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历散记(16)  

2010-04-18 09:37:00|  分类: 自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散记(16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十六.两个擦肩而过的人
在商机厂,我从20岁到23岁,正是订婚结婚的年龄。在这一时期,同厂的女工里,有两个属意于我。由于我在老家早已订婚,所以,与她们只是擦肩而过。
一个是小我几岁的小张,她的母亲在新疆,父亲早逝。母亲再嫁,把她送到藁城老家,在她的舅舅家寄住。她在藁城高中毕业后,安排到商机厂,成为一名正式工人。
小张从小远离母亲,独立精神很强。她的性格也是不拘小节,大大咧咧。接人待物从不像女孩子,扭扭捏捏,含蓄温婉,而是大大方方,直来直去。在我的印象里,她小我几岁,办事却干练,显得早熟。小张长得高大,约有一米七的样子,皮肤白净,只是一只眼睛有点残疾。
我俩在一个车间,又经常在一起写写画画,搞些宣传统计之类的工作,接触较多,互相了解。她对我明显表示赞许,甚至暗示。我假装不解风情,无动于衷,于是她就老说我“傻样”。
由于小张出生在新疆,说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,她有一次去根治海河工地,做播音员,碰巧,遇见了在工地的我的父亲。父亲回来跟我透露,小张有意跟我交朋友。
说实话,我一个“副业工”,前途未卜,而且,嘴有一点残疾,承蒙女孩子的厚爱,应该感激,感动。如果我主动一点,应该可以走到一起的。小张是个正式工,大概她看中了我的忠厚老实,用其他老女工的玩笑话说,我又是车间里的“才子”。但我一是已经订婚,我进厂那年,对象到本村当了民办教师。再者,小张的性格,有些假小子的做派,是比较前卫的。我的思想比较保守,并不认为两人在一起合适。所以无果而终。
在我离开商机厂若干年后,小张随丈夫去了石家庄。之后,我们之间再没通音信。
小赵也是我们车间里的一名女工,也比我小。她的母亲是我们车间里的一名老工人,他们家就在厂里家属院。
小赵大眼睛,双眼皮,高高的个子,比小张苗条。可能对我有好感,她总是以姥姥家为老家,与我称老乡,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感。
小赵知道我爱看书,她曾把别人给她的手抄本小说给我看。记得是《梅花案》之类的侦探小说,很神秘的样子。小说内容神秘,她给我看似乎也是地下活动的样子,悄悄地,秘密的。也是她对我友好的表示,我很感激她。
给我印象深刻的是,一次,我去到姬师傅家玩。姬师傅说,给你介绍个对象,你干不干?我说:家里已定。姬师傅说:吹了呗!我不再言语。姬师傅和小赵妈是同龄人,一起参加工作,近乡,好友,都在我们车间。我没问她说的是谁,她也没提是谁,但我心里明白。
当时,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反正在这方面没有动过心思,虽然也看得出来,但没反应,这就是所谓反应迟钝吧。
恢复高考第一年,我和小赵都报了名。参加考试的头一天,大雪纷飞,我俩一块骑自行车,往户口所在地的老家赶。由于雪厚,路特难走,又都是土路,一会,我就把她拉远,我就停下等她,走一段,等她一会。分手后,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老家。第一年,我们都名落孙山。
小赵当时是临时工,后来接的母亲的班吧,转为正式工。后来,她到了县冷库,也属商业系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5)| 评论(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