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历散记 (1)  

2010-04-01 09:40:36|  分类: 自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散记(1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题记
从今天起,我将我别样的自传陆续公诸于世。我的自传不仅仅局限于写我自己,和我曾经相关的人和事,也是我感兴趣的话题;其真实性不容置疑,我的一些观点和想法,读者却不一定勉强接受。所谓散记,只是选择可忆、可记、可想的经历。我是主线,其余附之。
有些往事不堪回首,还是回首了。
草民的自传,或许有他不同于伟人、英雄的价值。
版权所有,欢迎联系。电邮:
shihuazhang201512@163.com    或
Zgzhang201512@yahoo.cn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2010.4 .1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章

一.洪老师   
我八岁时上的小学。
当时本村小学只有四个年级,两间教室,每个教室内有两个班级,一、三年级共用一个教室,二、四年级共用一个教室,叫做“复式班”。学校里只有两个教师,一男一女,女的是还没结婚的洪淑琴老师,男的是刘文义老师,刘老师当时大概有四十多岁吧。
洪老师高个,大脸庞,白白净净。给我的印象漂亮、活波、开朗,又不失严肃,我们既喜欢她,又有点怕她。
她上课时先给我们一年级讲,讲完之后,布置作业,再给三年级讲。她给三年级讲课文,讲到引人处,常常吸引我们的注意力,我们就会停下手中的作业,倾听有趣的故事,有种挡不住的诱惑。
洪老师也常带我们做游戏,有一次,他让我扮演一只小鸟,让同班同学张瑞江扮演一只老鹰,玩老鹰抓小鸟的游戏。叫我在树林里玩耍,老鹰看见后,就来抓我,我张开胳膊,在操场上飞呀飞,老鹰就在后边追。
在班里,我和张淑花学习成绩最好。我平时上课注意听,认真写作业,要背的课文都能背过,洪老师自然很喜欢我。她曾跟高年级的同学说,我上课时总是盯着老师,不错眼珠的听老师讲课。张淑花大我几岁,在班里属大岁数的,她上学晚,是跳级跳到我们班里的,所以,学习成绩也很好。那一年年终时,奖励给我俩每人一个小皮球,小皮球是白色的,质量特别好。这在当时,我们一般的家庭,没有谁家的孩子能够玩的上的。
在上小学时,我唯一一次和同学打架,至今记忆犹新。其实不是我打别人,而是我被打了。
那次,上自习课,洪老师在办公室。我的同桌,是一个从太原来的插班生,叫建新,他老家就在我们村。记不清为了什么,我俩起了争执,他手拿一小布袋玻璃球,一下子砸向我的脑袋,我“哇”的一声大哭,头上立时起了一堆包。洪老师听到哭声,从办公室赶来,问明情况,把建新叫走,临走,回过头来说我:“你也不是省油的灯!”
平时,洪老师很器重我,让我当班长。自习课时,除了学习,我还管理班级,哪位同学说话了,打闹了,我就制止。有时就拿一支一头镶橡皮的铅笔,敲人脑袋。为此,我加入少先队时,高年级的某位女同学给我提意见。后来,洪老师还让我当少先队小队长。当时,没有中队长标志,只有小队长和大队长标志。小队长的标志,是一块大约八厘米见方的白布,中间有三条红色的横杠,中队长是两条横杠,大队长是一条横杠。
文革开始后,洪老师积极参与运动。那时,她正担任弟弟的班主任老师,看弟弟激灵,在召开全村批斗地主分子会议时,让弟弟发言,洪老师写了两句话,让弟弟背过。弟弟上台冲着地主分子就说:“张老萱,你是个大坏蛋!俺们洪老师说了,你是个大坏蛋!”仅此而已。由于刘文义老师家庭成分高,洪老师组织我们开刘老师的批斗会,要求人人发言。我们虽然小,批斗老师,也很感难为情。在开会前,先练兵,假定台上有人,轮流发言。
后来,听说让洪老师到公社做检查了,又有人说,让她做检查时,炕上盖的是大花被子,即待她很好的意思。洪老师结婚后,调到了石家庄。文革后,再也没有见过洪老师。
文革前,我对学校对老师的感觉很特殊,觉得学校是个特别神圣的地方。刚入学,一切都是新鲜的,老师同学,以及校园等等,都不同于校外。学校小门洞的上方,挂有一块玻璃镜扁,每天上学都要抬起头看看镜子里的自己,排队来时,有的同学还冲着镜子打招呼。在学校,老师说的话就是令箭,老师的形象,既高大,又可亲。我们对学习也是极其认真,一丝不苟。老师发给我的少先队小队长标志,我特别珍爱。有一次,我放学,带着她去奶奶家吃早饭,大叔拉我时,用手揪住那标志,后来一看,弄脏了,我很心疼。文革开始后,竟在教室里的一个角落里,发现一块小队长标志,心里更不是滋味。冬天,照样有早读和晚自习,每人提一盏自制煤油灯,早早到学校学习,没人督促,自觉自愿。文革开始后,心情大变,老师换了,学生变了,没有了课本,一切秩序被打乱,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1)| 评论(9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