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历散记(22)  

2010-04-25 07:49:11|  分类: 自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散记(22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二二.母亲 
在我们的观念里,孝道是我们民族的传统美德,孝敬老人,也是义不容辞的责任。不管老人对待子女多么不公,多么没道理,子女似乎都应当孝顺,而不能说个不字。
母亲在对待老人养老的问题上,也是不断变化的。刚分出我们这一股时,父亲瞒着母亲给爷爷奶奶零花钱,后来,家庭负担加重,父亲不再瞒着母亲给爷爷奶奶了,不知道这是不是爷爷奶奶偏待父母亲的因由,反正母亲说起来就抱怨父亲,当时不该那样做。后来,随着我们姐弟年龄的增长,盖房修屋,花项越来越大。母亲为给爷爷奶奶出养老的事生了不少气,经管事的劝说,也时好时坏。直到弟弟结婚,才是一个转折。
简单说,母亲的一生艰难曲折,甚至可以用跌宕起伏来形容。
母亲一九三二年腊月二十七出生,和父亲同岁。母亲在娘家排行最小,上有我一个大姨,五个舅舅,典型的“五男二女”多子女大家庭。由于上有众哥姐,解放前,家里虽然很穷,母亲也是备受呵护。不用分担家里的忧愁,没有艰难度日的负担。可以说,母亲的童年是在无忧无虑、快乐顺利中度过的。直到十八岁结婚,才结束了那样的生活。因此,母亲的性格里,多了一份直率、任性,有着强烈的敢作敢为的气质,与父亲形成极大的反差。
婚后,母亲告别了温暖的家庭,来到同样不富裕的又一个大家庭。分家后,一切从零开始。不仅没住的房屋,就连一块现成的地皮也没有。母亲说,在她极度绝望的时候,甚至想到了死,有一次,她抱着弟弟,领着我,遇见了一口井,真想跳进去,再看看我和弟弟,终究放心不下。母亲常常拿乡亲孟大爷的话,形容我们家,是“硬地里拔葱”,意思是凭空里买地盖房,硬是一点一点积累财富,建成一个完整而不错的家。在农村,盖房娶媳妇,是人生两大考验。我们家,经父母的手,建造过三次房屋,弟弟和我两次大的婚事。这个过程,真是一言难尽。
我们家的难处,一是经济上的,一是料理各种事情。经济上全靠父亲节省的工资,靠母亲在家精打细算,靠我们全家人省吃俭用。没有人援助,也没有人能够援助。但这些都不是最大的问题。父亲除了把钱交到家里外,即使他在家的日子,也不大管事。他生性坦然,又长期在外,对农村里的人和事知之不多。相反,母亲却特别费脑筋,大大小小的事,她都管,都过问,所以,母亲最操劳,也最累。
母亲最大的人生考验是与二叔家的几场大的冲突,以及与爷爷奶奶的关系上。与爷爷奶奶的关系如前所述。而与二叔家的几次较量和斗争,持续的时间更长,也更激烈。在这些经历中,母亲顶着极大的精神压力,经受着极端的痛苦和煎熬,常常感到无助、无奈与绝望。同时,其思想性格也在不断改变,日趋成熟老练,为人处世,接人待物也更加自如。经历了大风大浪,经历了人生挫折,也就更深谙人情世故。因而,到后来,母亲对农村的婚丧嫁娶,养老送终等等,成为一个内行,乡里乡亲,街坊邻里谁家有了大事小情,往往请母亲帮忙。母亲又是个热心肠的人,有求必应,很受人们的尊重和喜爱。
弟弟小我两岁,却先我一年结婚。他读的学校是两年制中专,我读的是三年制大专。如果等到我毕业我结完婚,他还要等两年,届时他已26岁。按当时的规定,在校期间的大学生是不能结婚的。于是,父母决定先给弟弟完婚。
弟弟结婚,可以说是我们家的第一次婚姻大事,之前,姐姐已婚,但女孩结婚自然比不上男孩规模大,事情复杂。弟弟结婚,碰到的最大难题,是爷爷奶奶不参加婚礼,二叔家不用说,肯定不参加,其他几个叔叔和姑姑们,是随着爷爷奶奶的。结婚喜事,当然尽量全家族都来为好,族人不去参加,就意味着给东家难堪,意味着不圆满,人们会说三道四,风言风语的。为此,狗刁大伯和香宝爷爷等几个管事的,来来往往,费尽口舌,有时,狗刁大伯一宿一宿地跟着熬眼。最关键的时候,爷爷奶奶提出了养老的问题,要求把近几年来的全补上,新郎新娘给他们磕头行礼时的礼钱,也要父母为他们垫上,才勉强同意参加。管事的还想说和,让二叔一家也参加婚礼,二婶则要求父母去请她,母亲坚决不同意,管事的也不同意,因为是平辈,而且父母大。管事的决定让弟弟去请,那天,堂保大伯领着弟弟去的,一进门,二婶就破口大骂,把弟弟赶了出来。也没给堂保大伯一个面子。过后还发话:他家结婚那天,我去他家门口吆喝,骂大街!香宝爷爷听后说:她要敢来闹事,立刻叫几个人把她赶走!
二姑在这个事上特出彩,她嫁到李姚村,给她送请帖时,她听说了,就躲了起来,到处找不到,在村里的喇叭上喊她,才送到了她的手里。婚事办完后,在爷爷奶奶处,父亲喝了几盅酒,就埋怨她不该听别人的话,来的不痛快,她就打滚撒泼地在奶奶的炕上又哭又闹。母亲回来好数落父亲。
除了这些家庭内部矛盾,结婚杀几头猪,摆多少席,什么样的亲朋好友该请,乡亲们上多少礼钱的可以请等等,都是和管事的反复商讨策划计算,尽量办得圆满为好。
第二年,我毕业结婚,相对来说就容易一点。除了爷爷奶奶以外,几个叔叔姑姑请也不来,拉到。从此,我们家与他们断绝了来往,形同陌路,走向分裂。
母亲在与二叔一家斗争中,备受磨难,饱经艰辛。据母亲讲,她在万般无奈和痛苦中,曾经到村南河滩坟地里,放声痛哭,倾诉自己的苦衷和艰难,宣泄自己强烈的怨愤情绪。在经历的风风雨雨中,母亲长期紧张压抑,受到来自多方面的刺激,几乎精神崩溃。有一个时期,医生诊断后说,母亲已经患上了轻度精神病。平时,失眠是常有的事,直到现在,每天晚上睡觉前,服用安定一粒,否则,睡到半夜,醒来就再也不能入睡,第二天就会出现头晕脑胀,吃不下饭,四肢无力等症状。
母亲是个开朗热情的人,经她介绍成的婚姻有好几对。
在人民公社时期,文革前,我们这里就开始了计划生育工作。大队干部看中了母亲,要她在农闲时节做适龄夫妇的工作,做绝育手术,采取节育手段。后来,计生工作抓得紧时,还给她加派几个帮忙的,走家串户,做宣传教育工作。还经常到公社开会,并帮助公社四术员接生等等。这一干断断续续好多年。也是值得记一笔的。
母亲性格里有爱说的一面,这有时成就一些事,是一大优点。但有时又成为坏事。这一点恐怕再也改变不了。所谓好说话,是对一些不该说的话也说,说起话来热情有余,冷静不足。涉及到他人的一些事本不该说出去,她却顺嘴泄密。有时简直就是忘乎所以。如果有人来访,在送客人时,她总是一直送到街里,在街里还要说上一阵,才打发客人走。
说起母亲的热情好客,儿子深有体会。儿子去他奶奶家时,奶奶总是拿出她珍藏的吃的喝的,不管你是不是刚吃完饭,饿不饿,渴不渴,一个劲地让吃让喝。有一回,儿子回来对我抱怨:我去了,奶奶总是让吃着吃那。我说:那是亲你!一样,我们去了,也是如此。家里来了串门的,忙着倒水请喝茶,花生瓜子水果及露露奶之类的饮料等等,她都给拿出来请人吃喝。
到城里后,她的思想观念依旧,待人的方式依旧。见谁都可以说上话,而且喜欢打听对方的情况,什么老家是哪里了,家里有几口人了,做什么工作了,问得一清二楚。同时,还要把我们家的情况,包括姐姐家,弟弟家及我们的情况全部告诉人家。她常常以我们姐弟三个的孩子有的读大学,有的读研究生为荣,常常夸我们弟兄多么孝顺等等,这些都是她的话题。 父亲在重病住院期间,母亲陪床也常住医院,她跟医生、护士、同病室的患者及家属,都能交流来往,如果是老家十里八乡的人,就会打听亲戚朋友的情况。
我们多次说她,生人不要见面就问人家的年龄,籍贯等,她却不以为然。真的没办法。

2010年4月25日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母亲自己的小屋,50多平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7)| 评论(5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