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】漫 画 老 范  

2010-01-07 16:16:4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原】漫 画 老 范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春天里的故事
       冬至前后,昼短夜长,我照例早晨六点左右出门,活动大约四、五十分钟。
       在离53路车站大约还有100米远,在不明不暗的灯影里,就听到老范的喊声:“老张!”这里是我们每天早练的地方,老范来得比我早。我答应了一声后,老范又开始吹嘘了:“我的眼看得格外远,瞅的准,你离那么远我就能看出来。”
      “你太伟大了!”我笑着说。
      “真的。你看那人,保准是老常。”远远地走来一个人,老范眼尖,自信地喊道:“老常!”“哎!”老常走来。
        我说:“你起得早啊,老范。”
       “嗨!你别提了,我四点多起来,穿上衣服,出去解了个大手,干脆,就不再脱衣服睡了。”
        我问:“你晚上睡觉不穿秋衣秋裤吗?”
        老范说:“不穿,说实话,钻进被窝后,裤衩也不穿。”
 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我感到很新鲜,大冬天的,住的又是平房,没有楼房暖和,不穿秋衣秋裤睡,甚至连裤衩也不穿,不可思议。
      “箍绑得慌。”他说。
        男人和男人之间,似乎没有什么秘密,况且,我俩的关系很好,平时无话不谈。再加上我俩是同行,老范本来爱说爱笑,不拘小节。
       老范是个小学退休教师,我们学校所在地就在他们村边上,几乎每天早晨见面。见了面天南海北,瞎聊一气。
       老常和老范是小学同学,是老范邻村的,是个退休工人。他嗜烟,这会儿,拿出一盒白石烟,抽出一支点着。老范看见了,就打趣道:“你甭看你抽烟,你媳妇叫你抽什么烟,你就抽什么烟。买烟都是她买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不见得”老常说。
       “你挣钱也不少,你兜里没钱。”老范断定,激将老常。
        老常说:“谁说没有。”说着,便在衣兜里摸摸索索,半天掏出一块钱来,让大伙看,逗得我们哈哈大笑。老常也笑。
       老范爱嘲笑人,喜欢开他人的玩笑。
        比如,他讲有关夏老师的趣事,讲得津津有味,逗的人开怀大笑。夏老师也是他的一个小学同学,而且是一个村的,是我们学校退休的老教师。
        还在他们年轻未婚时,学校来了一个实习女大学生,老夏情窦初开,很喜欢她,但无缘份,也是老夏一厢情愿。即使这样,老夏在女生要走时,演出了一幕滑稽剧。老范讲。
       等大伙送走那女生后,老夏回到宿舍,把褥子角掀开,竞发现一份情书,还有一块崭新的小手绢。打开信,便念道:“亲爱的夏老师,你好!.....”署名是那女生。老范们怀疑是假的,女孩不可能给他写信,还留信物。看信的字迹,明显是他自己写的。又到小卖部问情况,一问,手绢果然也是老夏自己买的。
        还有一次,老范老夏等几个朋友喝酒,喝完酒,就开老夏的玩笑,说他回去,媳妇肯定不会管他。说,你假装喝醉,要不试试。老夏不承认,说肯定得管。于是,几个人一块跟他回了家。一开屋门,老夏假装醉酒,扑通一声摔倒在屋地上。媳妇见了,既不扶他,也不问他,不理不睬。老夏哼哼着,“我渴。”媳妇说,“渴,你自己倒水去!”
       老夏爱虚荣,又不肯认输。和老范两人一到一块,就互相攻击。但老夏说不过老范,每每败下阵来。两人孩提时的趣事等,都成了大伙的笑料。
        老范不光喜欢讲他人的趣事,连他自己的趣事也不隐瞒。
       有一次,闲聊中,我说我曾经闹过一个小笑话。一个熟悉的胖老太,孙女结婚请客,她站在门口,招呼客人,正好我路过,她就冲我打招呼:“吃了饭再走吧。”我随口说,“不了。”一回头,身后有个女的,那女的也说,“不了。”我才发现是一个误会。
        老范说:我年轻时,我和几个同学一块走路,忽然,一妇女迎面骑着自行车走过来。我看是我姨,就喊:“姨,”再一细看,不是,我急中生智,就势唱道:“咦——呀——。”几个同学奇怪地看着我。等那女的走远了,我说,“你们看那女的像我姨不?”他们都说像。其实不是,我喊出了口,才发现认错了人。大伙都乐了。
       老范是个乐天派,却也有烦心事。他有一个闺女,一个儿子。儿子是出了名的懒,家里什么活也不做,又爱喝酒。这大概是老范老俩从小惯下的毛病,大了,成家立业了,有了儿子,老毛病就是改不掉。为此,老范骂过,也打过,也生过气,儿子就是照旧。这都成了老范的心病,别人不能提,一提,他就滔滔不绝地,不是骂儿子,就是述说儿子的罪过。
       有一次,一个算卦的来了,老范趁了过去。他和算卦的聊了几句后,就问能不能治治儿子的毛病。算卦的给了他几张黄纸,告诉他,半夜十二点,拿上一根棍儿,到村西北角,点着纸,嘴里要咒念邪恶,赶魔鬼远离儿子,就会好的。他给了算卦的一百多块钱,然后,他领着孙子,照计而作。结果,仍是毫无效果。
        我说,你是清楚一世,糊涂一时。
       他说,那时不知道怎么就相信了,这叫鬼迷心窍。
        老范毕竟是个小学老师,对一些事看不惯就说。
       他讲,有一次,一个外村卖苹果的,来到他们村。本村一个邻居妇女买苹果,差不了一个苹果,她非要拿人家一个,小的不要,就要大的。他在跟前,看不惯,就说那女的:你看你,不亏你就是了呗,非得沾人家点便宜。
        那女的一抬胳膊,一挥手,责备他多说话,正好打到老范的左眼上,打得他生疼,直流眼泪。睡了一宿,眼倒肿了。他看眼,花了五百来块。
        老范说,要不,我的视力无人能比,现在不行了。
       老范特爱逗乐,又爱模仿人,不管当多少人,也不管当着什么人,学人的一举一动,眉眼声调,像极了,让每一个看的人乐不可支。一个跟他岁数差不多的本村男人,说话时常用右手点点戳戳,还歪着脖儿。老范就学他。那人知道后很不高兴,也说他的坏话。
        老范的故事像天上的星星数不清,老范也像天上的星星某一颗,平凡无奇,却自我发光,沿着自己的轨迹运行。
   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10.1.7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4)| 评论(8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