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历散记(61)  

2010-06-04 07:15:02|  分类: 自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散记(61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 

六一.职中一年

刚从涞钢调回来的几年,就像打游击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。

八八年暑假过后,我从藁城又回到了农村,来到了南懂职业中学。

南董职中原是一所直属中学。就是平时我们称之为的“国办”中学,与乡镇学校相对应。根据形势需要,后来改为职业高中。主要专业有建筑行业的木工班,瓦工班等。

我去后,校长葛某某,让我接替高老师的会计工作。高老师那时已升任副校长,经常外出,到学校建筑队所在的工地组织施工。

学校会计工作并不复杂,记记学校的来往账目,开开票据,每月造一份工资表,送到教育局。我从来没做过,不懂的地方就请教高老师,时间不长就已经熟悉,我往下一任交接账目时没有出现任何差错。

现金则是校长的夫人掌管,她就是出纳。校长带出来转正的一个农妇。奇怪的是,她的权力比我大,每月我造好的工资表,先给她审查,她再给校长过目。有时要反复改好几次,有些学校出钱的福利,都是校长说了算,没有一定之规,弄得我没脾气。

校长两口子精明过人,却不得人心。校长是个自命不凡的人,又特别爱自吹自擂。他常常在下属面前,吹嘘自己是某某大学毕业,级别是县团级等等。据说,一次局长来学校视察工作,他向局长汇报工作,言不符实的大吹了一通,局长听了,说他:老葛,你就别吹了!

不可否认,他的外交能力还是不错的,争取外援,搞些小的建筑项目,以及与外界打交道等方面,还是比较能干的。

但这人在内部管理上,在与下属的关系上,实在是不怎么高明。他的继任人,后来跟我讲:老葛这个人,总是有一个要整的目标。任何一个普通教师,或者主任什么的,都有可能成为他整的对象。老师们的普遍感觉,常常是自身难保,白色恐怖始终笼罩在心头。他的做法,真应了毛伟人的“与天斗,其乐无穷;与地斗,其乐无穷;与人斗,其乐无穷”那句话,天造地设!

学校经常利用晚上开会,开会则成了校长施威的极好机会。每次开会,他都会不指名地批评一些人,或着他看不惯的一些现象。都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。

校长夫人嘴尖舌快,一个地地道道的帮凶,校长的好助手。她平时到处乱窜,似乎专门闻嗅别人的隐私,刺探对校长的不利言行,发现反校长的端倪。

越是这样,老师们越是对校长的做法反感。有人甚至说,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。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,有几个老师就联合起来,到教育局告了他一状。之后,他的位置仍旧,告状的老师们却陆陆续续被调走。这是在我去之前的情况。我去后,又有几个因为和他有矛盾,有的自愿调离,有的被迫走人。

我去职中之前,并不认识校长。我去那里,也是妻子通过他们学校的赵校长。两个学校都属国办,又是紧邻的学校。他俩关系也很好。还有一层关系,我的父亲跟他们虽没有深交,但都熟,都在教育线,又都是藁北人。

恐怕我有反骨,我的逆反心理从小就很突出。记得我还小时,一天中午,父亲在灶前烧火,不知为了什么,对我大发脾气。我真的想不起有什么过错,感到莫名其妙。父亲怒气冲天,我却昂着头,从东屋到西屋,又从西屋到东屋经过父亲烧火的中堂,一副威武不屈的样子。如果我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指出来,我会接受改正。无缘无故的指责我,我当然不接受。

到职中后,开始我和老葛并没有矛盾。或许我不会巴结领导,或许我不会曲意逢迎,阳奉阴违。而且,我接触的人大多对他心怀不满,有的是敢怒而不敢言。而我又自认为是正直的。记得他儿子结婚时,我跟一般老师一样的上了礼,没有多给他上。他渐渐对我不满起来。

有几件小事,我有点看透了他的思想性格,他的人品。

年终了,学校要搞点福利,老师们都是一件呢子上衣,只有我和另一个暑假才调来的男老师,各给了我俩一块做上衣的普通布料。那位男老师报到时间和校长规定的期限仅差几天,就去找他,他坚持不给。我根本不理他,心想,爱给多少给多少,给不给都无所谓。

还有一次,他派我和学校司机去藁城办事拉货,我们先办了其他的事情,再去藁城一中拉铁板。该去拉时,已近中午,司机说:都快中午了,下次再来吧。我太实在了!坚持拉走。等我们装完,已经过了十二点。于是,我自作主张,我们俩在街里路边小摊上吃了点饭,也就三五块钱。回去后,找校长报销,他竟说:没门儿!

他限制总务主任,可以做主的范围,只有二三十块钱,再多了,必须事前请示。

朝令夕改,欺骗老师,说话不算数,也是他的一大特点。

学校每年要求老师们订份书刊。那一年,他开会说:每人订一份,必须是和自己的专业相符。个人先按自己所订刊物一年的价格全部交上,学校过后再补贴每个人所订书刊价格的一半。都订完后,有老师问他报销的事,他却狡辩,否认先前的说法。老师们背后骂他:缺德玩意!

食言者肥,这是典型的例子,现身说法!

还有一件事 ,说起来笑得慌。那是个晚上,李老师在我屋里报账。老葛没事踅了过来。见李老师在,他忽然想起,曾经许给李老师的二百块砖,要李老师再拉回来。那是在某校工地上,施完工,剩下的砖。李老师一听,大发脾气,拿起椅子咣当摔的震天响。本来,李老师已经拉回家,现在,他出尔反尔,怎不令人气愤不已。李老师是个好脾气的人,平时蔫蔫乎乎,话不多,也从来没见他发过脾气。那次,不知怎么突然爆发,理直气壮的样子,弄得老葛下不了台。后来,我和另一个在场的老师,劝走了老葛。

老葛就是那样的人,说不好听的,小人一个。结果是众叛亲离,有人围着他转,仅仅因为他是一校之长,手中有权。即便如此,也有反抗,也有斗争。有一次,他的同乡,教导处主任郭老师,晚上,高声骂着街就回了学校。原来,他们几个在一起吃饭喝酒,不知为什么,惹恼了郭老师,跟他翻了腔。郭老师平时总是笑嘻嘻,都认为他跟老葛是老乡,理所当然的近,想不到,他俩也闹翻。

记得在一个节假日,他组织几个老师旅游,是他任选的,回来在我这报账。我不说别的,只说他为所欲为就够了。

我在职中,又是一次失败的经历。临放寒假,他就叫我交了账目,给了一个新来的。为此,副校长和他争辩,为我鸣不平。之前有个晚上,他们领导班子开会,只听副校长大声提到我的名字,说我并没有弄错账目,要换我,有什么过错?

来年春天,学校安排我教美术,教体育等等。暑假,我又联系了九门中学,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,离开了少见的老葛校长。

在职中,我还学会了烫画。在一中时,我就开始练习烫画。最初,买的三合板是普通的,表面很硬,看起来也不白。后来,慢慢摸索,买回一些白的,木质比较软的三合板,在上边烫出的效果很好。为了学烫画,我还买过两本烫画专业书。

电烙铁有大有小,一般的是将现成的电烙铁头侧着弯过来。我只买过一大一小两把。在职中时,我已经基本掌握了烫画技术。有同事开玩笑说,你烫的画每幅前边贴上几张票子,才能卖出去。我确实想做成工艺品卖。曾和老乡木工张银忠合作,在烫好的画上压上树脂,再装上边框。也没卖出几张,只是做了实验。不过,在一次上级检查时,还是那位同事,将我的烫画,都摆出来,和学校做的家具放到一起展览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散记(61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 自然天成,晶莹剔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4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