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】金 凤 凰(小说)(上)  

2010-09-01 11:42:5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原】  金  凤  凰(小说)(上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一)

【原】金  凤  凰(小说)(上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金凤凰带着四岁的女儿,千里寻夫,寻到了太行山里,长城脚下。金凤凰像藤缠树,孤独难耐,结婚五年后,终于痛下决心,从大平原上一所县城中学,调来厂子弟学校,归顺了丈夫。“世上只有藤缠树,哪有树把藤来缠。”丈夫说。

当有人问起金凤凰:人家都往大城市里跑,你怎么跑到山沟里来了?金凤凰眉一扬,说:哪里黄土不埋人!

金凤凰心里比谁都明白,丈夫往回调眼下不可能,厂里正缺他这种技术人才。丈夫小田也多次软磨硬泡,要求调回,厂里硬是不放。她也曾跟小田一块找过厂长,厂长一听说她是老师,而且也是个大学毕业生,反倒动员她来厂子弟学校。那是僵持阶段,她根本没考虑调来。可两地分居,一个守活寡,一个当和尚,半年聚一次,像牛郎织女,谁能体会其中甘苦。牛郎织女只是传说,眼下两人长期两地分居却是事实。晚上,孩子睡着了,夜静了,她的心,她的情便似翻江倒海,那是一种比饥渴还要难以忍耐的欲望,那是一种不可言传的强烈要求。此时,她就使劲拧自己的大腿,拧的青一块紫一块。腿痛了,心也痛了。但她不掉泪,好像她生来不会哭。转而,她就恨厂里,恨厂长,甚至恨小田。认为小田太老实,那么大的厂子,就缺你一个?就你没法儿调回来?可气的是,小田有时也劝她调到厂里。但小田休假时来到学校,她就高兴得合不拢嘴。这时男同事背地里就说她的坏话,当面就跟她开玩笑,说:金老师这两天就是不一样,走起路来都轻快。金老师大喜,金老师请客。她会麻利的炒几个菜,招呼一帮人,由小田陪着,在她的办公室兼宿舍里,喝一通。可过不了两天,两人就闹起了别扭,也不为什么大事,无非是你不扫地、擦桌子啦,你不管孩子啦等鸡毛蒜皮的小事。由小事引大,小田赌气回了老家。同事们开始批评她,她又感到后悔。她本来挺要面子,看起来又通情达理,怎么会气走小田。可是,过不了几天,小田又回来了。这回,她不像小田刚来时那么热情,也不再找小田的麻烦了,两人都归于平淡。

     她到厂里探亲的时候也有。那次,让小田喜出望外,小田一想起来就满心田流蜜,溢到了嘴里。那次,凤凰只休三天,她放下所有的事,带上女儿,登上火车就来到了厂里。她不会像年轻人那样,花前月下,卿卿我我,两人整天谁也离不开谁似的,她也不能。

但,她要索取;

她要奉献!

她要享受;

她要给小田一个惊喜和意外!

这时,勇敢像洪水汹涌而来,果断像一把利剑锋利无比。什么事要放得下,拿得起,敢作敢为。小田对她的这个特点深有体会,但这次凤凰的到来,却没一点儿准备。好在不需要准备什么。他当然高兴,也更加对自己的媳妇刮目相看。他认为,凤凰要是男的,比谁都强。凤凰来厂里,不管是长住还是短住,他都不会找她的麻烦。小田本来就木讷,男人本来不会耍小心眼,他也讨厌耍小聪明。而凤凰也全然不像在学校时那样,而是很乖顺,很温柔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(二)

    促使金凤凰调来厂里的原因很多,但主要的是因为姜伯伦。

当初,金凤凰一去学校,姜就注意上她了。因为他们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,虽不是一届,也不认识。但论起来还是同学。还因为凤凰的名字很特别,很好记。还有一层谁都不知道的原因,那是姜的秘密。姜是教导主任,后来提拔为主管业务的副校长。姜伯伦一接触凤凰,就发现她身上似乎有许多闪光点。在总结会上,姜伯伦列举了金凤凰几件感人的事件。最后,他说:凤凰同志这种奉献精神,这种敬业精神,这种火一样的热情,这种坚强的毅力和泼辣的作风,都值得我们学习。大有把凤凰树为一面旗帜的意图。后来,两人的同学关系公开后,他不再大讲特讲金凤凰同志了。但金凤凰靠实干,年年评为或县级或市级模范,三年下来,获政府奖励一级工资。在凤凰看来,这应归功于老同学的提携。姜伯伦明白,没有他,凤凰也会起飞的。但他向凤凰传递的信息是,凤凰的辉煌,他是起了重要作用的。凤凰就很感激他,感激他就琢磨他。认为姜很能干,工作能力强,教学管理有一套。凤凰不解的是,姜的妻子和姜一点不般配,长相还可以,她见过一次。姜的妻子中上等个,眉眼及脸庞挺迎人的。就是没文化,整个一个农村媳妇的打扮和举止。后来听说,她爹曾是村里的一把手。姜伯伦沾了老丈人的光,被推荐上了大学,作为交换,妻子跟他顺理成章,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命运吧。不管怎么说,凤凰总觉得老同学处处关心照顾自己,和别人的关系就是不同。但慢慢地她发现,姜竟有意于自己。他曾暗示,他可以给她点事管管,比如主任什么的。他认为,凤凰的爱说爱笑,意味着向自己性开放;小田远在千里之外,正是他得手的天赐良机。

    有一次中午,姜喝酒回来,在教学楼道里遇上了查岗的凤凰,凤凰迎上去和他说话,他抱住凤凰的头就亲起来。凤凰挣脱不开,又怕人看见,急了,一巴掌打过去。可惜,姜的胳膊挡住了,没打到脸上。慌乱中,她两手乱抓乱挠,看起来似乎抓住对方的两手,配合的很好呢。其实,酒气熏得她喘不过起来,此刻,她的脸比姜的酒脸还红,如熟透的红苹果。

     又有一天晚上,十点多了,凤凰插上门,刚脱衣服,就听有人敲门,问谁,不吱声,仍敲门。她从门缝里一看,又是姜。她急中生智,把孩子拧了一把,孩子哭喊起来。她就大声斥骂孩子,把姜骂走了。

  这一夜,凤凰失眠了。

    她看清了姜的真面目。

    她不能做对不起小田的事。

她要告诉小田,不行:告到校长处,也不行。。。。。。几个方案都被她一一否决。她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,不如说是无可奈何的决定。

第二天上午,上完课,她找到了姜伯伦。

姜有些不自然。凤凰开门见山地说:“我要调走,这是我的请调报告。”

 “你何必认真呢?” 姜迅速浏览了一遍请调报告后说。

    “人有脸,树有皮,我丢不起这人。”凤凰感到有一种巨大的压力,又像有低垂浓重的阴影笼罩,十分难过。

    “你不能原谅我?那天我喝醉了。”姜又说。

    凤凰一股委屈涌上心头,差点掉下泪来。但她马上镇静下来,望着姜可恶的脸,“我知道,你这叫醉翁之意不在酒。”心里却说“在人!”

【原】金  凤  凰(小说)(上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   姜居高临下地说:“我要不放呢?”

    凤凰恨恨地说:“等于埋在你身边一颗定时炸弹!”

姜软了下来,又像是善意地:“你干得不错,我还一直夸你呢。到那地方人生地不熟的,离家又远。我劝你还是留下来吧。”

    凤凰很坚定地表示:那地方待遇高,气候凉爽,工作不累。她在心里找出一大堆的理由,足以坚定她要走的信念。

    最后,姜无可奈何地说:我们领导商量商量,再给你回话。凤凰明白,这是姜给自己找台阶下,进人放人这类事,一向都是姜说了算。

    学期结束,她办完手续。踏上了她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。

这些事,凤凰始终没对小田说,也没对其他人讲。但至今想起姜鬼——后来,她在心里总是叫他姜鬼——就恨得牙根疼,恨不得咬他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
    金凤凰以前来过厂里几次,这次却是以厂里的一分子来的。今后这里就是她和丈夫、孩子的家,她以主人的眼光重新审视厂貌厂况。和平原不同的是,厂里没有围墙,一条无名小河顺山沟从大山深处蜿蜒走来,又爬向山外,流进一条叫做拒马河分支的河里。世界上的大江大河,大概都是由无数小支小叉汇聚而成的吧。凤凰想。一条公路,同样顺山沟而建,时而与小河平行,时而交叉。家属区就在东山脚下,一排排瓦房随山势而建,错落有致。小河和公路的西边,是单身职工住的地方,也有食堂,子弟学校等。单身宿舍楼是两栋破旧的四层楼,就是小田他们住的地方。再往西,是一条工厂专用小铁路,是从矿山运送石料到厂区的。

    眼下不大不小的困难是住的问题。厂里说暂时没有闲房子,只好在小田的单身宿舍住下,同屋的小郭到别的屋里借住。这让凤凰且过意不去,又是请小郭和他借住的同屋人一起来吃饭,又是帮小郭缝被子什么的。小郭说,嫂子过意不去,就让老兄让我一宿。其他的人就说,就一宿啊?小郭说,一宿就够了。凤凰白他一眼,顺手抄起一把扫帚就要打小郭。骂他:臭小子!乳臭味干,先有了贼心。

     在收拾屋子时,凤凰指使的小田团团转,两人用了一个上午,半个下午,把屋子收拾得干干静静。还在拾掇,学校来了一男一女,男的是教导主任孟老师,女的是校长,姓钟,是来看她来了。校长问缺什么东西不?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忙不?

    凤凰最大的心事就是住的问题。但她又不好意思直接提出来,便说:不知道厂里有没有空闲房子?校长快人快语:有!回头我给你找林厂长打个电话,让他给解决一下。你再抽时间直接找他。听起来似乎很好办,也不知真假。

    晚饭后,同一栋楼上的两个小同事小赵和小任来玩。从闲聊中得知,小赵是省内某师范学院的毕业生,已来校两年了,想走也两年了。因为他考了两年研究生,只是没考上,还在复习,准备再考。小任则是今年刚分来的大学生,是某师范大学毕业的。但他也是不愿在这山沟里待,甚至不愿当“孩子王”。

    “在这儿不挺好吗,为什么非要走?”凤凰探寻地问小任。

小赵却不住地感叹:这鬼地方,穷山恶水,有人走,就有人来。在他看来,小任和凤凰是在往火坑里跳。他自觉失言,抬起头,透过两片高度近视镜,望了望凤凰和小任,赶紧改口道:不过,这里气候好,到夏天比山下凉快多了。

    凤凰问他:这儿的教学水平还行吗?

    小赵抑制不住地说:行!我来这两年了,没见哪个考上大学的,中专都没人考上。都说这里是不毛之地,从来不长庄稼,更谈不上丰收。随后又补充道:我瞎说的,你们就当耳旁风听行了。

    凤凰想,岁数不大,还是个滑头。

    开学后,学校让凤凰教高二的数学,说是原来的王老师休产假了。

    凤凰渐渐融入了学校,融入了钢厂。

    凤凰变了,回到家里,小田跟她开玩笑,说她变得快认不出来了。她照照镜子,的确不像从前了。头发卷起来了。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烫发,刚烫完时,总感觉不自然。再看看其他女老师,烫发的有比自己岁数大的,也有比自己岁数小的。她们能烫,自己就不能烫啊?后来,她慢慢有了自信心,更显得青春活力四射。个子也高了,那双高跟鞋花了她不到两个月的工资,不白花,她想。衣服也时髦起来。但她还赶不上其他老师们的打扮。

    她也学习,学习标准的普通话。这儿的人往往说“人”的时候说成“银”,说下午是傍晚或晚上,说“仓库”是“厂房”等等。这是东北的说法,这儿的人大都是从东北来的。她不,她改正这些说法。但她夹杂着老家方言的说法,也常常引得同学们哄堂大笑。她把“食堂”说成了“屎堂”,要求学生不要趴在桌子上,说成爬在桌子上等,倒是活跃了课堂气氛。听他课的教导主任孟老师曾指出:她有时发音不准。

     她一门心思扑在了教学上。但她奇怪的是这里没有任何辅导材料,除了课本,就只有一本通用的教学参考书。她向教导处借,教导处让她到图书阅览室看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那天下午,她没课了,便去阅览室找白老师。阅览室里有十几个学生正在阅读。白老师在整理书刊。凤凰问她有没有高二数学辅导资料,白老师说了一句什么,低着头,只顾忙。凤凰又问了一句,白老师就发怒了。似乎是凤凰冲撞了她,她高声喊叫,引得同学们不去看书,齐刷刷都抬头看凤凰。凤凰睁大了眼睛,张了张嘴,想辩白,又无从说起。这是一盆兜头泼来的污水,脏了她的脸面和衣服,凉了她的心。她憋红了脸,什么也没说,扭头就往外走。

    回到办公室,年长的康老师正在判作业,凤凰说:人不顺了,喝口凉水都塞牙,资料没借到,倒装了一肚子气。康老师问清是怎么一回事后,说:

    “你快拉倒吧,找什么材料,完成课本作业就不错了。”

康老师又告诉凤凰,这个白老师有精神病史,早几年跟她丈夫生气,跳过井。不能教课了,学校才安排她管理图书阅览室。

    能和清楚人打顿架,不和糊涂人说句话。你和她生气犯不着。康老师劝道。

    康老师似乎是故意转移话题,问道:你还在单身楼住?

    凤凰说:还能在哪住?康老师说:你咋不找他们,家属院有好几套房子没人住。

    凤凰说:找过。让去山下住,我嫌远,两人都在厂部上班。

康老师来钢厂早,对厂里许多事都了解,人也很热情。她告诉凤凰,厂部还有房子,有的是已经搬了,还占着原来的房子不走,有的马上要调走。

凤凰想起了校长曾经许诺跟厂长给她要房子,不知道问过没有。后来,她见了校长,说起房子的事,校长把腿一拍,说看我这记性,早给忘了。要不,你去找他们去吧。

凤凰想,只有靠自己了。她见了几次主管林副厂长。

几周后,凤凰搬了家,她舒了口气。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183)| 评论(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