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小人物系列前言。解脱  

2011-07-18 07:18:08|  分类: 小人物系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人物系列前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小人物系列前言。解脱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现实生活中各式各样的人都有,他们的故事,他们的个性,以及他们给人的启示教育,常常令人回味。有时,我真为他们中的某人所深深迷惑,看他们的为人行事感到不可思议。他们的思想行为是表象,表象的深层原因有其家庭教育,环境影响,主观动向等。

他们的形象久久徘徊在我的脑海里,我想刻画他们,又感到力不从心。

文学是现实的反映。我所写的小人物,大都有生活原型。从这个角度看,像散文、速写、随笔等。但是,添枝加叶,虚构情节,甚至靠想象夸张摹画形象也是有的。从这个角度讲,它们又像小说。

我想到了“非驴非马”,我也想到了“四不像”。随读者怎么理解都可以。

文学是人学,人物的思想性格,人物之间的关系,和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,都值得我们体味。

我希望读者千万别对号入座,把其中的某人当做自己,自寻烦恼。  

如果你有烦心的事,看后哈哈一笑,我就高兴。

如果你通过他们,悟得一条道理,有所收获,那将是我求之不得的。

如果你在工作生活之余,劳累不堪,读了我的小人物系列,感到暂时忘掉工作中的压力,生活中的不快,那我非常乐意。

从今天起,我将陆续发表这个系列。敬请朋友们关注批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解       脱

老寇的父亲终于去世了。这对老寇是一种解脱,对老寇父亲也是一种解脱。

老寇父亲去世时84岁,于是就有人念:“七十三,八十四,阎王不叫自己去”。真应了老年人特别忌讳的那句话。

忌讳也好,害怕也罢,人总有一死。坦然面对死亡,倒有益于健康,有可能延长寿命。新的生命诞生是大自然的规律,死亡也是不可避免的。

其实人老了,有时是会糊里糊涂度余生的。比如老寇的父亲。

老寇的父亲几年前就得了老年痴呆症,一开始较轻,不常犯病。后来,越来越经常犯,就不能自理了。老伴去世,只剩他一人,他的日常起居,成了儿女们的大问题,也成了老人的一大难题。

按说,老头有四个女儿,一个儿子,养老不成问题。四个女儿有一个是本村的婆婆家。儿子最小,在县城里上班。老人都有了儿孙辈,只是,儿女们各有各的困难,各有纠缠不清的实际情况。

首先,做为儿子,老寇感觉很为难。老寇有一套三居室的楼房,他们两口子占一屋,儿子正在读大三,寒暑假回来,要住一间。还有个读小学的女儿,必须住一间。如果接来老头,等儿子回来,爷孙俩住在一起也未尝不可。但那样的话,委屈儿子确也不是老寇的心愿。况且,自己上下班,整天不在家。妻子也上班。只有早晚能照顾老人。但是,不让老人来住,老寇一是心里过意不去,二是怕人们笑他不孝。老人就这一个儿子,还不承担赡养老人的义务。

其次,本村里的二姐也有自己的困难。她寡妇一人,抚养三个孩子,最小的孩子还在读高中。平常日子紧巴巴,为了生存,她经常去邻村打工。这就够难为她了。

老寇和四个姐姐愁得没办法,这真比考试还难。人生的考试憋人,不比高考差。在这场考试面前,老寇是被动的。姐姐们都比他大,从小爷爷娇惯这棵独苗。到他这一辈儿,正是人们说的“三代单传”。他们家从爷爷开始是一个儿子,到父亲,再到老寇,都是一个儿子传承家业。当年老寇的父亲连生四个闺女,生育眼看就要到断流的时候了,老寇爷爷急得猴跳圈,恨不得亲自上阵播种。不好意思骂儿媳,每次酒后就骂儿子“没用”。终于,小狗子(老寇)降生,一家子如获至宝。包括几个姐姐,对小狗子溺爱有加,真的是捧在手里怕掉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小狗子小的时候特别讨人喜欢,聪明伶俐。他在家里享受着仅次于爷爷的待遇。在他看来,什么重活累活脏活,理所当然是他人的,好吃好喝好穿戴自然是他的。孝顺的概念几乎为零,孝道更是提不上日程。但人脑瓜还算聪明,中考时考上了师范,师范毕业当上了教师。从此,教师队伍里混进来一个不孝的儿子。

姐弟几个商量来商量去也没个结果。还是大姐夫深明大义,看他们家这样的情况,再看看老人孤苦无依的样子,想想自己也是近七十的人了,便提出一个折中的办法:五个姐弟家让老爷子轮流住,一家三个月,到时下家主动去接,上家不能送。这个办法都基本同意,即使不情愿的也说不出口。老寇当然高兴。按农村人的风俗习惯,儿子是理所当然的继承人,也相应的负有赡养老人的义务。而女儿们尽孝道全靠自觉自愿,没有人念他们的不是。

但是,老寇的媳妇思欣并不买账。听老寇说要让老头轮着住,就满心的不高兴。对老寇说:“让他在老家住呗,家里又宽绰。在这儿,谁来伺候。到时你结记着,我不管!”

老寇说:我管还不行吗?你家老人你管,俺家老人我管。行不?

但接下来大姐夫及几个姐姐们很不高兴,对小狗子以及弟媳的做法大为不满。

那年春天,大姐夫的老爹去世,只有思欣去吊唁,说老寇送女儿参加钢琴升级去了。思欣来后仅上了200元的礼钱。这是大姐夫过后看账单发现的。三天丧期,小狗子在第二天只去打了个卯,说单位有急事,就走了。下葬那天也没再去。可把大姐夫气坏了。大姐夫逢人便臭说小狗子。说:丈母娘去世时,几个姐姐姐夫包括小狗子的外甥都陪灵,帮着他料理丧事。姐姐姐夫们每家上礼600元。到了人家有事了,他只上200元。大姐夫气愤的质问:就你家有事算事?凭什么都给你家帮忙?哼!以后有事儿谁还搭理他!这个样儿!

还有一件事,让三姐夫也对老寇耿耿于怀。

三姐夫要翻盖房子了,挑担几个都送钱的送钱,出力的出力,有开自己的拖拉机帮三姐家拉运东西的。老寇送了酒,送的却是三十元一件的白酒,共两件。这种酒在农村都不稀罕。三姐夫对大姐夫说,你看看,这就是小狗子送的酒。送来时还摆了一大堆困难,说他的儿子考上大学,一年要花一万多;女儿上小学,光音乐补习费每月有近千块;买房子还贷款呢。我问他:你不是有房子吗?他说,单位集资买房,这是个机会。儿子又大了。三姐夫说,我一听就恼了。你家有钱买房子就买呗,你这是第二套,有钱还可以买第三套,第四套。在这哭什么穷!你说老刘(他不叫姐夫),他当年买楼,我拿了五千,你也拿了三千给他,到现在,他还谁了?见了面黑不提白不提的。好像都欠他似的。那天,饭也没管他,他自觉没趣,没脸没脸的就走了。

男人们在一起,有时也说闲话。不说,那是不知己,或没有机会。这不,老寇的三姐夫和大姐夫在一起喝起酒来,几乎无话不说。三姐夫听到了闲话,也一句不落的告诉了大姐夫。

他讲:听说,思欣说,赡养老人是所有子女的责任和义务,姐儿几个轮着带老人,也是应该的。你说,这是什么话!就她懂得的法律似的!为什么老人的财产不平分给咱们。她这不是得便宜卖乖吗!

不过,说实话,思欣没有得便宜卖乖的意思,仅仅是觉得理直气壮。让人听起来不好听。

老人轮到她家以前,尽管她提前做好了思想准备。努力适应老人的癖好个性,容忍老人的“脏”,早睡早起,抽旱烟,到处吐痰等不良习惯,还是渐渐感到压力越来越大,简直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。

有一天中午,她下班回到家里,打开屋门,一股恶臭飘飘而至。她四处寻找臭味的源头,最后竟在阳台上发现了一堆屎尿。她看见那一刻,几乎要晕倒,又气又恨又委屈。自己是如此的爱干净,一个好端端的家,竟成了随地大小便的垃圾场。她立刻打电话给丈夫:“寇家玉,快回来!看你爹在阳台上拉尿了!”

老寇回来,对思欣说:别大惊小怪的。人老了,他又有病。

思欣仍气愤不已,说,以后你爹的事儿你来负责,我整天上班,还要照料咱家小妮儿学习吃穿。

“好好,我来管。”老寇赶紧应道。

又有一天,老寇中午刚要打电话给思欣请假,单位有人要请吃饭。突然手机响了。他一看是思欣的。他听到的又是一声歇斯底里般的喊叫:“快回来,你爹一丝不挂的在屋里乱跑呢!”

老寇骑上自行车就往回赶。回去后给父亲穿上衣服。思欣还是不依不饶,说:以后不管你有什么事儿,下班你先回来照看你爹,让他吃了饭,安顿好了,你愿意干什么都行。你到饭馆找小姐我都不管。

“好好,”老寇答道,“我找什么小姐,这一个老爹就够累人的了。”

的确,为了老爹,他不敢串门,不敢在晚上去散步,还失去了单位组织旅游的好机会。上班时,也挂记着家中的老爹。

就这样,老人轮流了一年多后,又到了初冬。老人的病时好时发,人越来越显得苍老,病也越来越频繁。马上到冬天了,几个姐姐都不想管了。

那是一个大姐夫村过庙会的日子,大姐把几个妹妹和弟弟都邀请来过庙会,老父亲也正好在她家。中午吃饭的时候都赶来了。

难得的一个团聚的日子,饭菜很丰富,有白酒红酒和饮料等,有鸡鸭鱼吓等。

席间,自然说起老人的问题。大姐首先发难。她说:

咱爹越来越老了,在老家过冬老咳嗽,真怕他一口痰噎过去。小狗子你们楼上暖和,封闭好,有暖气。你看。。。。。。

老寇明白大姐话的意思。皱着眉头,沉默一会后说:我们那儿暖气也不怎么热。有时停暖气一停就是两三天。

三姐说:你们不是有空调吗?

老寇说:是有空调,可谁家老开空调呢?电费也拿不起呀!

二姐说;停了暖气用用空调,也不是天天开。

大姐说:总比农村强。过了冬再轮者住了哪怕。

老寇还想说什么,可惜没人听他的。觉得他的理由很勉强。而且,腻腻歪歪。都知道他的优柔寡断的性格。便交头接耳地说起了其他的话题。

就这样,老寇和思欣煎熬着,期盼着,终于熬到了春天。头停暖气,老寇就给大姐二姐打电话。她们在电话里说东道西,就是不提爹怎么样了。连问也不问。老寇又不好直接说让她们接爹走。又特想她们先提这事,最好把爹接走住一阵。可姐姐姐夫们谁都不想再让老人轮流住了。不光伺候,还要经常吃药看病。吃住都不用说了。又嫌小狗子不说给点钱,供老爹杂花。所以,谁也不吐口接纳。于是。老寇再打电话。憋到最后,老寇说:天暖和了,我们这儿已经停暖气了,让咱爹回老家住一阵吧。

几个姐姐说,我们有时间,可咱爹的花销谁出啊?

老寇一听马上说:我出,一个月多少啊?他考虑了一下,又说,200块一个月够吗?

大姐说:差不多算了,不够了我们拿。

老寇学精明了,他宁愿出点钱,也不愿让老爹跟他住了。他尝到了伺候老人的苦头。他不知道姐姐和姐夫们平时是怎样伺候老人的。大姐夫住的是平房,平房地基很高,老人跟他们住的时候,他怕老人摔着,让人在正门台阶两边装上不锈钢栏杆,老人可以扶着上下。

姐姐们一听,还算行吧。大姐委婉地说,爹经常吃药打针。花项也不小呢。

老寇想了一想说:这样吧,大病的钱我来出,小病轮到谁了谁管。有了大病,你们通知我,我也好照顾咱爹。

姐姐们很高兴小狗子又退了一步,有了长进,就答应轮流去老家照顾老人。

后来,姐儿几个感到不方便。谁家里都有老的小的,七事八情的,干脆,还是接老人轮着住吧。不过,这次每家十天。老寇按月给们200元不变。

在这期间,思欣的娘也病了,得的是脑溢血,住院治疗后,留下了后遗症,已经不能自理。所以,她经常往娘家跑。这边的老人,她根本顾不了。好在老寇买了一辆小车,来走方便。同时,买小车,也是为了每周接送在邻县读重点高中的女儿。对老寇,思欣并无多大意见,人们都喊老寇为“老抠”,老寇对思欣和孩子们一点不抠。有一次出差,回来带给思欣一个大大的惊喜。他一下子花一千六百六十六元,给思欣买了一枚带红宝石的金戒指。思欣戴在手上,高兴得直想跳,感到轻飘飘的。对孩子,老寇极有耐心,百分之百地听思欣的。洗衣服,不光洗他自己的,也洗孩子们和思欣的。直到如今,闺女的衣服,一周来回换洗一次,换下来的脏衣服,包括闺女的内衣内裤,还是老寇洗。

老爹的去世,尽管对老寇是一种解脱,停灵出殡这几天,老寇常常当众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,很是伤心、痛心的样子。让人看了无不同情唏嘘。父亲死的突然,要说没闹病是假,总共只闹了三天的病。让人觉得无限惋惜。所以老寇说起来就眼戚泪渣的。在灵前,有时嚎啕大哭。另外,看到父亲,他想到了自己。以后,谁来照顾自己。儿子大学毕业,留在了外地,女儿大了将来嫁出去,就是泼出去的水。

但,眼下,毕竟这是一次解脱,都解脱了,包括老寇的两口子,老寇的姐姐姐夫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324)| 评论(6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