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】金凤凰(小说)(下)  

2010-09-03 06:59:0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原】金凤凰    ( 小说)(下)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   

【原】金凤凰(小说)(下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

一个星期四的上午,凤凰带着女儿炎炎来到学校,幼儿园正在维修暖气,让孩子们休息一天。凤凰正准备上课,想提前一会儿到教室,先抄几道题到黑板上。当她走出办公室,远远看见女儿正站在楼道里玩。各班的学生蜂拥着往外走。两个女生路过女儿身旁,其中一个顺势踢了女儿一脚。女儿“哇”的一声大哭。凤凰紧走两步,上前揪住那女生,一看是自己班里的黄丽。她克制着,没伸手打她。

“你踢她干嘛?”凤凰一脸怒色。

“没有哇。谁说我踢她了。要不你问问她。”黄丽理直气壮,指了指一边的薛敏。

“我眼瞅着你踢她了,你还耍赖。”凤凰想起来了,一次上课因为黄丽说话,不注意听课,凤凰批评过她。

“我没踢她,我是学踢毽子来着。”黄丽理屈,仍不认账。

凤凰忍无可忍,说:“谁不是父母养的,别臭不要脸!”

说着,黄丽和薛敏走出围观的学生群,拐过弯,黄丽小声说:你才不要脸呢。

凤凰给女儿擦了擦泪水,把女儿送到办公室,又返身去教室。

下课后,她带着女儿就去找校长。她咽不下这口气,那一脚踢在女儿身上,疼在她心里,还不如打自己两下。

校长在教导处,有几个女老师围着她唧唧喳喳有说有笑,有的正抻着她的衣服看。这老太婆就喜欢人说她的穿戴如何如何,一夸她,她就高兴的合不上嘴。凤凰把学生踢自己女儿的事儿学说了一遍,校长注意地听着。最后问:是哪个女生?

凤凰说:叫黄丽。

校长把眼皮一垂,不再说话。

凤凰问校长该怎么办。人们都静下来。校长躲又躲不过,便说:

“该咋办咋办!孩子们闹着玩的,以后闹,注意着点儿,别伤着了。你告诉她,就说我说的。”

驴唇不对马嘴,凤凰哭笑不得。“你有孩子吗,校长?”凤凰问。

“有哇,谁没孩子。我小子像这么大的时候,断不了哭着回去。这事你甭管了,回头看我怎么收拾她!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,怎么越来越不像话了。”说完就往外走。

凤凰还想说,我是因为管她,她才踢我孩子的,这是报复。可校长去了厕所。

凤凰打听到,黄丽家就和校长家紧挨着住,两家关系也挺好的。她不管这些。吃完晚饭,她把女儿交给小田。以家访的名义去了黄丽家。

黄丽一家三口刚吃完饭,正在收拾。见老师来了,黄丽钻进了自己的屋子。一听说是黄丽的班主任老师,她爸就叫黄丽出来,黄丽只是不动。凤凰就制止说,别叫她了。

黄父说:“你来,是为丽丽吧?她惹你生气了?”

黄母说:我们家这老丫头,哪都好,就有一样不好。还没说完,黄父拿眼神制止了她。

凤凰委婉地说:黄丽和别的学生没什么两样,还行。并夸了她两句。

她心里想着的是:差劲。以下的话怎么说呢?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出了口:

是这么回事儿,不知黄丽是有意还是无意,上午,她把我们家闺女踢了一脚,我说她来着。

“我没踢!”黄丽在屋里大喊一声。

黄丽父亲一听,曾地站起来,进屋就要打黄丽。黄母一看,也紧跟着进了屋,拉住黄父。凤凰也紧跟进了屋,劝说黄父。黄丽趁机从屋里跑出来,抹着泪儿,咣当一下拉开街门跑了出去。黄母在后边边追边喊:丽丽,丽丽,你上哪去?

黄父吼道:你别管她!这样的女儿不要也罢!

重新坐下后,凤凰说:我一来你们就打她,起不到好的作用。况且,我不是来告状的。我想问问,你们知道不,她上我的课时说话,我批评过她。

黄父叹道:我这个老丫头,从小让我惯坏了。她大姐二姐都比她强。闺女家又不好强管,也不好打骂。金老师,你别生气。回来我好好教训教训她。这还行,反了她的。

黄母一副泰然的样子,说:看她那么大个子,毕竟是个孩子。在家老大老二都让着她。任性惯了的。

凤凰说出了苦衷:“你说,我要管吧,怕他们记仇,对着干;不管吧,课上不好,又不好交差。最后耽误的还是他们。”

黄父说:你只管严加管教,有什么事告我们一声,我们家长支持你。

从黄家出来,凤凰心情很沉重,碰到这样的家长,还好。如果碰到护短的家长怎么办?

老师们听说这事后,都来安慰凤凰。小任叫着金姐长,金姐短,叫她别往心里去。着实让人心暖。只有老吴,说的话不中听。他说凤凰:你怎么得罪了黄丽,让她冲你孩子撒气。

凤凰一听,气不打一处来,说:你什么意思,什么叫得罪?你是侥幸你家的孩子没被打,还是替黄丽出气。

老吴嘿嘿地笑,说:我不是那个意思,没别的意思。

别的老师们也指责他,说你别火上浇油了。

凤凰扫了老吴一眼,看他整天穿的一身脏不拉几的蓝军式服装,一身懒肉,胡子拉碴的,感到恶心。

老吴讪讪的,皮笑肉不笑地,又像是自言自语道:金老师还行,挺能干。听说她自己找厂长,要来一套房子。

凤凰决定不再理他。正在这时,在单身楼住的小赵进来,说:厂里为有大中专学历的人,每人配发了一个台灯和一张桌子,供他们在宿舍用。听说没咱们的。这是为什么?

凤凰问:真的吗?

小赵说:都发了,技术科的小刘,炼铁车间的小尹都领了。

凤凰说:问问校长知道不。于是,几个有学历的人去见校长。校长说:不知道啊。我打电话问问。果然,学校有学历的不再其列,说只给技术人员的。校长对着话筒大声说:那不行,老师们肩负着培养下一代的重任,更应该给。对方仍坚持,说是厂里的规定。校长说:你们这是土政策,拿出文件来。

没有结果。校长说:你们自己去找吧。

谁去呢?小赵说,他要抓紧时间复习。其他有的有课。凤凰说我去。小任没事的话,跟我一块去。

回来听他们说,他们先见的主管林副厂长,不成。他们又直接找的正头严厂长。最后答应再研究研究。过后,听小任说,金老师真行,说的厂长答不上来。金老师不紧不慢,不急不躁,有理有据。最后厂长问金老师:你教什么课的?听说是教数学的,厂长笑了,说我还以为你教语文的呢。

时间不长,学校有学历的得到了应得的一份。

【原】金凤凰(小说)(下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五)

寒假过后,学校有些变动。校长一家调到某市钢管厂。教导主任孟老师升为常务副校长,主管学校全面工作。金凤凰被提为教导主任。

凤凰思想上有两点触动:一是校长的老头是学炼钢的老牌大学生,是生产科的科长,这样的人才能放走,而像小田这样的倒成了“宝贝”。二是自己本无意于做领导,并没和那个马老师争,却被领导看中。而马老师到现在仍是文科组组长。据说,马老师曾写万言书给厂里,提出了十条教改建议,做个教导主任该是她求之不得的。马老师四十几岁,好提个意见什么的,很有心计的样子。也许领导看不惯她吧,或许之前他们之间有过什么过节。凤凰不解。

 但她决心好好干,干出个样子来。

凤凰担任了教导主任,仍担任高二的数学课和班主任。高二高三各一个班,而且,各班人数越来越少。高三班只有十五六个学生,高二还剩十九个学生。假期中高二班两个到县重点中学就读,一是个厂长的女儿,一个是现任副校长孟老师的儿子。听说,是厂里给学校拨了两万,作为这两个学生的借读费,支付给借读的学校。还有一个随父母迁到了大连。

小赵说:我们都成教授了。

大伙不解,他解释说:每班十几个学生,是研究生班的人数。我们不升格了!

就这几个人,还发生了一件让凤凰深感震惊,在学校掀起一股不小波涛的事件。

老吴给高二上化学课时,被本班学生汪伟和常晓明打了,说一个搂着老吴,一个上前就打。

小任背后议论说:老吴说嘴打嘴,这回他不说别人了。

金老师更多的是痛心,自己是这个班的班主任,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这些学生也太过分了,这样下去还行!

吴老师先来教导处,给凤凰诉说了事件的经过,和一些可能的原因。直接的原因是,汪伟把做实验的酒精倒了一些到另外一个瓶子里,不知道他想拿那些酒精干什么。老吴拨拉了他一下,不让他倒了,就把酒精拿走了。还说了他两句。老吴刚上讲台,只见两个学生快步走上来,二话不说,常晓明从后边抱住老吴,汪伟上去就打。老吴说,后来我想起来,老吴曾批评过汪伟,说他:就你这样,还想入团?一句话招来一顿打。老吴说,我要让他们尝尝爷爷的厉害,我手下的弟兄们今天晚上就收拾他们,这帮龟孙子。我放不过他们。老吴气哼哼的,胖脸憋得紫胀,浑身的肉也鼓了起来。老吴是当地人,有可能说到做到。

凤凰说:吴老师你别蛮干,学校会处理的。

凤凰还从来没听说过学生打老师,这就像天方夜谭,可它就发生在眼前。这件事以后,她又听说,已调走的穆老师早几年也曾被学生打过。难道这是这里的传统?联系到自己的女儿被踢,和来这儿以后的所见所闻,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。但这风气一定要煞。

她坐在桌前,盯着课本,心神却像野马般奔驰。

老吴刚从校长办公室出来,凤凰后脚进去。凤凰问校长:以前遇到这类事怎么处理,咱们学校有什么有关规定吗?校长皱着眉,光咂嘴。停了一会,答非所问:这帮孩子,都吃了枪药啦?眉头越锁越紧,眉毛几乎连到了一起,抱成一团,计谋就从那里挤出:都是厂里的子弟,你说咋整?真没办法,真没办法。

凤凰建议道:开个领导班子会,研究研究。校长未置可否,说,你先和两个学生谈一谈,了解一下情况,我抽时间和他们的家长通一下气。

凤凰从校长办公室出来,先叫来汪伟。了解到其实并没什么,王伟说:我看见吴老师就想打他,常晓明也是。我俩不谋而合,决定教训教训他。

真是可笑得很。怎么如此浅薄无聊,校纪校规对于他们来说如同广告,根本不值得一看。都高二了,还小嘛?她又叫来常晓明。把他俩说了个透,不知道两人听进没有,起到没起到作用。

凤凰除了批评教育,还让他们各写一份检讨交上来,听候处理。

她感到肩上的担子沉重。眼前就是一座从未翻越过的高山,又是一条挡住去路的河流。困难就是对人生的磨炼。凤凰眼睛一亮,想起了教育培训科。

第二天,她去见耿科长。耿科长静静地听完,点燃一支烟,问凤凰打算怎么办。

凤凰说,在我们老家,像这种情况,肯定做除名处理,实际是开除。在这儿,都是职工子弟,但至少也应给个留校察看,再轻了,也得给个记过处分。并召开全校师生大会,宣传到位,禁止以后再出现类似的事件发生。

耿科长是从子弟学校调来的,戴一副深色镜框的眼镜。约有四十大几岁的样子,高高瘦瘦的体型,略显长而瘦的脸,脸色蜡黄。头发也烫成短卷发的样式,很有威严,又不失随和。

耿科长听完凤凰的想法,没表示什么。她拿起厂内电话,拨通了后说:孟校长,你来一下。

校长来后,耿科长问:说说你的打算,怎么处理学生打吴老师的事?

校长皱着眉头,说:我想开个全体师生大会,让学生作深刻检讨,来教育其他的学生。说完,又皱起了眉头,盯着桌面。好像桌面能解开他的百般愁结。

科长说:小金,你说说你的想法。凤凰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说过的意思。耿科长说:小金说得对,这个风应该煞一煞。不然,对学生对老师都不利。她又点燃一支烟,说,这样吧,你们回去研究一下,拿个意见,报上来。

从教育培训科出来,校长心里直犯嘀咕,这不明摆着得罪人吗?他灵机一动,说:金老师,你给起草个方案,咱们开个会讨论一下。我这儿还有点别的事要处理。

“我起草不如你起草,你是校长,站得高,看得远。再说,我还有课呢。”谁知,金凤凰不买他的帐。凤凰早就看出他的活思想,想逃避责任。

校长咧了咧嘴,不情愿的笑了笑。

晚上,凤凰刚回家,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找上门来。进门就找金老师。不用让座,自己找了个座就坐下了。

“金老师,我早就想看看你,天天也不知道忙的是什么。你看我们小伟给你添麻烦了。你呀,就高抬贵手,以后呀,他再犯,你就冲着我说。。。。。。”急急的不容人说话。

凤凰问:“你听到了什么吗?”

“你就别问了,金老师,我都知道了。我听校长说要处分我家小伟。”

“怎么处理还没定,你先别急。”

“不是要留校察看吗?说是你提的建议。你看我们这缺德孩子,不给大人争光,净抹黑儿。”

凤凰不理她,装作没听见。换衣服,坐锅,添水,该干什么干什么。

这女人一看,又换了一种口气,说:“大妹子,咱们都住在一个厂里,低头不见抬头见。以后,你用的着我的地方,尽管说。我在小卖,缺什么,你尽管说。”

凤凰早就听出了其中的奥妙,这就是校长所谓的“通气”吗?这是尿炕!八字还没一撇,就起了风雨。但她得先打发家长走。

这女人仍喋喋不休地说:你不知道,我家小伟从小就特别淘气,有次他爸打他,把笤帚把儿都打散了,就不认输,差点把他爸气得背过气儿去。没辙。

这时小田回来了,和客人寒暄了几句,就进屋了。凤凰说:你在我这吃饭吧,尝尝我做的饭。

这女人非要凤凰表态,凤凰只得说:

“我尽量照顾汪伟和常小明,这你放心。他俩是我班里的学生,我也不愿他俩受处分。不过,不管什么处分,不会影响他们的学习。等我们定下以后,我再通知你,好吗?”

这女人说,那敢情好,那我先谢谢你啦。你们吃饭吧,我不耽搁你们了。

凤凰吃完饭,有心去找校长,非得质问质问他。又一想,不太合适,暂时先放下。

第二天,耿科长来到学校,校长趁机就招呼校领导班子开会。他是想让科长参加决定,好为他做主,当场拍板。

凤凰去得早,小会议室只有耿科长和校长。凤凰说:咱们说话,隔墙有耳,要不就是长了翅膀。

说完,凤凰看了看校长,说: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,我还坚持我的观点。以前是以前,老黄历也该换换了。我们都有孩子,老这样下去,是误人子弟。

科长点了点头,心想,小金是个人才,有头脑,可担重任。

在耿科长的主持下,在凤凰的力促下,决定给汪伟留校察看的处分,一年后,如果表现好的话,还可申请撤销处分。给常晓明记过处分。并让他俩写书面检讨,以思悔过。会上,还重新讨论拟定了学生违规违纪十四条,计划油印,分发给全体学生。

这一事件的余波是,凤凰家的门窗玻璃,在一天晚上让人给砸了。校长派校工又给安上了。

很久以后,凤凰又说了一句话,叫树挪死,人挪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230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