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沙 坑 纪 事(1)  

2011-01-13 09:03:44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沙 坑 纪 事(1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
    小村庄的北边,一抹平的田地里有一条东西笔直的村道。曾经的这条路,半沙土质,平坦宽阔,走起来便捷舒适,感觉不亚于如今的高速路。

路的两边,各有一排“钻天杨”。或许,那是“毛白杨”的改良品种,却集许多优点于其一身。速生,高挑挺拔如年轻人的身段,不用修剪,却一个劲地直钻蓝天。树下地头,是一条粗大的垄沟,那是大地身体的血管,供给着生命的绿色和生气。一年的庄稼,全靠它输送着清清亮亮的井水,迎来各种庄稼的丰收。杨树也因此以更加惊人的速度向天空刺去,且枝繁叶茂。

钻天杨的树荫下,屡屡飞出社员们的欢声笑语,劳作后的汗水和疲劳,在哄笑吵闹中随风消散。他们的梦想是年终多分点红利,娶房媳妇好传宗接代。

那里则是我梦想起飞的摇篮,是我人生征途的起跑线。

这条路向东,通向了一条南北公路,就是今天的石家庄机场路。

那条东西村道的北边,是我们生产队的庄稼地。这片地与其它地块不同的是,地的北头,靠近另一条东西土路的地方,有一道月牙形的沙岗,不由得让人联想到甘肃的月牙泉。

这沙岗不知是何年何月形成的,几百年,几千年?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关心。那沙子从何而来,,为何在此单独形成一道不大的沙岗,同样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关心。

那细沙是否是从太行山上顺流而下,或是沧海桑田,这里原本就是海底,由于地壳运动,变成了沙岗,还是洪荒远古大西北的河沙,随风而来聚集于此的,都未可知。它在这里,自然而然,犹如天上的云,又如水里的鱼,自生自灭。

只见沙岗上生长着胳膊粗细的刺槐,也间或有不成材的榆树、荆棘等。在大田里干活累了,热了,到树丛里,阴凉下,沙岗上就地而坐,休息片刻,好继续劳作。儿童时期的我们,经常到那里拾干柴,听鸟鸣虫叫,捋树叶喂牛羊。摘一片厚而大的刺槐叶子,两边对折,放到嘴里吹起口哨,一曲“比儿、比儿”的歌声,倾诉者生生不息的衷肠,述说着童年的期望和梦想。我们挖沙洞,我们捉蝈蝈,我们找甜草根儿吃。。。。。。

然而,这是一块贫瘠的土地。庄稼长得总是稀稀拉拉,令人失望。收割小麦的时刻,大娘皱着眉头嘟囔:看这麦子,长得蚊子跳蚤似的!逗得大伙哄笑。笑跑了不满和烦恼,笑声中收割着丰收的梦想。

紧邻沙岗的东北,是一座废弃的砖窑遗址。一点不假,仅剩遗址而已。废砖烂瓦,裸露着被烧过的红土,不长庄稼不长草,更不能种树木。

想当年,这座窑,曾经烧制出多少块青砖,为人们盖房修屋立下过汗马功劳。如今,它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,宇宙的生死法则,轮回般在它身上再一次体现。生命必将终止。

废弃窑址的北边,又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小路。只不过,这条路比起南边那条窄小,也没有钻天杨的护佑,显得冷清寂静。冷清寂静的原因,还有这条路是我们村和北边邻村的分界线,分界线的北边,则是低下去二尺的田地。那是邻村曾经就地挖土,在那座废窑里烧砖留下的纪念。

(未完待续,敬请关注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)| 评论(7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