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美丽的欺骗(小说)  

2010-07-27 08:14:1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美丽的欺骗(小说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美丽的欺骗(小说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    五月的黄昏是一幅充满生机的国画,麦田的碧海飘着丰收的馨香。五月的黄昏是一首朝气蓬勃的歌,跃动的音符孕育着新生的种子。

浓密厚实的法国梧桐枝叶间,藏着几对休息的麻雀夫妇。它们如豆般的双眼渐渐在黄昏的余辉中疲劳的合上。

“砰”,随着一声暴响,一道闪电腾空而起。接着,“咚”的一声炸雷,洁净的天空绽开了红艳艳的花朵。水泥地面上,先后竖起了一排排烟花,一声接一声的砰砰声和咚咚声,弹奏出一曲曲美妙的歌,爆竹声声,响亮清脆,犹如雨后青蛙的大合唱,节奏准确,自然和谐,无人指挥却有序。

星星眨了眨眼,躲藏了起来;月亮羞红了脸,耐心等待着绚烂而多彩的天空平静下来。

麻雀夫妇们惊恐地听着、看着眼前的一切,大惑不解。它们小心翼翼地议论着,听着人们的欢声笑语,终于有的麻雀明白了,便有了下边的对话。

一个问:“要干嘛呢?”

一个答:“有喜事。”

“什么喜事?”

“聘闺女!”

“现在呀?”

“明天!”

 

当朝辉给万物镀上一层吉祥的金色光芒,浓郁喜庆的气氛弥漫在院里院外。

一棵高大的杨树顶端,飞来一只蹦蹦跳跳的喜鹊丈夫,他大声呼唤着自己的配偶,叫她快来欣赏这少有的喜庆场面。

喜鹊夫人眼尖嘴快,嚷道:“快看,那是什么?”

喜鹊丈夫一字一顿地念着牌牌上的字:“壹十六万元整,中国某某银行。”喜鹊夫人问:“这时彩礼吗?”

“你这就老外了不是,这是陪送!”

“天啊!不看不知道,世界真奇妙!怎么转眼间女方不要彩礼,反倒陪送重金,陪送的嫁妆怎么换成了钞票?”

“这有什么奇怪的。如今孩子少,生活富裕。一家有一个闺女的,也有两个闺女的。闺女结婚陪送个十万八万的不稀奇。你没见还有送小车的,送房子的吗?”喜鹊丈夫说。

“如今的年轻人真幸福,结婚后房子甚至车子都有了,光剩下享受了。”喜鹊夫人慨叹道。

“是啊,往下亲比往上亲强十倍。拿出对儿女一半的亲劲儿,去待老人,老人也就知足了。”喜鹊丈夫也许想到了自己。

这两口子吵吵嚷嚷,丝毫没有影响娶亲的热烈气氛。人们很感激它们的光临。喜鹊是来报喜的,这热闹凑得非常及时。

迎亲的车队来到大门口,打前阵的是鞭炮车,车上除了几个炮手,还有扛着大炮似的录像师。鞭炮车的后边是一辆中巴,下来一群以女人为主的鼓乐手,她们各带着一件鼓乐器。在一阵噼噼啪啪的响声里,和浓烟四起的门口,录像师和鼓乐手们迅速下车,各就各位。录像师跑前跑后,选取各种角度,不同位置摄取最好的图像。鼓乐手们围成一圈,中间一人指挥,立刻军乐声,锣鼓声此起彼伏,好不热闹。

有人数了数男方来的小车,不多不少十辆,加上女方的小车,共有十六辆。气派,豪华,和那十六万元的陪送非常般配。六六大顺,大吉大利。主人家满意,围观的旁人也兴高采烈。

不一会,喜鹊夫妇看到英俊的新郎,抱着身披婚纱的新娘,从低矮的楼道里钻出来,径直送上了婚车。录像师的镜头里,陈旧的楼房,在贴满喜字,在一对新人的衬托下,更显得寒酸。好在没人注意这些。

还是喜鹊夫人首先发现,这位新娘就是每天去公交车站,坐车来回的黄莺姑娘。

“那不是黄莺姑娘吗?”她大声嚷着,发现了新大陆似的。

喜鹊丈夫定睛一看,果然不错。

这姑娘是黄家的老大,每天早晚,或其父亲,或其母亲用自行车接送,风雨无阻。

喜鹊丈夫不解,“从家里到公交站,仅有一千多米,让孩子自己步行不挺好吗?”

“谁家的孩子谁不亲啊。哪像你,对孩子们从小就不管不问。”喜鹊夫人指责丈夫说。

她接着赞叹道:“看人家的闺女,多令人骄傲,研究生!”

“可怜天下父母心。小三十的人了,还如此娇惯。”丈夫小声嘟囔道。“这哪里是对儿女们好,是在害他们!”不知道孩子们成家立业了会怎么样。在自家,连自己的衣服都是父亲洗。这老黄堪称模范丈夫,更是模范父亲。喜鹊丈夫想。

“天下鸟儿都爱雏儿,天下父母一个样。一个是宝贝,两个也不多。都这样!”喜鹊夫人不屑地反驳丈夫说。

“男人成了豆腐,真是可悲!”喜鹊丈夫自言自语地说。

喜鹊夫人听见了马上嗔道:“什么丈夫豆腐!大男子主义!”

娶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走了,院里树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 

喜鹊夫妇有心跟着小车大队到男方家看热闹,走到中途,遇见了乌鸦父子。乌鸦父亲打招呼道:干嘛呀你们两口子?

喜鹊夫妇停下,谈起老黄家聘闺女的事。

乌鸦父亲一听说这事,立即来了精神。眼瞅着大队人马涌来,又电掣般离去。才明白是老黄家聘闺女。问道:“就是昨天烧纸的那个老黄啊!”

美丽的欺骗(小说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原来,老黄昨天晚上做了个恶梦,梦见血淋淋的母亲,瘸着腿来讨债。似乎又是在单位,母亲叫着他的小名说:破盆儿,你该给我养老了吧,我看病都没钱了。

老黄很腻歪,在单位,多丢人啊。他也顾不了那么多,谎称自己每月只挣五百块钱,还有两个孩子读书,媳妇又没工作。

母亲一听就哭哭啼啼,哀求道,你少给我一个,我回头再给老二家要去。

老黄应付道:等几天吧,我有了钱给你送去。

醒来,老黄跟老婆说起这事。老婆建议说:你不如买点纸,上坟给她爷爷奶奶烧个纸钱,求他们保佑咱们明儿的喜事顺利,也了结了你多年的孝心。

老黄对老婆的话一向言听计从,本来,老婆说的也在理。

说是坟地,其实就是在麦田里,找准位置,放倒一小片麦子。

老黄烧纸时,正遇上乌鸦父子在树上觅食。看到老黄这时烧纸,心生纳闷。老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孝顺了,既不是清明节、寒日,又不是过年的。

还是乌鸦儿子年幼,好奇心大,竟跳到老黄附近去看究竟。只见老黄点着纸钱,手里拿根树枝拨着纸钱,口中还念念有词。

“爹,娘,你儿来看你们来了。我今儿给你们带来了几十万元的花销,你俩别舍不得花,想吃舍,穿啥,尽情地买去。

 “儿子不孝,让二老生不逢时,活着时,没多给过你们养老。爹死得早,没享了福。娘死得惨,让火车给撞死。我落个不孝的名声。”

说到痛心处,老黄竟挤出了几滴鳄鱼的眼泪。

看得小乌鸦嘎嘎嘎笑了几声,赶紧逃到了父亲身边。

老黄没理会乌鸦父子,继续絮絮叨叨的说道:“爹,娘,明儿个是咱家莺子出聘的大喜日子,我给她的陪送没给你们的养老多,你们先花着,回头我再给你们送来。保佑我们吧。”

老黄说完,磕了几个头,把火纸堆拨了拨,看着烧完了才离开。

 

新郎新娘在彩车里,并排而坐。新郎看着黄莺比往常更美丽,不由得扭头多看了她几眼。黄莺很镇静,装作没看见。

“老婆,你真伟大!”新郎赞叹道。新娘不解地看看今天格外精神的新郎。

新郎凑近新娘耳边,悄声说:“十六万”,并伸出大拇指,心里比吃了蜜还甜,幸福漾在嘴角,流露到眼神里。

“去!那不是给你的。”新娘低声而坚定地说。

新郎纳闷,却不好追问。新娘胸有成竹,不再理他了。

 

在老黄老婆一手导演下,这场婚事顺利、圆满,基本上大功告成,至少在女方如此。

老俩回到客厅,老婆刚刚坐下,老黄殷勤地端来一杯水,放到了老婆面前的茶几上。

“喝口水吧,看把你累的。”

“怎么样,没人说什么吧?”老婆肯定地说。

老黄咧了一下嘴,说:“有人问起陪送那么多钱,都惊讶给那么多。”

“谁问哪?”

“李艳说:老大陪送十六万,老二娶的时候,肯定不能少于这个数。说咱家真行。意思是夸咱有钱,平时不露。”

老婆说:“那可不!咱家老二那么能干,早早地给我们挣了钱,娶的时候,只能比这个多。你怎么说?”

“我没说什么。”老黄答。

“你可千万不能说实话,会让人笑话的。”老黄老婆再一次嘱咐老黄。

老黄心里不以为然。不过,对老婆的策划还是很佩服的。

 

洞房里,小两口还沉浸在喜庆的氛围里。从门口的大红双喜字,地上花花绿绿的炮屑,到客厅里的鲜花,彩色气球,再到洞房里一对新人大幅的婚纱照,房顶彩色纸带织成的十字,都令人感到温馨新奇。

而最醒目的,是梳妆台上那块长方形的特制的存折,简直满屋生辉,谁见了谁夸,赞叹不已。给女方娘家挣足了面子。

有人说:丈母娘不光把个大姑娘给了新郎官,还给一笔丰厚的嫁妆。既得人,又得钱。说得小关心里甜滋滋的。

新郎小关,也是一个硕士毕业生,现在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上班,参加工作已有两年。市里有房子。

看着那块存折牌子,尽管不大相信,心存疑虑,是否真的是老岳父送给他们小两口的,不敢十分肯定,不过小关仍很兴奋,也很激动。

“你爸真好,怎么舍得陪送这么贵重的礼物。”

黄莺说:“你先把那牌子拿去,放到一个不显眼的地方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小关问。虽不解,他还是起身拿下那块牌子,放到了地上桌旁,靠在桌子上。

黄莺说:“钱是有,不过这些不全是咱们的。”

小关一愣,问道:“那还有谁的?难道你家作秀不成?”

黄莺回敬道:“作秀又怎么了!你知道,妹妹上班几年,攒下一些钱,这里就有他的一部分。而我读书这么多年,不说挣钱,还时常向家里要一点。找工作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?”

“多少?”

黄莺伸出一个手掌,在小关面前晃了一下。小关立刻明白,岳父老俩的确不易,平时,那么节俭。“你想想,我买嫁妆也要花些钱。母亲没工作。哪来那么多钱,即使有一些,也不能都给了咱们。”黄莺心平气和地说。

小关终于明白,这是一件美丽的外衣。这件外衣无疑带有欺骗性,不过这欺骗也是美丽的。他不由得由衷的说道:“你家真精明。谁的主意呀?佩服!”

黄莺实话实说:“其实,也没必要,有就有,有多少算多少,何必这样做。”

小关在家里听说过,某某家的小舅子结婚,做姐夫的拿磕头钱没那么多,岳父母为了面子,主动提出拿一笔钱给女婿,磕头时让女婿做做样子。想不到今天这类事轮到自己头上了。怎么想的呢!

才不管他呢!睡觉。

 

上午,院外树上的麻雀、喜鹊等,约好了似的都来集合。他们似乎对新婚夫妇很关心,或者说很好奇。叽叽喳喳嚷个不停,想看看小两口之间发生了什么。

其实,他们此刻睡得正香。因为昨晚睡得晚,中间又醒了好几次,云雨了好几次。所以,鸟们的话他们一点没听见。

美丽的欺骗(小说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234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