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历散记(38)  

2010-05-12 07:29:47|  分类: 自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散记(38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 

三八.团书工作

八一年,一起分到涞钢子弟学校的共有我们四个大学生,他们三个都是张家口师专毕业,只有我是廊坊师专毕业。他们是物理专业的侯春新,化学专业的张福满,中文专业的郭毛毛,我也是学中文的。

子弟学校开学后,时间不长,学校领导决定改选学校团委。原来的团书是田英,本厂大子弟,在小学部任教。大概校党支部书记老梁,想给团委输入些新鲜血液,正好我们四个都还年轻。可我没有想到的是,梁书记看中了我,让我挑起团书的重担,这让我始料不及。郭毛毛和张福满都比我年轻,偏偏选中我。而且,改选前没有向我透露任何信息。我哪里适合做领导组织工作,性格内向,不善言辞,组织协调能力没有。赶鸭子上架啊!但没有退路,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改选时,梁书记召开一个全体团员会议,提出几个候选人名单,列到小黑板上。先选出团委人名单。其中有田英,郭毛毛,张福满,王晓英和我等,然后,又把我们几个留下,再选出团书。记得最后一轮投票,我写的人名单里,其中一个写了王英,应该是王晓英。由于是无记名投票,我的这张作废。这样,结果选我的票数自然就多出一张。不知道他人明白不,我很是暗自懊悔。但结果不可改变,我被“名正言顺”地选作团书。

除了正常的教学活动,我很想在团的工作上有所作为,常言道,新官上任三把火。我组织过学生集体登山,清除学校厕所旁的炉灰渣等。

糟糕的是,第一次组织全体团员讨论先进学生入团,并没有详细的计划,没有事前准备,正好梁书记也参加。看到那样的场面,他不客气地提出了批评。我感到实在脸上无光。

那时心情很乱,焦虑浮躁,对团的一些基本工作流程都不了解,刚参加教学工作,不知道忙的是什么。但厂团委书记田书年特别支持我们的工作,听说我们要搞一些宣传栏,把过去文革时期的一些工艺字幅送给我们。有幅是毛泽东的词《长征》,字是毛泽东的笔迹,立体字是用白色泡沫板制作的,上边一层深红色的塑料板,相当精致美观。可惜,别的老师帮忙时将那些字全部清除,只留那副底板。

厂团委还通过某车间拨来一笔活动款,并捐赠一些羽毛球拍,乒乓球拍和一些球类等,为此,还举行了一个捐赠仪式。仪式上,我必须代表学校团委发言,以表感谢。记得,下午开会,中午我还没写出讲话稿,只好请郭毛毛为我写了一篇。真的是心神不定,六神无主。而那笔活动款,直接给了学校,以后我们从来没用过,也不知道学校怎么花了。

令人心寒的是,有一次讨论先进学生入团,全体团员都在场。某老师提到高一吕同学的名字,我很不慎重地批评了那位同学,指出他不符合团员的标准,大伙就没有通过。结果,就因此,我种下了挨打的苦果。

一次,碰巧高一的语文老师有事,让我临时代几节课。那次,我讲完课,让同学们做作业,便走下讲台,在同学们中间转,看到吕同学写数学作业,便批评他,他突然站起来,二话不说,冲着我就是两拳。他是不是故意写数学作业不知道,他第一次申请入团,没能通过,是不是有人向他泄露讨论经过,也没证据。但他上课打老师是事实。高一的男生,吕同学比我个子不矮,比我也不细,打起架来比我还有劲。不等我还手,同学们赶紧拉开了我们。这就是当时子弟学校典型的校风,由此可见一斑。

我不理解的是,学校对这件事没有任何处理,对学生没有任何处分,只是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。过后,有天中午,校长通知我说,学生家长要来给我赔礼道歉,我拒绝见其家长。其实,我对校长的做法不满,学校没有任何说道,家长来干什么!当时学校梁书记不在,他回来后,说起这件事,他还说我:太娇气了。反倒我成了娇气!不知他是听谁说的事情经过,我怀疑他已经先入为主了。我质问他:学校为什么对学生没有处分?在这方面有没有规章制度?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谁来回答?没人管!只能不了了之。

记得高中组的杨老师,他的女儿在学校读小学,他教的高中班的一个女生,课间时在楼道里碰见杨老师的女儿,就用脚踢了小孩一脚,正好让杨老师看到,杨老师就批评那女生,那女生竟跟杨老师恶吵。真是岂有此理!

我不是非得要追究学生的责任,或者要把学生怎么样,只是想想学校对我的态度对我的关怀,实在令人气愤不过。当时的钢厂子弟学校,和我们家乡的学校没法比,学风实在不敢恭维,纪律性差得很。学校领导老师包括学生,习以为常,不以为然。他们似乎根本没有校内规章制度那些意识,学生打老师,就好像孩子和大人之间的冲突。书记校长都是家属区里的老住户,自然,他们和家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其中的微妙关系不言而喻。偏袒或无原则,也就成了正常的事了。

不过,很对不起田书记的是,自从我被打后,就不再组织活动,也没有再发展团员了,直到我退役。后来,换了校长,走了书记,新校长也不理会团的工作。我的下任就是张福满。时间不长,我就去了职工培训科。

      经历散记(37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我在捐赠仪式上讲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3)| 评论(6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