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历散记(9)  

2010-04-11 06:31:42|  分类: 自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散记(9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春天里的故事

 

九.山西打工  

虽然生在农村,长在农村,对农活并不陌生,对农民的生活也很熟悉。但真正的农民经历,是在我高中毕业后,到进城去商机厂上班之前的那段日子。我的农民经历中,与别人不同的是,除了干农活,还经历了一次去山西寿阳工地打工,一次在我们小队漏粉学徒,总共算下来,也就一年零三个月。

文革时期,毛泽东一句话,“学制要缩短,教育要革命”,教育界便掀起了一场从学制到教学内容的革命。我们读初中两年,高中两年。初中在本村,高中在本公社。这中情况大概很普遍,每个村都设初中,每个公社都设高中,几乎是普及初高中,也是免费读。与现在不同的是,每年年底学生毕业。我七三年底高中毕业,回村当了农民。

干农活很辛苦,很累,那时,农业机械很少,基本上靠人拉肩扛,重体力活很多。七四年我十九岁,生产队把我们几个高中毕业的高中生,和一些半大小子,都当成成年人使唤,重活脏活累活都和整劳力一样干,只是挣工分不到满分。每年年初,社员们根据年轻人的体力、能力、干活实在程度等,评出每人每天的工分标准。记得我七五年三月到商机厂前,还未挣到满分,每天只给4.7分。到了商机厂后,每月给生产队交16元钱,才给记5分。

当时,人们都琢磨着跃出农门,想方设法到工厂,机关,进城等。尤其是年轻人,时刻寻觅着机会,睁大双眼盯着美差,一旦机会来了,便你争我抢。但机会很少,男孩只有参军,有门子的到工厂矿山。保送上大学,中专,每年一个村只有一个名额,都是有头有脸家的儿女,或是上头有关系的家人才能去。

有一年,上边给了我们村一个去石家庄培训幼师的名额,让填表。由于都不知道能转正,相反,都认为培训完了回来就是领孩子们玩,所以,那张表在大队桌上放了好长时间,也没人填写。大队长家的孩子不填,别人也都不填。最后,村西张老汉说,我家劳力多,走一个不显少,就让我家芝丫头去吧。芝丫头去了,一周后回来要迁户口了,这才都后悔不跌。芝丫头毕业,当了小学教师。

我也想走出去,到外面看看世界,能转正当然好,只是苦于无门,农活还得干。

那两年,我们村不知通过什么关系,每年组织几批民工,到山西寿阳干活。主要是搞工地建筑,挖坑等,那是国家物资仓库基地,许多零碎活要干。当时的背景是,我国和前苏联关系特紧张,毛泽东提出“深挖洞,广积粮,不称霸。”农村挖地道,工厂向山区迁建,一大批“三线厂”应运而生。

夏天,又有一批要去了。谁去谁报名,然后抓阄。我也报了名,剩下最后一个名额时,老江叔让我先抓,我抓到了,便有了到山西寿阳的一段经历。

在寿阳工地,我们村的民工独自一个食堂,每天大伙都在一起吃饭。每个人都交小麦给组织者,磨成面粉,再运到工地。因此,大伙都是一样的伙食标准,一样的饭菜。中午,每人一斤的面粉,做成一条卷子都吃掉。油水少,没什么菜,活也重,所以吃得多。但比起在家里,我吃的多了,所以也胖了。之前以后,我一米七二的个子,都不到120斤,在工地,竟长到了120斤。回去后,母亲说我又黑又胖。其实,仅和我前后比而已。

说是到寿阳,实际我们干活和住的地方,离县城有十里地的路程,在县城西边的一个自然村里住,在附近干活。

第一次走出平原,走进山区,尽管这里不是崇山峻岭,仍感觉周围很新鲜。我们一伙人住在几孔窑洞里,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,截止到现在也是唯一一次。窑洞里很舒服,夏天不热,估计冬天也不会太冷,所谓冬暖夏凉吧。因为窑洞大都向阳开门,除了屋门,整个洞身基本都在土山坡的里边。有的窑洞在山坡上,洞顶还有住户,当地各家各户错落散居,布局稀疏自然。窑洞里边是大炕,我们六七个人一屋,睡通铺。逗笑的是,其中一个睡觉总是赤身裸体,还在炕上走来走去,瓦工锁堂就说他:你也不穿裤衩,那样看着多砢碜得慌。那人不听,照旧,因为成了习惯。

第一天干活,去当地一个小火车站。由于是夏天,我只穿背心短裤,不一会,天阴了,下起了雨,立刻感觉冷风飕飕的吹,浑身冷得不行。一起干活的荣贵叔,把他的一件上衣脱给了我穿。原来,山区气候不光多变,气温也不像平原,温差很大。

一般来说,工头派我的火不算重,也不太累。有时和大伙干一样的活,有时只有我们几个年轻的一起干。由于是国家物资仓库,要选地址,要勘探,工地有一队专门用洛阳铲钻探有无墓葬,如果有,就挖出来,然后,就让我们填土夯实。有时让我给盖临时砖房的工地递砖和泥等。我还曾经跟着一个地质钻探队干了一阵,队长叫白崇禧。我纳闷,这名字怎么和我听说过的军阀头子一样的名字?也无妨,因为我只称呼他为白师傅。这个白师傅人很好,很厚道,正直。一次,我看到他的小笔记本放在工地某件物品上,我很好奇,拿起来就翻看,白师傅看见我老看,就叫了我一声:“小张!”也没说别的。我却不领会,看到一首白师傅写的诗,就大声说:白师傅写了一首诗,我给你们念念:“地质工人志气大,走遍天下都不怕。。。。。”我念完,问大伙:这诗写得好吗?大伙说:好!想想这件事,当时也太不礼貌,不知趣了,竟然翻看他人的笔记本,想起来就汗颜。

又一次,下工了,我们走小路,白师傅在前边走,我在他后边走,谈起了找工作的事,我不知天高地厚的说,你也不能把我给转正。白师傅说,你要是我的儿子,我就能给你转正。当时,我是多么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一名正式工人啊!

我们有时还到县城附近干活,可以抄近路,只是要过一条小河,我们就淌水过。上游下雨后,小河河水陡涨,我和伙伴们就手拉手,慢慢淌过去。不下雨时,河水干净清亮,我们有时在中午,还在河里洗个澡。

在工地的日子并不寂寞,无忧无虑。过后想想,觉得很有趣。

平时我不怎么卖东西,在那段时间里,我一共买了三件物品,一是一条腰带,买腰带时嫌窄,不想买。男售货员也是河北的,他说,不窄,我用的也是这样的。他还让我看了看他的腰带,我便买了。二是一把铁锹,是日常用的工具,别人都有一把。第三件是一本《形式逻辑》,这本书我没事了就看,一直到我离开商机厂,送给了小工友刘秋芳。上大学时,老师讲的形式逻辑课,我很容易地过了关。

在工地我们住的地方,有一棵树冠树形都很奇特的特大古老的槐树,中午,我就拿铅笔描摹。

最有趣的是,我们在那一个多月里,正好赶上寿阳的庙会。庙会规模很大,周围甚至远方的贸易商都来云集。实际是一年一度的物资交流会,也是平民百姓娱乐休闲的盛大节日。那个年代,商品流通还不发达,庙会则是个好机会。庙会规模大,不光体现在物资丰富,花样繁多,人山人海上,还体现在各类文化活动,娱乐项目丰富多彩。晚上,有免费露天电影,我们还去看了两场。白天,有免费的文艺节目。最大的,水平最高的要数山西省杂技团的演出了。那天下午,工地上没活了,我和几个伙伴,结伴徒步去了县城,在广场上,我们观看了一场盛况空前的演出。节目极好,尤其是魔术表演,印象特深。表演者身穿长袍大褂,一层一层脱下,同时,一件一件东西变了出来,最后,竟变出一个大鱼缸,金鱼在鱼缸的水里游来游去,看得观众目瞪口呆。在那个年代,能够观看到这么高水平的表演,确实非常幸运。但由于是在广场上看,又没有人维持秩序,观众都是站着看,于是,便出现了像大海潮涌一样的波浪,随着人群时而前倾,时而后仰,几乎站不住脚。

在山西待了40多天,收获不小。除了经历见闻,那一期结账时,我们比其他几期分红都多。很幸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5)| 评论(7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