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】幸福在《清水洗尘》中流淌  

2010-09-30 12:01:47|  分类: 文学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【原】幸福在《清水洗尘》中流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原】幸福在《清水洗尘》中流淌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 春天里的故事

【原】幸福在《清水洗尘》中流淌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【原】幸福在《清水洗尘》中流淌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【原】幸福在《清水洗尘》中流淌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 最近,有幸读到迟子建的第二届鲁迅文学奖获奖短篇小说《清水洗尘》,感觉一股幸福温馨如心田流蜜,难以忘怀。

 《清水洗尘》里,写了一个生活片段,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,在腊月二十七的晚上,一家人轮流洗浴的过程。小说没有波澜壮阔的场面,也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,人和事简直微不足道,读后却回味无穷,真的是知微见著,主题彰显。

  清水洗尘,洗去了尘垢和烦恼,换来了清爽和舒适;洗去了贫寒和忧愁,迎来了幸福和希望。题目自然贴切,新颖点题。

  简单说,小说是以十三岁男孩天灶为主人公,以男孩一家先后洗浴为线索,以东北的年关为背景,在短暂的时间里发生的故事。一年一度的“放水”,即腊月二十七晚上的热水澡,大概是东北的风俗,是最平凡不过的了。但小说以天灶今年不同于往年的洗法:不再用别人的剩水洗,这样一种渴望,一种坚定的信念,及实现这种美好愿望后的幸福甜蜜,像一条若隐若现的暗线,贯穿着小说的始终。刘心武点评《红楼梦》时,曾用到一句成语,“草灰蛇线,伏延千里”,用这个成语,形容这篇小说的这条暗线,也是很恰当的。天灶给一家人烧洗澡水,一烧就是五年。往年都是用父亲洗过澡的剩水洗,今年毅然决然不再用不管是谁的剩水,包括奶奶,天云,母亲和父亲,而要用清水洗澡。他不管奶奶伤心哭泣,也不顾母亲的劝说,又由于同学肖大伟的揭短,用清水洗澡的信念越来越坚定,终究成为了现实。天灶长大了,成熟了。天造的成熟,还表现在烧水的责任感,和看到奶奶孩子般伤心时偷着乐,以及对母亲善意的说谎,要他去给父亲搓澡等等表现上。

  鲁迅的《祝福》,同样是写年关的人和事,作品呈现的冷灰色基调,与这篇小说的暖色基调相比,形成极大的反差。除了时代和环境的因素外,作者的选题和立意起着决定性的作用。

【原】幸福在《清水洗尘》中流淌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  文似看山不喜平。和谐幸福的主题,并非一味写一些喜庆场面。相反,小说中的一些小矛盾、小摩擦,反倒能更好的衬托出祥和幸福的日子,犹如一幅画,明暗对比,冷暖搭配,才更有滋味,更有内涵。

 《清水洗尘》正是如此。比如,天灶不想让全家人再在他的屋里洗澡,气不平地指出:今年应该到妹妹天云的屋里洗,和妹妹两人因此发生了口角。再比如,奶奶洗完澡,希望天灶用她的剩水洗,天灶不干,奶奶便因此而生气,而哭泣伤心。还有,天灶和同学肖大伟的矛盾;母亲和蛇寡妇的敌对态度;母亲因为父亲帮蛇寡妇补澡盆而醋意大发;天云打破花瓶受到家人的批评等等。这些不愉快,掺和在整体的幸福氛围中,像小溪流水,欢快跳跃,左弯右转,作者用一个又一个生活细节,和鲜明的典型场面,对主题烘托得淋漓尽致。

  顺便指出,作者在叙述描写中,一些矛盾是在循序渐进中表现的。如奶奶让天灶用自己的剩水洗澡,并非一次性写完整个过程,而是多次在不同的描写过程中出现。如母亲对父亲为蛇寡妇补浴盆先后的态度等。这些描写和叙述,恰似一曲一唱三叹,反复吟唱一个主题的咏叹调,一波三折,回环往复,可见作者匠心独运,及写作技巧的高超。

  当然,我更欣赏作品中的“暖色调”部分,他们在作品中是主流部分,具体表现为温馨可爱,引人发笑的细节和人物的言行上。天云打乱先大后小的洗浴秩序,其充足的理由是,害怕用父亲洗过澡的澡盆洗澡而怀孕。这些天真的话,把父亲笑得喷出了痰,把天灶笑得扔掉了水瓢。天云和天灶为了压岁钱的争执,以父亲连哄带吓地对天灶扬起手掌,在天灶面前比划了一下,并说“到时我揍出他的屁来”而收场。父亲给蛇寡妇补盆回来,对母亲一味地愧疚和心虚,和他那傻傻地,实话实说地,要明年再为蛇寡妇掏火墙的场面,也是令人啼笑皆非。这些,透露着作者的机智和幽默,趣味无穷,令人开心。

  什么算幸福呢?不一定大富大贵,也不一定高官厚禄,平民百姓有平民百姓的幸福观和生活观,有他们普普通通通的生活和现实世界。他们的欲望要求并不高,没有贪官的贪婪和商人的唯利是图。他们没有虚荣和浮躁,也没有勾心斗角般的尔虞我诈。走近他们,表现他们,他们幸福,作者和读者感受到的同样也是幸福的。

  这样一部以小见大,以点带面的作品,这样一部读起来亲切感人,让人爱不释手的作品,不获奖才怪呢!

  如果单纯地追求逗人笑,迎合一部分读者的喜好,那是低级趣味;如果正襟危坐般描写高大全的人物,就显得正统古板。

  我们需要这样的主流作品,他们健康向上,积极浪漫,温馨可爱。

  我从此记住了这个六四年出生,在东北漠河长大的女作家,记住了这个创作颇丰,硕果累累,成就斐然,并多次获得大奖的大作家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258)| 评论(6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