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历散记(5)  

2010-04-07 06:34:00|  分类: 自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经历散记(5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五.定亲

还在我上初中的时候,就有热心的邻居为我提亲。在那个年龄段,在同龄人当中,算是比较早的。

原因之一,恐怕跟我的家庭有关。

父亲是个小学教师,文革前后就已是学校领导。文革期间,曾在村里任革委主任,给我提亲时,父亲已回到了学校。

母亲在村里务农,平时勤俭持家,精打细算。日子虽清贫,在本队里数不上富户,甚至,在我们姐弟都小,都上学时,每年分不了红利,还得交口粮钱。

说起当年的穷,母亲会有三天三夜讲不完的故事。简单说,父亲弟兄五个,妹妹四个,大伯过继给另一个爷爷,父亲就算排行老大了。我最小的姑姑,比我还小两岁,与我弟弟同岁。最小的叔叔比我大一岁。这是一个多子女的大家庭。当时的成分为下中农,家里人多房子少。爷爷奶奶看我们姐弟相继出生,就把我们一家分了出去。据母亲说,刚分出去,没有房子,只好借住别人家。后来,通过管事的,给爷爷奶奶讲情,才把将已许给未出世的小姑(指腹为男)的一间东偏房借给我们暂住。据母亲讲,借给住这间小房前,曾到外姓人家租住过。在我们租住的那一家里,有一次,房东养的小鸡,跑到母亲洗衣服的瓦盆里淹死了,年轻的男房东回来发现后,边骂人边愤怒地将瓦盆打碎。所以,日后母亲提起“串房檐”住就伤心。

我清楚地记得奶奶让我们暂住的那间东屋,土炕就盘在靠东墙的地方,占了屋子的一半,剩下的地方做饭,堆杂物,好在我们家没有多少东西。记得那破旧的屋门底部,有两块木板已掉,冬天,就用报纸糊上挡风御寒。等拆炕重盘时,从烧火用的炕洞里掏出一窝小黄鼠狼。后来,一家人省吃俭用,攒下钱,买下一块闲置的地皮,盖了三间新房。那地方树木丛生,荒凉寂寞。对于我们家来说,这已经相当不错了。

所以,我们家虽穷,有父亲的工资做保障,从长远来看,日子会越来越好的,有希望,有潜力。另外,在农村,我们属于半个有文化的家庭,也算是个文明户吧。

我在家排行老二,上有一个姐姐,大我四岁,下有一个弟弟,小我两岁。过后分析,给我提亲早的另一个原因,跟我本人也有关。

我生性内向,不调皮,不打架惹事。人都说,我一说话就脸红,“脸皮儿薄”。我读书很用功,学习成绩不错,和同学关系融洽,老师们大多对我的印象也不错。平时,割草,拾柴,下地,样样都做,人比较实在,也很勤奋。记得小的时候,有一次,我跟在母亲身边摘棉花,我告诉母亲,我的衣服哪里脏了一点。跟母亲一起摘棉花的大娘说,你们孩子跟你说,要是我的小子脏了衣服还怕我知道了呢。

第三个原因,或许跟父母的为人处世有关。父亲是个老实人,又是个文化人。一辈子老实厚道,诚实可敬,从没见他和人争吵过。母亲开朗健谈,快人快语,正直爽快,和乡亲们关系都很好,平时热情大方,好说好笑。

第一次给我提亲的是,文革时期的小学民办老师史秀荣的婆婆,说的是史老师的外甥女,史老师不便说,便请婆婆来说。那女孩文化水平不高,也许只上过小学。我俩只见过一面,就在史老师的家里。见面时,故意让我坐在靠北墙的椅子上,而让那女孩坐在炕沿上,她看我,是顺光,我看她,则是逆光。后来,他们家又向我要了一张一寸相片,为此,我还专门去照了平生第一张照片,还是黑白的,给了她家。一段时间后,媒人说,她家不干了,至于为什么,已经不记得了。我的家人告诉我这个消息后,我一点反应都没有。心想,不干就不干,反正也不着急结婚。说实话,定亲那么早,我特别怕同学们开我的玩笑,也没有一点心理准备。

然而,紧接着,还是史老师的婆婆,给我提我们村的一个女孩,问我愿不愿意,我表示不愿意。那女孩是史老师的当家子,在后街住。她在家老大,很能吃苦,家务活没的说,个子也不矮,只是模样不好看,又没文化。于是作罢。

我的婚事似乎是史老师和她的婆婆包定了,不久,她们娘儿俩又给我介绍了一个本村的姑娘,也是他们后街的,也是他们家的当家子。她是我的同学,个子矮,模样挺好。媒人说,就是黑点。其实黑我倒不在意,个子太矮,却是我心中的不快。基本上还可以,也还将就,便答应了下来。接着是见面,换东西。这时我们将要初中毕业了。读高中时,我俩分在了不同的班里,每天是见面的,只是谁也不跟谁接触,不打交道。这门婚事,一等就是八九年,最终我们走到了一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1)| 评论(5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