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历散记(50)  

2010-05-24 07:36:52|  分类: 自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散记(50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春天里的故事

 五十.盖老师

八二年,根据形势的发展,厂里决定对适龄青工进行文化补习,并考核。

八二年,培训科成立,科长就是盖玉芝老师。盖老师是从子弟学校小学部调过来的,她是小学部负责人。我当时在中学部,我们都很熟悉。在我刚刚分到子弟学校那年底,我结婚时,她是小学部里仅有两个给我上礼凑分子之一的人。

培训科一开始只负责对一些青工考试,我们是监考老师。后来,就开始办培训班,从各车间各部门抽出文化基础比较差的青工,专门进行文化补习。

当时,都挺重视,我们厂还和附近的石棉矿互换监考老师。那次我也去了。和张福满一组,共同监一个考场。考前,他说,你来读监考纪律规定,我的普通话说不好。中午,考完后,我们去石棉矿食堂的路上,有的考生很有礼貌,客气地要请我们去他们家吃饭。

培训班一共办了两期,每期四个月。我教语文,刚从山下调来的齐凤仙老师教数学。学习班也就这两门课。

盖老师很会做管理工作,她对我们的生活学习都很关心。记得她曾买了一些体育用品,如羽毛球拍,乒乓球拍等,说我是单身,专门把羽毛球拍给我用。不过,子弟学校比我晚到一年的高锁刚跟我说,他看盖老师很害怕。

当时,厂里福利优厚,除了发每人一件呢子大衣,还发吃的。有一次发了条鱼,我还不会做,盖老师教给我怎么做,还给我一点姜等作料。那是我第一次学做鱼,只是清炖。记得妻子带着女儿也在,我们一起品尝。

在工作学习上,盖老师大力支持,给我们买些教学用的书籍等。记得我特想要张中国地图,盖老师在一次出差时,买了一张给我,我贴到了我的宿舍里。

盖老师有时和我们聊天。有一次她让我和闫晓强看她的眼镜,她的眼镜表面看和其它近视镜没什么区别。她说,你戴上试试。我戴上后,发现一只镜片看东西,是向右下方倾斜。闫晓强戴上后说,还是那只镜片,看东西是向左下方倾斜。盖老师说她在北京配的。

青年人难免处事不妥,但盖老师从不厉色的训斥,大加指责。她批评人委婉、严肃,效果却很好。有一次,某学员不知为什么对我特有意见,在自习课上背过我高声骂我,我在隔壁办公室听得清清楚楚。为此,我便赌气请了几天病假。盖老师就给我们开会,找了一段文章,其中读到:遇事绕着走。读到此,她就停顿下来,看我心不在焉的样子,故意叫我,问我刚才读的是什么。我说:“遇事咬手指头。”令她哭笑不得,其他人想笑也憋着不笑。盖老师是东北人,读“绕”字时,读成“要”,发音时总是把生母“R说成“Y”。实际是她借此批评我不该赌气请假。

办培训班期间,盖老师让我和齐凤仙老师共同管理班级,都做班主任,每人每月另加五元班主任费。齐老师富有教学经验,又特别能干。我是盖老师的老部下,语文课教的也不错。所以,盖老师很会掌握平衡,既不让齐老师单独当班主任,也不让我单独当班主任。其实,班级管理并不复杂,用不着像跟管理中小学生一样费心。班里还有班长,副班长,对班里的卫生纪律等都很负责。第一期班长是郑亚军,在劳动服务公司,有职务。第二期是贾珍,在车间是个副主任什么的。他们既有工作经验,又懂管理。

在这里,顺便讲一件和郑亚军有关的故事。

那时,我一边在培训班教课,一边准备考研,企图通过考验离开钢厂,远走高飞。先是高锁刚见我有个电炉子,曾拿去用了用。他听说厂里要检查单身楼私自用电的情况,赶紧还给了我,并透露给我那些信息。可我不在意,也没使用。电炉子就放在宿舍里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,仍顾着紧张学习。结果,厂保卫科来检查时发现,就把它给拿走了,还要罚款。同时,我们科的另一个女老师,李兰菊家的一个小电炉子也被没收了。由于李老师全家都在厂里,而且,厂保卫科要拿她的电炉子时,她的态度很不好。而我住单身,又倾力复习。盖老师就向保卫科替我讲情。

还没结果,我想到了已经结业的郑亚军。我就抽时间去劳动服务公司找他,请他向保卫科说说,从轻处理。过了一段时间,保卫科通知我,让我去取电炉子。我去后,保卫科要我交五元钱,我拿回了电炉子。后来,我又见了郑亚军,他说,我跟保卫科说了:我说他们,人家电炉子也没用。单身也不容易!

郑亚军也是东北人。年轻有为,敢说敢干,性情耿直。记得在一次布置作文题目时,我让学员们写一篇感恩母亲的文章,题目是《辛辣的母乳》。郑亚军说,我从小是孤儿,不记得母亲的教诲。

在班里时,我曾随着其他学员叫他老郑,他很得意。他大我几岁,我那样叫他也是人之常情。后来,齐凤仙老师对我讲,有一次,郑亚军对齐老师说:人家张老师叫我老郑,你不叫我老郑呀?

职工培训班结束后,厂里成立了技工学校。我们几个教师也随之转过去,并且,又进了一部分专业课老师。专业课老师有的是从各科室各车间抽调的工程技术人员,如闫晓强,杜润山,曹国清等,有的是刚从大学毕业分来的。

盖老师仍是我们的科长,她听过我几次课,时常到技工学校转转。

八六年,他们一家调到了大连。先我一年调走。说起往大连调动,她很激动。她哥长她哥短的,他们一家去大连,全凭她哥。原来是她大伯哥。她哥在大连。不过,去大连,的确让人羡慕,一般人望尘莫及的。

美中不足的是,她的大儿子已参加工作,就在钢厂附近当地火车站,没能一起调走。他们一家走后,盖老师嘱我让他儿子在我宿舍住,直到我调走。听说,我走后他儿子也去了大连。

     经历散记(50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前排右边第二个就是盖老师,第一个是齐凤仙老师,后排右数第一个是李兰菊。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1)| 评论(5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