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历散记(67)  

2010-06-12 06:55:58|  分类: 自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散记(67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七章

六七.三进藁城

九一年春,我第三次来到了藁城。

在和教育局勤工俭学办公室签下协议后,我的关系也随之落到了师范学校。勤俭办直属教育局,师范学校也是直属教育局,而局里人员的编制有限。所以,一些科室比如教研室包括勤俭办等大部分人员的关系,就落在教育局各直属学校里。

令人不解的是,日后,我再找局领导要求到城里某国办中学时,局领导竟说,我们到城里来时,没有通过局里。意思是勤俭办做主让上来的,局里不管。我不明白,勤俭办不属局里吗?凡是上来的老师都是通过局里的吗?

承包印刷厂,也是我进城的一个机遇。原来,印刷厂并没有承包。原厂长由于工作调动,离开了印刷厂。懂印刷的不肯承包,不在编的人员不让承包。我在九门干了多半年,算是懂一点,又是在编人员。

九门老崔听说印刷厂正在招聘承包者后,就领我去见勤办室主任王老师,王老师跟我父亲也认识。就这样,我很冒失,也顺利地承包下来。

当时,确是形势所需,局里特别重视勤俭办,设有专门主管的副局长。除了印刷厂,还陆续成立了挂毯厂,饮料厂,服装厂,文化用品供应站。再后来,还有照相部,教育商厦等等。局长、主管副局长经常召开各中心学校和各国办学校校长会议,强调这项工作的重要性,督促各级领导狠抓落实。副局长在大会上宣称:“肥水不流外人田!”意即学生用品,各学校的办公用品等,我们自己经营起来,利润归为己有,以增加学校和局里的收入。

局勤俭办和我签的协议,基本内容是:我的工资直接划给勤俭办,厂房设备由勤俭办提供。另外,给一点流动资金,算作贷款。一年内上交纯利润一万元。其实,我一点把握都没有。

厂里的设备都是铅印。曾经有领导参观后说,这有点像地下加工厂。有四开、对开铅印机各一台,还有一台八开圆盘印刷机,另有一台半自动对开切纸机,和一台几乎不能用的铸字机。有一体三间的旧房子,屋子低矮黑暗,有的地方还漏雨。印刷、排版、装订、切纸就在这三间屋里完成。另外还有两间车库,当做我们的仓库。

厂子规模不大,人员也不多。但是,我遇到的第一个问题,就是管理上的问题。我接手后,印刷厂原班人员不动,而原来的大锅饭必须打破。有些人就很有意见,甚至跟我作对。人员的来源,大都是通过各种关系进来的,管理起来很有阻力。

我想和人合伙干,曾问男工小张,希望他跟我一起干。他的父亲在局里政工科。他不是在编人员,但他不干。他说,要干,他早承包了。没办法,我便回九门,请跟我在九门搞过印刷的王银翠来,让她和我一起承包。她曾在石家庄干过几年印刷,很有生产和管理经验。实际是,她来不投资,等于如干股。

她来后,管理问题基本解决。实行计件工资制,保证质量,多劳多得。而且,我们两人可以轮换在车间。她也联系一些客户,业务也渐渐有了起色。

那时候,印刷机都是旧的,经常出毛病。技术工老崔也不干了,我们只好请县印刷厂或者省邮电印刷厂的师傅来修。修完后或者请他们吃喝一顿,或者给点报酬。

搞印刷,除了业务、生产管理,还要应付各个行政执法部门。其中主要是税务部门。原来初起步时,校办企业享受免除税务的优惠,等我接手时,已经没有任何优惠政策。必须照章全额纳税。税务部门经常查帐,动辄罚款,我为此感到很烦。有时托关系,请吃请喝送礼。第一年大包,没有经验,不知赔赚。只想减低成本。

在人事关系方面,我总是感到力不从心,总是有点被迫拉关系的意味。

有一次,某商店要我们印点带序号的发票,他们提供样品。他们出售时,税务局发现,他们便把我们供了出来,非要罚款。我哪里知道,这类票据是不允许随便印刷的,只好自认倒霉。

由于我们占的是师范学校的厂房和地方,和师范学校同进出一个大门,工人们也在食堂就餐。为此每月还向学校食堂交一定的费用。但师范学校管理员对我们另眼相看,每到改善伙食,或有什么活动,就把我们凉到一边,等学生打完了饭,有就卖给我们,没有就了事。有一次,我气不过,见了师范学校的郝校长,就向他反映此事,当时管理员老何也在场。不等校长说话,老何老家伙上前就抓我的衣领,并动手打我。我当然还手,他不自量力,又有点慢蛮横不讲理。我比他高大,又比他年轻,不吃亏。当时好几个老师在场,很快把我们拉开。后来,他告到了局里,局里派政工科杨老师来调查,询问我事情的经过,我一五一十地讲给他听。有那么多人都可以作证,我还手是自我防卫,无可非议。况且,我向郝校长反映时,并没有提他的姓名。这事后来就没有了下文。

实际是,最初筹建印刷厂的时候,勤俭办王老师曾要师范学校的一部分领导和老师集资,许诺盈利后给他们分红。最后,老师们包括老何很不满意。但这是在我去以前的事,我来又是承包的。跟我没有关系。况且,我还专门请过勤俭办王老师和老何他们,饭前饭后,也没见老何说过什么。

老何之前还给我弄过一次难堪。我有一电炉子,就是从来源钢厂带回来的那个。平时不怎么用,就在我的宿舍里放着。老何听说后,找上门来,将我的电炉子拿走,说是不让随便用电。拿走就拿走,我也没再理他。他反倒给鼻子上脸。

一年的风风雨雨,磕磕绊绊,成绩不理想,承包金没交足,停了几个月的工作。后来,我又到了文化用品供应站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散记(67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2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