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】伤心班主任之歌(小说)  

2010-01-13 19:26:09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 【原】伤心班主任之歌(小说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春天里的故事     

【原】伤心班主任之歌(小说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

 
        当班主任太紧张了,不记得多长时间不洗澡了,一个月?一个多月?学校里没有浴池,要洗,还得到附近村里的公共浴池去。
         那个冬天的傍晚,我匆匆忙忙吃完晚饭,约上同事杨子,骑上摩托车,一块去附近村里的公共浴池洗澡。一共一个来小时,六点半第一节课前必须赶回来,除了结记班里的自习课,第一节课还要开班主任会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时间段洗澡的人不多,大多都在吃晚饭。我和扬子互相搓搓背,干净彻底地洗了一遍。洗完澡,时间也差不多了。为了及时赶回去,我带着扬子,抄近路,也是一条小路往回骑。
        天上的星星眨巴着眼睛,天空似乎也刚刚沐浴过,洁净清新。野外四周茫茫黑幕中,点缀着几颗熠熠生辉的灯光,和月夜星空相比美。虽然是夜晚,顿觉轻松舒畅,心胸开阔。此时此刻,没有了压力,没有了烦恼,一扫学校压抑沉闷的气氛。
        前方的公路上不间断地驶过车辆,越是接近公路,车灯越是刺眼。突然,一道横线拦在小路的中间,根本来不及躲闪,甚至根本想都没想,一下子把我俩从摩托上挂了下来。线缆先是当胸兜住我,紧接着把我的脖子挂了一下,我双手已松开车把,身体却被摩托车拖出老远,头盔也甩了出去。之后,整个人重重地摔到地上,蹭着地划了一大截。杨子也随我被扔到了地上。
        原来是一条电缆,不只是谁,在什么时候把它拉了下来。扬子骂道:谁这么缺德呀!把线弄成这样。他似乎摔得轻,无大碍。爬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土,就来拉我。我摔得重,右肩着地,右胯骨也疼得很。我说:还好,要是带电的电线,准把我给电死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,我的右肩膀疼得不能动,站起来也费劲。扬子去推摩托车,建议我去医院拍个片子。
        这可怎么办?不光挨了摔,会也开不成。先打个电话给校长,请个假。
       正在这时,兜里的手机响了。肯定是校长,大概开会时间到了。果然不错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干什么了,到现在还不来?都到了,就等你呢!”校长严厉地说。
        我把经过简单地汇报了一下,还说要去检查,校长不再说别的,就把电话挂了。
        扬子带我去了医院,拍片子检查结果,骨头无大碍,只是软组织受伤,肌肉红肿,有淤血,需要静养一段时间。
        可我的心里非常着急,每天扣二十块钱是小事,两个班的数学课谁来教,成绩肯定会受影响,年终奖及下一学年的结构工资也受影响,而且,明年评中学二级职称就不够条件。这一歇,少说也得二十天。好后悔啊!假如今晚不去洗澡,电缆过几天可能会整好;假如中午去洗澡,恐怕也不会被摔被挂;假如学校有浴池,就不用去外边,也就没有出现这种事情的可能,........一切都晚了!
         三周后,我坚持着能上班了。但在黑板上写字还是很困难的,跟教务处领导请示后,我上课暂时不在黑板上写字。
         让我越想越气的是,那天晚上,校长在班主任会上,不仅一点不表示同情,不问我的伤情怎么样,反倒带着埋怨和幸灾乐祸的口气说:光知道整天往外跑!就不能好好在学校呆着,洗什么澡?我一冬不洗,也就那样!整天出出进进,不干这个,就买那个。这下还跑不!这话好几个人都跟我学说了,气得我一宿没睡觉。我决定去找校长理论,杨子拦着我不让去,怕我去了和校长吵架。我又气又恨,心想,谁也难免出事,你校长保证不出意外吗?这样的说法,太不近人情了,也太让人寒心了。我摔成这样,校长始终没看过我,也从没派人看过我。杨子我们在一起议论,校长一贯如此,对教职工的冷暖不闻不问,谁有困难,从来不关心,甭想主动帮助解决。他们说,均义结婚,请婚假,他竟发脾气。说,好几个人来请假,课谁来上,都走吧!结果,应了假,均义还弄了一肚子气。
        我倒霉的事接二连三,今年成了黑道年。
        期中考试过后,学校让收下一学期的书费,每个学生暂交250元,最后算账,多退少补。正好赶上一个月一次的大休,各班主任布置学生返校时带来。
        大休后,周日的晚上,第一节课时,照例召开全体教师会议。会上,照例是教务主任布置工作,讲教学中的问题,讲完约占时四十分钟。完了之后,业务副校长又讲,如何备课,讲课,包括如何批改作业,如何抓后进生。其中,还不厌其烦地举例子说明。边抽烟,边喝着茶水,慢慢腾腾。我和大多数班主任着急,因为,大休后第一天来,各班都有几个不能及时赶来,我们要一一打电话询问,还要收学生的钱,一大堆事等着办呢。他又讲了约一个小时,才告结束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校长照例在主任、副校长都讲完后,接着长篇大论地讲。起初,老师们还注意听讲,做记录,到后来,发现校长每次的讲话大同小异,分着一二三四五,多是讲思想行为表现,道德操守等等,还美其名曰,“校本培训”。老师们私下开玩笑,假如把校长的讲话整理成稿,编印成书,终其一生,会著作等身的。
        我看了看时间,最后一节晚自习已经上课了,可校长还没有结束的意思。在离最后一节晚自习下课还有二十几分钟时,校长终于讲完。
         散会后,我和其他班主任,都赶紧回班里收学生的课本费,不能让学生老带在身上,万一丢了怎么办?
        收完钱,也下课了。我点了点钱,有11500元整,整理好,放到了我的办公桌的抽屉里,并用书本纸张盖住,锁上锁。我又赶到男生宿舍,检查学生是否带来一些危险品,如刀子,棍棒之类的东西没有。还看看有没有带烟的,手机的等等,这些都是违禁物品,发现有的话,暂时收上来。期间,我还想着那些钱,计划等检查完,签了到,再去拿回宿舍。
        十点钟,熄灯铃响,我又在男生宿舍门口转了转,听听安静了才去政教处签到。这时,感觉肚子很饿,由于在家吃得早,吃完饭才来学校,所以这会儿饿了。回去以后,泡了一包方便面,吃完,这时才忽然想起,钱没拿回来。心想,算了吧,哪有那么巧,就一宿,明天再拿。谁知,第二天到办公室一看,抽屉已经被撬,钱已不翼而飞。只见走廊一面的推拉玻璃窗开着,窗下的小桌上还有一只明显的运动鞋脚印。办公室的门锁照样,没有丝毫损坏。其他人的办公桌的抽屉,也都打开,翻得乱七八糟。但他们都没有贵重物品,只有我的损失惨重。
        当时我就傻了眼。这可怎么办?
       同事们帮我分析:教学楼的门是锁着的,但一楼各个教室的窗户有没锁的,可以从那里进来。但为什么那么巧?小偷似乎知道今天收了课本费,是校外的还是校内的?按常规来说,应该是知情者。如果是校外的,保卫人员就有责任,他们是怎么进来的?如果是校内的,警卫人员也有一定的责任,规定他们晚上轮流值班,莫非都睡觉去了?
        别的办公室也有被撬的,也都没有丢值钱的东西,只有我,我就是那万分之一。哪里有后悔药卖?!
       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,去向校长汇报。
        校长听了我的分析,直摇头。“你不能随便怀疑别人。你再回去找找,宿舍里有没有,在办公室里再好好找找。”他似乎不大相信。
        “真的没有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又问多少钱,我说11500元。
       “给你们说,会计不在,要保管好钱,不听!”他埋怨道。
        我无言以对。可当时开完会,时间已经很晚。
       我非常后悔,可后悔又有什么用。
       但学校一点责任没有?钱是在办公室里放着的,又不是在我的宿舍里,或者带在我身上丢的。我一说出这个意思,校长马上反驳道:
       “这事不好说,放在办公室,等于你自己带钱出门弄丢了,没有人证物证,让人难于相信。再说,怎么其他班主任没丢?”
      “事情已经发生,以后多注意就是了。吃一堑,长一智。”校长总结道。
        想想,这是我一年的工资,除了杂花,要剩这么多是不可能的。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你先上班去吧,我们商量商量,看看能不能查出来。查出来最好,查不出来,只能自认倒霉。”校长说。
        他这样一说,我的心越来越沉重,沉重之后是冷,又感到无助。这世界上谁来为我撑腰,谁是我的依靠?越想越委屈,当着校长的面,我哭了。
        校长泰然自若,一口一口地吸着绿石烟。看表情,既不同情,也不感动,冷若冰霜。见我哭,他把头扭到一边,不再看我。他仰着头,脑后的几根头发,随着身体在黑色的大转椅里扭动,而跳来跳去。
        我感到绝望。走出校长办公室的门,回到我的办公室,六神无主。同事们都劝我想开一点,财白,走了还来,这等于拿钱买教训,等等。都是好心,但都是添了言,添不了钱。
        晚上,我回了家。自从担任班主任以来,我很少回家。父母也都理解。可这时,我想换换环境,想看望看望我的父母。
        我把事情的经过跟父亲说了,父亲唉声叹气,没埋怨,更没指责,反倒安慰我。我更觉得心里不安,又禁不住掉下了眼泪。要不丢这么多钱,孝顺父母一点该多好。要不丢,订婚结婚也该能解决不小问题。父亲也很为难。我们家境并不富裕,父亲主要靠种地为生,有时搭伙搞建筑,挣的是小钱。我毕业也就一年多,挣得少,平时也没帮补过家里。弟弟还上大学,也需要钱。
       “等我把家里的麦子卖了,再凑点钱给你。先交学校,能挡多少挡多少。”父亲最后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用了,爹。我自己想办法,不行我先借同学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爹不再言语,他下了决心,谁也不能改变。
        “公安局不是有我延平叔叔吗?我明天找他去,看看能不能破案。”我眼前一亮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给他买点东西,问问他也行。”父亲说。
         延平是我的堂叔,在公安局财务科,是个科长。
         公安局来人了,他们一行三人,先去了校长办公室。接着,对我做了询问,并做了笔录。又调查了几个人,有保卫科长,有当天晚上值班的小韩,以及我们同办公室的几个人。
       他们走后,我还心存幻想,可日子一天天过去,却音信全无。
       学校决定并通知我,学校先垫上学生的书款,每月从我的工资里扣六百元,还余二百多块杂花。
       进腊月后,父亲交给我三千元,让我还一部分欠款。这是父亲卖了所有余剩的麦子,又卖了一头大猪,东拼西凑的血汗钱。到年底的时候,我已还了近一半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新学期开始,我坚辞班主任 ,只上我的物理课。当初,我刚毕业,就安排我任班主任,多紧张,多累,都没有怨言。那时单纯,热情,一心想搞好班级,全身心扑在工作上。如今,一身轻松,再也别想让我当班主任了。 
        两年后,我调离了这所学校,来到城里一所中学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1.13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300)| 评论(10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