪刚曾送我一个手工粽子,那是洪燕妈亲手用彩色的丝线缠的,里边用纸板糊成粽子的摸样,外边用不同颜色的丝线缠好,外加一个丝坠儿。一片心意,一片深情,想起来就暖暖的。闫志强走的时候,还送我一支铱金刚笔,白色的金属壳上有凹凸小方块,我用了好几年。成为了永远的记忆,收藏在心里。我还时常想起那里山涧的清泉,想起山林里可爱的松鼠,想起绵绵太行山脉上不见头尾的长城,以及长城脚下抗日的故事。可谓风景依旧,往事如昨。而最令人怀念和敬佩的还是这两位研究生。倒不是说他们后来地位的高低,收入多少,而是他们的毅力,他们的奋发向上、刻苦努力的精神值得学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09.9.2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