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历散记(34)  

2010-05-08 07:09:39|  分类: 自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散记(34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经历散记(34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我们一起到涞钢时,路过北京留影。

三四.谁的工资谁掌管

两口子过日子,一般的是两人的工资放在一起,共同使用。可我们家不同,谁的工资谁掌管。周围的同事们感到很好奇,有的就问,有了大的开支怎么办?比如,买房,孩子上大学等等。这当然是共同出资,谁有多少谁就拿出多少。平时杂花,包括赡养老人,买日常用品,买衣服,买油盐酱醋米面食品等等,一般情况下都是各花各的。

这有个过程。

我们刚上班时,工资都少,剩余有限。她顾顾孩子和她们家里,我还还我们老家盖房子的外债,再就是自己的杂花。所以,刚结婚那几年,谈不上存钱,都是随挣随花。我第一年上班半年后,到寒假,只买了一块上海手表,花了120元。其余的不记得再剩下多少钱了。大概是八四年,我准备考研,作为一个理由,花470多元买了一台收录机。那时,每个月仅有五六十元的收入。除此而外,我又还了400元的外债,那是我们家在八二年盖房子时借的。

说起谁的工资谁掌管,前后有两件事是关键。

八三年暑假,妻子带着女儿随我到涞钢度假。她随身带着几十块钱,我说,你给了我,我来为你保管。她给了我后,我连同我的存到了当地信用社。她要回去了,我也没取出来,只带了够回家路上花的钱。在北京,她要买衣服,我却没有钱给她。她很生气,坐在商店门口,抱着孩子不走了。后来,她只用她手里很少的一点钱,买了一件很便宜的,也不太好看的上衣。

我当时并不是有意攥她的钱不给她,更没想到她为此生我的气,记恨并报复我。回想这件事,我的确不对,应该把她的拿出来全部还给她。她的虚荣心很强,她过北京,大概想买件漂亮的衣服,回去好向同事们炫耀。其实,我在钱上并不爱斤斤计较,更不是见钱眼开的人。记得我后来到钢厂技工学校后,那次厂里组织我们到保定学习一周。在商店,我为她和我每人买了一件毛涤料的西服上衣,价格不菲。我为孩子们,为她的母亲和我的母亲,都买过衣服。

另一件事,是八九年,也是个暑假,我提议带上我们的两个孩子,到石家庄动物园去玩。她告诫我,把钱给了我,我给你保管!我很听话地给了她,兜里只剩几毛钱。在市里,要去动物园的人特别多。我抱着一周半的儿子,挤上了公交车,妻子和女儿却没能上去。我们到公园门口后,就在公交车站等她们。可是,左等不见人,右等不见人。直到快中午了,还不见她们的人影。原来,她俩下车后,就去了动物园。中午了,仍不见人,我抱上儿子,坐了一趟公交车,想去找我过去的同事,下车后,也找不到。儿子还小,饿了,我碰到路边有水管的地方,就让儿子喝了一肚子凉水。后来,我们碰上路边施工的,正在吃饭,我厚着脸皮,向人家讲明情况,人家给了半碗大米饭,喂了儿子几口。还剩一两毛钱,我带着儿子到了向阳长途汽车站。心想,先上车再说。汽车开动后,售票员要我买票,我就跟售票员解释。正在我们交涉的时候,一个本村老乡认出了我,为我买了一张回家的车票。

要说她歹毒,有时还不止。她不管我,也不顾儿子饿不饿。直到天黑,我才带着儿子回到她所在的学校。她们娘俩早已吃完晚饭。见我们回去,又赶紧做饭。

从此后,我的工资再也不交给她了。她的也没有给过我。

我俩的钱不在一起,并不等于我不舍得她花。九六年,我俩到辛集皮革城,给她买衣服,一件皮衣1900元,照买不误。当时我们的工资,每月仅二三百元。对于我们平时省吃俭用的一家来说,对于我们这样的工薪阶层来说,简直是天价。一开始,她就看中了那件皮衣,嫌贵,不买,转了一圈,看了看,还是没买。第三次,在我的怂恿下,下了狠心才把它买下来。她带的钱不够,我又给她近一半。那是我拿单位出差的钱,回来后,她用了几个月,才还清了我。她也觉得太贵,并说,买完后心里好不得劲。说起来很好笑。买回来后,女儿见了,把嘴一撇,说:“臭美!”儿子说:“你怎么不卖一万块钱的!”赌气的风凉话很明显。

这件皮衣用料考究,皮子的质量上乘,手感柔滑细腻,不亚于高级锦缎。皮衣的毛领子,是上等貂皮制作的。皮衣的颜色是淡淡的银绿色,穿上它华贵大方,端庄雍容。

然而,就是这样一件贵重的皮衣,妻子穿了几年,就把它糟蹋了。说她,她理直气壮,决不服输,绝不认错。她看到皮衣有的地方略显掉颜色,脏一点,就拿到洗染店里染洗。我都不知道,过后,我才发觉皮衣被染得成了浅绿色,皮子也变得脆硬,手感极差,毛领子没有了天然的长毛,就像理发师理出的刺儿头。整个皮衣,不管是外观,还是手感,还不如一件廉价皮衣好。看到这样,我就说她不该随便去洗染,她则厉声说:脏了不染怎么办!

这女人要说蠢,蠢到家,蠢得坚定,心烂嘴不烂。

出于好心,在买那件皮衣之后,有一年,我到山东出差,往回走,路过德州,在德州一大型商店,又为妻子选购了一枚金戒指。当时的价格每克一百三十元,总共花了七百多元。回来后,我还给她看了看发票。她自然高兴。可是,过了两年,有一天我在无意中发现那枚戒指的式样变了,一问,才知道她让加工洗涤的小摊贩给重新制做过了。这倒无无关紧要。可恨的是,她舍不得另拿加工费,情愿让人家扣两克多金子。还说,加工费要花好几十块钱。

这女人啊,为什么在有些事情上那么精明,比如人际关系。可为什么这点帐就算不清!

这样贵重的物品我都舍得给她买,其余的就不用说了。而她如此的做法,也太让人想起来可笑可恨可叹!以后,我有了这两次的教训,再也不为她买贵重物品了。

各自掌管自己的工资,自然各有支配的权利。随便她买什么东西,我一般不管。我买东西,她也管不着。但遇有家庭大的开支,还是应当互通信息。我自认为自己没有私密事,开支都是公开的,包括后来每月给母亲出养老钱。但她从来不说给自己的母亲多少钱。我有时还提醒她,过年过节了,给她母亲买东西。她却守口如瓶,很有城府的样子。也只好随她去了。

   经历散记(34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  

    这就是我给她买的那件西服。

 经历散记(34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这件皮衣就是文中提到的。有物为证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6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