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梦境追踪(1)  

2010-07-13 08:26:47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梦境追踪(1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春天里的故事

 

 写在前边:

朋友,你做梦吗?你的梦和你的日常生活有关吗?你的梦,是你思想意识的一种反映吗?

《易经》里已有梦的描述。大概人类的童年就有了梦的出现。

梦,可怕吗?神秘吗?有预示性和警示性吗?

我记录的只是一种现象,一种自我的探究。

但愿这些记录,能为赏读者增添乐趣,能为精神学家提供一些论据,能启发一些人把自己的梦讲出来共享,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。

梦境追踪(1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1.没有饭票?

小学的院子里,靠北坐落着一排教室。

我在最东边的教室里。中午,都去食堂打饭。食堂在院子的南头,中间是一个大而空旷的操场。

我跟着人群去了。拿什么盛饭呢?去了后才发现,我什么都没拿,没有饭盒,没有碗筷。

更糟糕的是,兜里没有了饭菜票。该换了呀!怎么不提前去买呢?

先借人的,要不,先记账。

在商机厂时期,饭菜票是用牛皮纸印制的,菜票是墨绿色的,最大的面值是二元,最小的面值是一角,是用来在食堂打菜,买副食用的。饭票却是红色的,面值有一斤,二两一两,是用来打主食的。

一次,工友小梁送我一指甲刀,我不好意思白要他的,可又没带现金,便坚持要给他二元菜票。可时间不长,他又向我要回指甲刀。菜票的事大概他早已忘记,也没退还我。

那时,一个月的收入,就是三十三元的工资,每月交到生产队十六元,十七元就是我的伙食费及生活费。

在廊坊师专,除了免费读书,发些资料,还免费提供食宿。在校期间,每人每月定量的伙食标准,十六元五角,后来,增加了一元。每月到时,班里的生活委员把全班的领回来,发给个人。吃饭不富裕,不过基本上够吃,不用为吃饭担心。

在涞钢时,我们单身大都吃食堂。我也是。

这时的饭菜票,是用各种颜色的硬塑料制作的。每次打饭,在衣兜里带上一把,平时,这些票票也总带在身上。当然,你得注意,饭票还有多少,菜票还够不够。不够了,就去食堂管理部买。刚分到涞钢时,是按比例供应粗细粮的,百分之六十的粗粮,百分之四十的细粮。粗粮主要就是玉米面窝头。还曾吃过几次钢丝面,钢丝面是用玉米面压成的饸咾,晾干后再煮熟,过水捞出,一大碗加些菜。开始几口还行,再吃就难以下咽,涩里边带苦味。仅有的百分之四十的细粮买馒头等主食。

我计算过,从到商机厂上班,直到回到藁城,来到南董职中,前后有十四年,基本上过单身生活,吃食堂是必然的。这些经历,无疑在我的大脑里,已刻下深深的烙印。常年的单身生活,吃食堂的漫长经历,在日后的睡梦里,反复现身,并且,蒙上了一层不现实的忧虑和担心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5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