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历散记(19)  

2010-04-21 06:09:52|  分类: 自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散记(19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十九.恢复高考第二年

刚刚恢复高考,就招生对象,考试内容,录取方式诸多方面,与今天比有很大的差别。

由于十年文革,有一大批初高中毕业生,失去了深造的机会。恢复高考等于大堤决口,洪流滚滚,不可阻挡。国家政策是老三届可以考,应届生可以考,非老三届和非应届生也可以考。有的考生已三十几岁了,孩子都上小学了,也参加考试。有的刚刚高中毕业,二十来岁,稚气未脱。我们班大约就有近三分之一的已婚大龄同学。也有高中应届毕业生。似乎又回到了封建社会,同期中举的相差几十岁,有的到老了还怀着极大的耐心,一次次参加考试。出现了年龄相差悬殊的人同赴考场,同场竞技,同在一个班里学习的怪现象。

在考试内容上,我个人认为,七七、七八两年,明显倾向于老三届。记得河北省第一年的语文作文题,是让写战天斗地和生产实践中的人和事。当时的考试内容、考题类型等等,与现在比,都较简单,不全面。在试题的难度、深度和广度上,远远不能与现在比。

另外,由于刚刚开始,国家还未来得及统一命题,试卷是各省市出各省市的。河北省中专和大专则是一张试卷,只在报志愿时有所区别。或者报中专,或者报大专,不得跨类同时报考。但也有个别考生,不遵照规定报考。我弟弟的一个同学,第一年既报中专,又报大专,结果,都给了通知书,消息传开,有人上告。那一年,他哪类都没去成。

恢复高考已过三十年,在录取方面,不说现在网上录取等现代化的方法,细节上也规范了许多,严密了许多。如果是现在,我报师范就不合要求。现在的师范类志愿生,必须面试,这是杜绝面部有残疾或缺陷的途径。当时,不管三七二十一,只要分数上线,抢先为妙。我刚决定参加高考时,一个李姓工友说,你这样人的不能考。但我没理会,且遵从父亲的意愿,报的是师范类。李工友不了解录取政策,我也不了解,结果录取了。

据小道消息说,第一年,各高校没有经验,第二年录取时,只要是第一志愿报本校,且分数能上线,就抢档案。恐怕,我也是在那样的情况下,被廊坊师专抢了去。在我们班,衡水的沈同学,高考后没有政治一科的成绩,他去找招办,招办没办法,给他填了个70分的成绩。不知道招办怎么把他那一科的卷子弄丢了。也说明刚刚恢复高考时的手忙脚乱,无章法。

七八年一开始,我照样在商机厂上班,只是利用业余时间看书。真像盲人晚上走路,没有资料,没有老师指导,甚至没有全套的课本。仅有的是毅力和热情。只有一两个晚上在藁城一中听了两节数学课,是在学校院子里,电灯下,许同学都是站着听。其它的一概靠自己琢磨钻研。

临近高考,我向厂里请了假,同时请假的还有王艳杰,我俩在一个车间。父亲跟南孟高中的领导说了说,我就插班专门复习。南孟高中只有一个条件,就是假入我考取了,名额得算作他们学校的。这不成问题,因为我虽不是这个公社的,也没在这所中学就读过,但我已参加工作,算作哪里的名额都无所谓。同去那所学校复习的,还有我们车间姬师傅的儿子姚建军,他在理科班,我在文科班。他在南孟村找了一个亲戚的闲房子,晚上我俩就住在那里。而其他的同学都住校。我俩在那里更利于学习和休息。

四十几天的复习,是相当紧张的。和在校生比,我的基础明显差一截。除了吃饭睡觉,我利用所有时间,对政治、历史、地理反复的记呀背的,加上语文数学,放下这科就是那科,总觉得时间不够用。有几次,学校组织我们劳动,我心里很不高兴,又不能说。回去见了父亲,提及此事,父亲说,那我跟他们说说,你就别参加劳动了。我说,都参加劳动,我搞特殊,也不太好。好在这样的情况不是太多。我已经23岁,当然明白刻苦用功的重要性,又是第二年准备参加高考,压力是无形的,动力给人的主动性更大,考取的欲望也更强烈。因此,根本不用人督促,每天中午,吃完饭我就到教室去学习,困了,就趴在桌子上打个盹,醒来,又开始了紧张的学习。六月末七月初,天气已经很热,但洗澡的时间都舍不得用。母亲后来常常形容当时的我,头发大长,又瘦,像住了监狱似的。吃的也很差,大都是粗粮,中午喝水,就点咸菜吃玉米面饼子。这些,我都不放在心上。

各科比较来说,我的数学最差。孟老师是我原来增村高中的老师,教我们数学课。他讲得很快,蜻蜓点水似的,我又是中途插班来的,所以,几乎对数学没有了信心。孟老师同时教文理两个班的数学,对我们文科班很有点不耐烦的样子,总以为我们笨。我曾对父亲讲,我的数学课不行,希望老师给我补补课。父亲就给孟老师说了,孟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,给我讲了讲,我仍是觉得一塌糊涂。天生的吗?

相比而言,我的政治课最好,考试得分也最高。但政治、历史、地理都是我在高中阶段不曾学过的,因此,功夫基本上用在了这几科上。借来的一本《知识青年地图册》,我几乎翻它上百遍,恨不得将它所有的内容记下来,也觉得所有的内容都有用。政治是褚老师,有几道大题,我反复背,直到背得流利。那时,试题有十几分的大题,因此讲究押题,背过了,押中了,就会得高分。语文老师是孟荣哲,他不怎么讲课,多数情况让自己看。语文课,我总觉得没有具体的东西要看。有一次,课下我向孟老师要求,你给我们讲讲怎么写作,启发启发。他便讲了几句,而后说道:启了,你发吧!

当时是百分制。那年考试结果,我的数学得了三十几分,这还是超常发挥。其中有道试题,我一看是椭圆形的条件,便列了一个椭圆形的方程式,仅此而已,这已经尽力而为了。在大学里,我们班林同学说,那一年,他的数学仅得了十几分,原来还有不如我的呢。不知道有没有更低的了。我的总成绩是平均分六十点几分,我记得,刚上大专线。那一年,我们厂只有我一个考上了大学。后来,王艳杰去了工商银行,姚建军去了财政局,都不错。他俩当时都是正式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1)| 评论(5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