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沙 坑 纪 事(5)  

2011-01-19 08:46:41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沙 坑 纪 事(5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五)

大沙坑逐渐向南向东扩展,最深最宽的也是沙坑的东南。从这里往北,是漫长的坡道。当大车小辆装满沙子后,卖沙的人们还帮着往上推拉。往北慢慢上了那条东西土路,再往东,直奔那条南北走向的公路。

正是在挖沙卖沙的过程中,发生了两起事故。

一次是,几个人只顾向深处挖白而粒大的沙子时,头顶轰的一声,沙土倒了下来,一下子埋住了几个人。其他人赶紧抢救。破庄的大哥埋得最深,其他人埋得土少。幸亏,破庄大哥救出后,没有生命危险,却被砸伤了腰,休息了好几个月。其他几个被埋的人很快又加入到卖沙的行列里。

然而,更大的灾难还在后边。

似乎是一种报应,也似乎是一种巧合。那次事故,破庄送了命。

那是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。地里的麦苗刚刚泛绿,鸟儿们还唧唧喳喳不愿出窝。人走在野外时时感到寒冷。

早晨,北方的大风开始了吼叫,一场沙尘暴铺天盖地般从西北吹来,浑黄的沙尘弥漫天空,大地笼罩在一派杀机和呼哨当中。

但这样的天气里,照样有外出劳作的人。庆瑞大叔惦记着开春后,把自己家新盖的房子砸砸顶。他东捡西凑,把攒了一冬的煤渣拉到公路上,让过往的车辆碾碎。那天,他吃完早饭,顶着大风早早的去公路上摊平、翻匀煤渣。

这时,计民和破庄,合骑一辆旧的自行车,从村里出来,费力的向沙坑方向蹬去。他们见了庆瑞,还跟庆瑞打了声招呼。

破庄他俩走后,庆瑞大叔又埋头忙活。

忽然,北边一声异常的叫声,紧接着听到了叮咣一声响。抬头看时,一辆拉沙子的旧车,歪歪扭扭地冲着他开来。只见计民的自行车扔在公路的东边,破庄在车下翻了几个身,就滚到了车的后边,再也能不动了。

庆瑞大叔赶过去,只见破庄嘴里冒着血,脸色腊黄,已经没了气息。

事后有人问计民当时的情况,计民说,他骑着自行车,破庄坐在后边,迎面开来一辆拉沙子的大的蓝色破车。他们一看就知道,这是南边一个村子里,经常到沙场拉沙子的。破庄没吱声,从自行车上一蹦就跳了下来,要去跟司机要回一把铁锹。那是司机拿走铁锹后,始终未还。而那辆车不知道是刹车失灵,还是司机慌忙失智,竟没有刹车。恐怕,他也没有想到,破庄会大胆地站到车前拦车。就这样,汽车随着大风顺势而来。

事故就在那一瞬间发生了。

破庄死后,尸体放了好几天,家人和车主协商赔偿问题。她的母亲哭得死去活来。有人给她出主意,找个筮婆,烧纸点香,祈祷还魂,幻想她的儿子一朝醒来。破庄的媳妇更苦,不到中年丧夫,两个孩子还小,大的也就五六岁。

后来,有人把本村的一个和破庄媳妇年龄差不多的光棍,介绍给了她,做了她的倒插门女婿。后来,他们没再要自己的孩子,一家还挺和睦的。有人就在背地里议论:这就是鸠占鹊巢,不劳而获。

人啊,谁知道自己能走到哪一步!谁知道一辈子自己的结果怎么样!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4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