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历散记(71)  

2010-06-16 06:04:08|  分类: 自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散记(71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七一.北京一个月

经商一段时间之后,我洗手不干。这时,正好一个亲戚,外甥小李子在北京卖副食调料,需要一个帮手,问我去不。管吃管住,每月五百元,还说有可能让我帮他主管,至少可以入行云云。我说试试吧,不行还回来。

他原来有两个帮工,其中一个要回家,所以来找我。

我和另一个帮工小虎,主要工作是,早晨,将要卖的货物从柜台里拿出来摆好,哪个品种缺货了,就从仓库里拉。上午,帮着卖货。午后,我和小虎每人骑一辆平板三轮车去进货。卖货在皇城根,进货则要到郊区批发市场,如太阳宫等,进货的地方不定。

北京的天气是山区气候,特别是夏天,一块云彩飘来,可能就是一场大雨。进货时淋雨是常有的事,晴天,则酷热难当。有的路段雨后泥泞不堪,还有上下坡路。车上装满货物后,蹬不动了,就得下车一步一步拽着走。再不行,两人先拉一辆,再拉另一辆。

也是本人太实在。一次去进货,鸡蛋价一路上涨,零售价已涨到每斤一块七,进货时也已涨到那个价。小虎说,别进了,这么高的价,回去怎么卖?我想,总不能断档,进贵了,卖的价也涨呗。那天下午,我们刚进了一些货物,还没进全,大雨就开始倾泄。我们就等,雨停了,我就去买鸡蛋。我把装鸡蛋的塑料筐一个个码到平板车上,想拉到一旁再捆绑。不成想,车子一拐弯,框子唰的一下子滑了下来。塑料筐子本身硬而光,天又刚刚下过一场雨,路面也滑。鸡蛋摔得摔,砸的砸,狼籍满地,惨不忍睹。

我把能收拾起来的鸡蛋重新装框,捆绑好鸡蛋箱子,就往回赶。路上,天已经完全黑下来,街里的路灯都已点亮。回去后,愧疚的心情无法形容。小李子夫妇并未说我什么。我主动说,这个月的工资就别给我了。

另一件事,是我在不知不觉中闯的祸。小李子买的白糖,都是自己加工包装,一斤一小袋。那些天,早饭后,就让我在家专门装袋加工。我先拿小塑料袋装上白糖,装了一批,再用小钢锯条封口。封口时,点支蜡烛,用锯条蓖住塑料袋口,回卷一下塑料袋,在火上迅速一过就好。

问题就出在装袋上,他没有盘子称,只有一个大磅,一般的都装不够,只是凭感觉装,有时就很少,也许只有六七两吧。终于,有顾客举报,工商管理要罚款。小李子又是托人,又是买礼品送,才摆平这件事。他回来告诉我的,我也很自责。

干现成的活不费心,却很辛苦。住的地方就更差劲了。说是管吃管住,根本没有住的地方。小李子一家住的地方,也是租来的。那是小区楼后的空地,房东盖了两小间临时的房子,每间大约不到十平米。除了床,和一台冰箱等杂物,屋里几乎转不开身。放货物的仓库,也是在楼下空闲的夹道里,盖了几间棚子。平板车怎么进去,还怎么倒出来,也就刚刚能进去一辆平板车。寸土寸金的地方,憋屈死人!

我和小虎只能睡在摊位边上,也是街道边。我问小虎,你们冬天也在这里睡吗?他说:可不!略有不同的是,冬天就在柜台和货架之间睡,借以保暖。

这条街不宽,上边是过街凉棚。下边是某单位侧门,每当下雨,雨水就哗哗地从脚下流过。有一次,我和小虎去进货,途中就开始下起了大雨。回来后,我们晒的被子被淋湿。小李忘了收。晚上,他拿出自家被子给我们盖。有时晚上,街里过车,我们睡的正香,被汽车刺耳的喇叭惊醒,贼亮的车灯晃得人睁不开眼。恶梦一般的日子!

每天吃完午饭就去进货,我一开始干还不显,干了一些日子后,在路上,我的双眼睁不开,瞌睡的要命。我点颗烟抽,还是赶不走困倦。有一次,骑着空车,差一点撞上人。很明显是睡不够,劳累所致。夏天天长夜短,每天天刚亮,就得起来摆放货物。晚上吃晚饭就已经九点来钟。

我刚一去,一看一干,就对小李说:我干不了,你再找人吧。他也许不容易找,我来后,换回去的刚走,不可能马上再来。我一直干够了一个月,才来人替我。我临走,小李子给了我三百元。

小李子原是随着本村人流,在北京卖菜,后来得机会占了那个摊位,专卖副食作料。九三、九四那时,他每年大概收入不下十万。他曾夸口说:有人要每年给他出十万的租金,租他的摊位,他还不干呢。他的货物,毛利润大概在百分之三十左右,所以,经营情况不错。

比较而言,北京的生意好做,尽管成本高,利润也高,而且,货物的流量大。

当然,他发了。于是,他放弃这行,改搞了一段时间的房产。但房产行不行,一是资金流量大,二是风险高。结果,又赔了。据说,他重操旧业,又干起了老本行。如今,也在北京买了房,安了家。

我从北京回来时间不长,文化用品供应站又让回去上班。直到九七年去了服装厂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经历散记(71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7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