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】王少杰的各色生活(1)  

2011-04-07 10:30:52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原】王少杰的各色生活(1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【原】王少杰的各色生活(1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王少杰当时在班里是个学习委员。

王少杰出名是在一次全校师生大会上,那次他作为学生代表发言,送毕业班致词。他的发言精彩极了。他用了华丽的语言,并充分发挥出他的激情,令同学们油然心生敬佩,刮目相看;给老师和领导的印象深刻。原来我们的高一新生里,还有这样出类拔萃的人才。

两年的高中生活很快就结束了。但王少杰没等毕业就参了军。年底毕业,入伍也是在年底。所以王少杰也算是高中毕业生。和王少杰一起参军的还有同届同学武木成、孟力志、李平海、顾小义等十几个人。日后,他们同学加战友,关系更加密切。

是金子总会发光,天生我材必有用。王少杰日后的发展正应了这个道理。

那时高中毕业生入伍的还不多,加上王少杰表现出色,能说会写,两年后,他入了党,紧接着又提了干。王少杰先当的是副班长,后来又扶正。慢慢的,王少杰开了眼,也见到了外面世界的精彩。他开始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。

不过,王少杰高中毕业前,已定下了一桩婚事。女的是邻村的严庆梅,是姑姑家的一个邻居。严庆梅没上高中,初中毕业就在生产队里参加了劳动,给家里挣工分,帮着母亲做针线。姑姑牵线后,两家没什么意见,两人就见了一面。那次见面是在姑姑家。母亲为王少杰买了点水果点心等,让他带上一个人去了姑姑家。

那是个下午。王少杰情窦未开,懵懵懂懂。姑姑安排他俩在东屋里见面,谈话。他坐在靠近门口炕沿上,姑姑带严庆梅进屋,把她让到里边,她也坐到了炕沿上。炕上放着王少杰带来的水果糖块。姑姑交代了两句就去了外边。

给王少杰的印象,严庆梅的个子还可以,模样一般,说不上好看,也说不上难看。脸色有点黄白。看她还带点紧张,少杰问了她几句话后,她的脑门上竟沁出了细细的汗。

而他给严庆梅的感觉是,个子不算高,微胖,方脸盘,两只眼睛大而有神。说出话来比较干脆,吐字清楚。

从姑姑那里得知,庆梅排行老大,下有两个弟弟。她很能干,在家里、地理都是一把好手。就在他们相处时,她在生产队里当了妇女队长。

两人第一次见面很拘谨,互相问了对方的年龄,就没了话。还是王少杰主动,问:你喜欢我吗?后来他想起来就感到好笑。严庆梅反问:你喜欢我吗?谁也没肯定,也没说出来,但都在心里默认了对方。

严庆梅唯一的不足是没上高中,文化水平低了点。其它方面还算可以。王少杰当时心里盘算着。能找一个什么样的呢?女方有工作,肯定不在农村找农业户口的,自己有工作,也会找一个吃商品粮的。再说了,村里有几个吃商品粮,有几个有工作的呢。

然而到部队后,特别是王少杰提干后,他就有了活思想。按规定,正班级以上,退伍后可以安排工作。将来自己转业了,安排了工作,一头沉的情况是明摆着的,那就像光头上的虱子。而找一个有工作的,两人都挣工资,经济条件好不说,有了孩子还能吃商品粮,这可是关系到下一代的大事啊。

再看一看同来的战友,有的虽然提了干,却不舍得和原来的对象分手。但王少杰的心气高。他有自己的深谋远虑。他相信能把原来的这桩婚事退掉。

找什么理由呢?

怎么向姑姑交代呢?怎样对父亲说呢?

父亲的脾气王少杰清楚。说不出个一二三肯定不让退婚。

为此,王少杰有几天睡不好,白天也是心事重重,闷闷不乐。

后来听说,严庆梅进了大队班子,当了妇女大队长。王少杰想,那也不行。论王少杰的职务,还远远不到带家属的地步。即便能带了,现在看来,她已经落后了一大截,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人了。

这不叫坏良心吗?哪管那么多。比这坏良心的有的是。这事他想得清清楚楚,必须退掉。

于是,他写了一封信给严庆梅。信里他说的比较委婉。他说:咱俩不合适。如果咱俩结婚,会长期两地分居,对你对我都不好。我俩没有感情基础。你还是早作打算,另择佳偶吧。。。。。。

严庆梅接到信后,确实受到一击。但她没哭。哭也没用。她想。你说不想结婚就不结婚了吗?我都二十四五了,农村这样的岁数还有几个没对象,还有几个没结婚?同龄人中有好几岁小孩子的都有。我告你耽误了我的青春!我找你姑姑去!

这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,怕风就来一股风,怕雨就果真下起了雨。庆梅娘和庆梅爹议论,担心王少杰变心。说,只怕夜长梦多,庆梅又老大不小了。娘担心真吹了,庆梅再找合适的就会很困难。正巧让庆梅听到了。当时,庆梅还没太往心里去。因为,王少杰前一阵写信,还向她要了一张相片。庆梅同时还寄去了两双鞋垫。

想不到,少杰真的变心了。而且,变得让她措手不及。

提干了吧?提干了就吹?纯粹是个“陈世美”!庆梅恨恨地想。

庆梅揣上信,就去了王少杰的姑姑家。

少杰的姑姑根本不知道内情。庆梅把信拿出来给她看,这才相信。她很沉着,安慰庆梅:你别急,等我回一趟娘家,问问我哥。你别对外人说。

庆梅回到家里,越想越生气,越想越委屈。两个人定亲以后,见过几次面,谈过几次话,虽说没有柔情蜜意,也没有卿卿我我,但也没有大的矛盾。自己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吗?真的想不起来。她找出一张纸,手有点哆嗦地给少杰写了一封回信。话说完了,看了看,才写了半张信纸。而且字迹不好,挤挤歪歪,密密麻麻。但把自己的不解和怨恨表达了出来。

“少杰:

      你不能坏良心,我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。忘了我帮你娘做被子了?你忘了你我互赠纪念品了?你的理由站不住脚。这事儿由不得你。我不同意。。。。。。”

信有点词不达意,庆梅还是把它寄了出去。

同时,少杰的姑姑来到哥哥家,把少杰的退婚要求告诉了哥嫂。哥哥当下就骂起了人:娘了个X,反了他的。写封信,给他说,他要敢退婚,看我打断他的腿。叫他回来,赶紧结婚。想得倒美!

信是让少杰的妹妹写的,信里表达了父母的意思。叫他回来则不大现实,结婚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办成的。

少杰接连收到两封信。他看了庆梅的信,感到好笑。现在这个社会,这个年代,谁也不能逼谁结婚,我不结,你不同意不是白搭。你一厢情愿啊!看了妹妹写来的信,他也不以为然。我不回去,能把我怎么样。她愿意等就让她等去吧。

 

江南的冬天来得晚,已经初冬了,树叶还没落。

星期日的早晨,军营里比平时安静。王少杰醒来,太阳已经升起。战友们有的还在睡梦里,有的已经起床。

王少杰拿出脸盆,把洗脸和刷牙用具放进盆里,吹着口哨来到水房。他入伍几年来,早已习惯用凉水洗脸刷牙,即使冬天也不例外。水管里的水哗哗地流出,像一支轻快流淌的歌。撩一捧清水到脸上,顿时清爽透遍全身。他已从退婚的阴影中走出,愉悦的心情像只小鸟飞出了牢笼。虽然没有彻底了断,但他估计也差不多了。

“小王,看谁来了?”彭指导员一声大叫,吓了王少杰一跳。王少杰赶紧漱漱口,回过头来,一眼瞧见了严庆梅。再看看她的人前身后,没有一个老家的人一同前来。她竟一个人千里迢迢来到军营。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。他的心里一沉,强装出笑脸,僵硬的冲着庆梅说:你来啦?

这时,来来往往的战友们都瞅过来,有个战友就喊:少杰,谁呀?

指导员训斥道:谁呀,还用问!回头把你的媳妇也领来。臭小子!

那战友说:我的媳妇丈母娘还给养着呢。嘻嘻。

少杰接过庆梅的包袱,让庆梅顺便洗把脸。洗过脸的庆梅一点不红润,健壮倒健壮,只是看不出一点少女的风韵。成熟的体型,从身后看,跟结过婚生过孩子的没什么区别。少杰领她到宿舍,两人又一起去食堂吃早饭。

一路上两人不说话。王少杰心里很乱,既要应付照应严庆梅,又想着自己该怎样处理这件事。他还想着把话挑明,当面说清,又怕严庆梅在部队里闹事。

严庆梅来前就打定主意,一定要攻下这道难关,找部队领导也得让他就范。部队就不管他吗?这些年,她当妇女小队长,妇女大队长,也见了一些世面,胆量和信心也增强了不少。此刻她心里却毛糙得很。冷不是,热也不是;笑不是,哭也不是。

吃完饭,王少杰领她去营房后边的操场走走。今天阳光很好,两人的心情却像这初冬的空气凝固。

王少杰忽然想起,便问道:“你跟指导员说什么了?”

庆梅小声说:“没说什么。”

少杰想,你肯定说是我的对象了,要不他能那样说战友吗。

“我写的信你收到了吗?”王少杰问。

“嗯。你爹让我来的。”严庆梅说。

“我不想结婚。”

“为嘛?”庆梅固执的说,“我等你。”

“你有嘛理由不和我结婚?”庆梅又问。

“我就是不想结。你走吧。”王少杰干脆的说。他感觉很突然,这句话竟那样的顺嘴说出。

庆梅两腿一软,立时就地蹲下,又挪到路边道砖上坐了下来。她哭了,拿手背一个劲地抹眼泪儿。她感到又气,又憋闷,又有委屈在里边。在这样生疏的地方,唯一认识的人竟这样赶她走。

王少杰只得站住,侧身对着严庆梅。

过了一会,王少杰说:“你先在招待所里住下吧。”于是,王少杰领严庆梅来到军部招待所。

招待所有男客房部,有女客房部。女客房部有几间房子。严庆梅住的屋里有两个女人,一个带孩子的,一个是农村老太太。

安顿好严庆梅后,王少杰慢慢地走了出来。

下午,王少杰正在宿舍看书,指导员走来,看见他很诧异。“你怎么在这里?你对像呢?”

少杰说:“我把她安排到招待所里了。”

“你俩闹别扭了?你怎么不陪陪她?”

“我已经跟她说了,我不想结婚。她不干。”王少杰一脸无奈和无辜的样子。

“走走,咱俩一块去看看她。”指导员拉了王少杰一把。指导员平时对王少杰印象很好,两人关系也不错。

严庆梅在招待所里正觉得无事可干,看见指导员和王少杰来了,赶紧站起来,看也不看王少杰一眼。热情地对指导员说:“来!来!”指了指床铺,连连请坐。指导员坐下后,她又赶紧从橱里拿出一袋炒花生来。那花生一看就是自家炒的,有的皮糊了,有的发白。不过大小都很匀实,那是经过挑拣的吧。花生吃起来还挺香脆。指导员边吃边和庆梅唠嗑。指导员歇了一会要走了,说:小王你没事多陪陪她,大老远的来了。

严庆梅见指导员要走,站起来,紧跟出来,说:首长,我跟你说两句话。

严庆梅很勇敢,也很坚定。“王少杰提了干,变了心,想跟我吹。俺家家里不同意,他家家里也不同意。俺俩都定了五六年了。我要不等他,像我这个岁数早结婚了。”说到这儿,她有点不好意思,没再往下说出也该有孩子的话。她看看指导员,指导员正在听。

“他怎么说的?以什么理由呢?”指导员问。

“我也不清楚,就是他提干了呗!你们能解决最好,不能解决我想向上反映。”庆梅试探着说。

指导员说:等我了解情况后再说吧。

这都是背过王少杰说的。

当天晚上,指导员叫走了王少杰。了解了王少杰的思想状况后说:

小王你应该正确对待这件事,要慎重考虑考虑。你知道,连理甚至团里都很器重你。我们不希望你因为婚姻问题闹得连队沸沸扬扬,从而影响你的前途。小王啊,在你面前有两条路,一条是不要吹,结婚,有可能继续升迁。一条是退婚,就此终止你的前途。你想清楚了。我看你的对象不错,挺懂事儿的。

王少杰争辩说:我们俩确实不般配。我还听说她有作风问题。

“啊?”指导员愣了一下。他迅速转了几个弯。“小赵!”他大声喊通讯员,小赵跑过来,“你去招待所,把。。。。。。叫什么来着?”他转向王少杰。“严庆梅。”王少杰不情愿的答道。

“你去到女客房,把严庆梅叫来。”

 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270)| 评论(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