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沙 坑 纪 事(3)  

2011-01-16 08:22:5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沙 坑 纪 事(3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
沙坑不是金矿,却远比金矿更吸引着这些农户。祖祖辈辈生活挣扎在贫瘠的土地上的人们,长期以来靠土里刨食活命,哪里见过这么多取之不尽的天然财源!

凡是和沙坑沾边的农户,都渐渐被吸纳进挖沙卖沙的怪圈里。而这些农户,大都是一家一族,地挨地的连在一起,生死与共。

的确,他们富了,手里有了钱。我的一个儿时伙伴,仅比我大一岁。他的上边有大姐,大哥、二哥、三哥,下有一个弟弟。家里除了人,什么都缺。除了大哥,哥几个一样的打光棍。靠卖沙,他娶了媳妇,盖了几间新房,生了一儿一女。腰杆粗了,说话行事也横了。这本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。家族大,人多,又少教养。给人的印象不太好。早早辍学,在生产队里干活。队长专找“绝户头”之类的人“看青”,不怕得罪人,六亲不认,这类人能看住即将收割的,或者刚刚收割还在地里的庄家。人们都叫他们为“狗”。我的这个儿时伙伴,叫破庄,就是这类人中的一个。

印象特别深的是,一个夏天,大人孩子,包括我们,都在一块地里栽“水蔓”红薯秧。水蔓红薯生长期短,所以,一般都把地犁成垄沟,在垄沟上栽秧苗,土松软,长得快。井水顺着一条条垄沟,像一条条爬行的蛇,缓慢地拱着泡沫和庄家的碎屑前行。社员们有专门拿铁锹放水的,破庄干的就是放水改水的活。有在垄沟上挖坑栽秧苗的,还有拿瓢或碗浇水的。人们在打打闹闹,说说笑笑中忙碌着。

破庄和比他小几岁的计民在一起,两人胳膊不离腿,臭味相投。

不知道为了什么事,计民在前边跑,破庄在后边追。破庄让计民停下,计民却越跑越急。破庄手拿尖铁锹,嘴里说着:站住,我拿铁锹插你呀。说话间就把铁锹投了出去,不偏不斜,正好切到计民的小腿肚上,顿时血流不止。

大人们一看,赶紧往本村“药铺”里送。计民的母亲也赶来。

计民只知道大哭,在药铺里还哭喊不止。也许伤口疼痛早已不再是他最关心的事了,受到的惊吓已经恢复。只听他边哭边喊:俺要盒盒儿!一连几遍,合着眼,不住声的喊着要“盒盒儿”。盒盒儿就是盛针剂的纸盒,医生打针用完后成了空纸盒。孩子们小,平时没什么玩具,便把拥有一个空纸盒当成一种奢望。在这个痛苦的时刻,计民竟忘了伤痛,高喊着要盒盒儿。拿这意外的伤害,换取毫无价值的纸盒,令人心酸,又令人啼笑皆非。他的母亲哭笑不得,赶紧哄他:给你,给你盒盒儿。医生则说:真你娘的,还顾着要盒盒儿!给你。他母亲咧嘴笑了,笑得比哭还难受。计民终于得到了那梦寐以求的纸盒,满足了一种奢望。

那个年代!那些稀罕事!

(未完待续,敬请关注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5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