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老 尚  

2011-07-21 07:13:25|  分类: 小人物系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 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老      尚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莫逆之交老尚去世了,我感到很惊讶。

前一天下午,我骑电车回家,还看见老尚蹲在村道的西墙根,和几个老者休闲。早晨回校,听到东临声声炮响,一打听,说是老尚去世了。

据说,昨天晚上他吃了几个杏,就开始闹肚子,不治身亡。竟为几个杏儿而死,真是的!毕竟80多岁了,人老了,犹如幼儿抵抗力很差,一股小风就会吹灭一盏灯。生命如此脆弱!

老尚原来很硬朗。他生活有规律,每天早晨出门活动散步。大雪天、小雨天、大雾天等,也照走不误。有一年冬天,晚上下了一场大雪,凌晨,天还黑,老尚起来后,洗漱完,就往外走。还是那条往南的小路,大地一片白茫茫。他摸黑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迈进。突然,脚下一滑,他摔倒了。他爬起来继续往前走。哧溜一下,他又摔倒了。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雪,不走了。才往回走。看看路上,仍没个人影儿,鸟儿也不叫,天地间静悄悄,只听到脚下扑哧扑哧的踩雪声。还有一次大雾天,他出来后走着走着,竟迷失了方向。这才叫做持之以恒,难能可贵呀!

老尚每天晚上九点钟准睡觉,睡前,冬天用热水擦洗一遍头脸,保持被头儿衣服干净。每天的早饭,就是用开水泼两个鸡蛋,吃几块蛋糕。上午去街里转转,下午打两三个小时的麻将。

说起打麻将,我一愣:这么大岁数了还打麻将?是的,当然是玩,和了一二四块,他是赢得起,也输得起的。但我仍好奇,当时他都80岁的人了。这老头儿真行!我不由得赞叹。

去年夏天,老头儿闹了一场脑血栓,在县医院住了几天。我是在暑假之后,秋季开学,又见到老尚才得知的。

我说:你的身体很好啊,大伯。

他说:不行了。有时手脚不听使唤。一次,手拿菜刀,不自觉的掉了下去,正好砸在脚面上,割了个血口子。冬天,去拿炉子上的水壶,往暖壶里倒水,眼瞅着就倒到壶嘴外边。“不服老不行喽!”他感慨道。

也是,早晨和他一块往回走,他就不由自主地往右靠。右边就是花池大砖。我就拉他一下。或者,我干脆让他走我的左手边,挡着他,不让他踩上便道砖。

天天见面,免不了说东道西。一次,我问大伯:你自己吃住,他们(指晚辈儿)给你出养老啊?他哼哼哈哈,我不得要领。我又问:你两个儿子啊?他嗯嗯安安,有话说不出口,不否认,也不肯定。我心里很纳闷,老头一向爽快,说话办事儿很有方寸,今天怎么吞吞吐吐。

早晨散步活动的不光我们两个。如今,农村也有不少早晚活动的人,其中有个小学退休老师,老林,我们常常见面闲侃。他和老尚一个村。一次,他单刀直入,问老尚:你当年积攒的钱花的差不多了吧?老尚说,差不多了。事后,老林告诉我,老尚早年曾在村里纸厂跑业务,挣了一笔钱。

老林讲:老头曾去修水库工地带过班,也在纸厂干过。在纸厂时落下一笔钱。你看那一排房子,就是他出钱盖的。

老林指的就是老尚和他儿子一起住的那一排房子。我也听老尚讲过,他去东北,五月天气,井台井口周围还有冰疙瘩。

我问老林,跟老尚一个院住的是他的大儿子,还是小儿子?

老林说,哪里是他的儿子!按说是他的侄子。不过,也算是吧。

这是什么话!是侄子,又是儿子。

原来,抗日战争时期,日军在邻村据点里,朝这里打了一炮,炮弹正好落在老尚家的院子里,炸死了刚结婚不久的老尚的媳妇。从此,年纪轻轻的老尚打起了光棍。老尚有个叔伯哥哥,嫂子看着老尚年轻英俊,又能干,经常关心他的冷暖。老尚心有灵犀,也对嫂子垂涎三尺。他常帮助哥嫂干些农活,家务活。干着干着,就干到了炕上。哥哥也不管,看不出一点吃醋的劲头。也许他心里明白,只是天生没有吃醋的因子。也许他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老弟,根本不计较这些。外人也猜测谣传,有的说哥哥失去了性功能,有的则说他“窝囊”。但家庭和睦,外人白瞪眼。

就在老尚和嫂子那段相好的时期里,嫂子连生两个小子。有的说老大是他的,还说,看那模样,多像他!黑黑的脸膛,大长脸,瘦瘦的,高高的。是像。但我没有见过老尚的哥哥。谁也说不清,这小哥俩到底哪个是老尚的,哪个是他哥哥的。反正,老尚从此义不容辞的担当起了抚养他们的义务。这有点喧宾夺主。以老尚的强硬作风,看他平时说话做事,霸气犹存,完全有可能把自己当做人家的一家之主。

之所以老林如今说起往事,对老尚愤愤不已,还是另有原因的。

老林年轻时正是文革时期,他和老尚的侄女都曾在文艺宣传队。女孩心理成熟早,心事重。在老林发现女孩对他有好感后,才明白女孩心怡于他。每次出村演出,老林都骑车带着女孩一起去。有一次去外村演出,另一个女孩对老林说,你带我去吧,我今儿没有车子。老林不吱声,他知道另一个在等他。走的时候,他故意把一面鼓放到车后,索性谁也不带。心怡他的女孩哭了,他过后才向她解释。

两人一来而去,感情逐步向纵深发展。当时,双方家长都不同意这门婚事。他俩很大胆,也很有心计,都瞒着家长,到大队部开了结婚证明,分别向公社赶去,登了记,生米煮成了熟饭,成为了法律上的合法夫妻。

就在这时,老尚作为女孩的大伯,从水库工地回到家里。硬是把这事搅黄。她让哥嫂把女孩软禁在家里,几天不让出门。到年底了,老林家都准备举行结婚仪式了,一看那阵势,本来就不同意,干脆,让两人解除婚约,就此分手。

让老林无法释怀的是,那女孩后来嫁到外村,过得很凄苦。丈夫早早去世,她又病怏怏的。后来老林见到她,看见她忧愁憔悴,体弱多病的样子,心里难受了好几天。

而老林后来娶的这个媳妇,两人一点不对脾气。他老伴我见过。不爱说话是她最大的特点。而老林话多屁稠,见了谁都不认生,跟熟人更是没个大小,爱开玩笑。我怀疑,老俩的话都让老林一个人说了。也是天生一对儿!

不怀疑老林添油加醋的因素。他对老尚有意见,所以就泼派他的不是。

事实是,老尚的两个侄子也好,儿子也罢,的确有一个养他。当时分家,只剩下嫂子和她了,说好小哥俩一个养母亲,一个养他。这不是秘密。

据说,老尚长期和嫂子姘居,甚至把人家当成自己的家,鸠占鹊巢。后来孩子们大了,有管事儿的,在一起念了一下,不让她跟嫂子在一起了。生生地拆开了一对鸳鸯。也是报应!但孩子们还管他,大概是他有钱盖房子。

我相信,老尚一个人挣,又能干,加上他跑业务,他手里曾经有一笔钱。名义上是一个侄子养他。最初,有可能是他供侄子们,甚至供哥一家子。

我每天早晨照常去户外活动,看到公路两边高高的粗大的电杆上,喜鹊在它们用干柴草建起的窝里,上下蹦跳,唧唧喳喳地说笑,我又想起了尚伯。他讲,他们家院前边,曾有一棵几抱粗大杨树,杨树上有四五十个老鸹窝。一到夏天,杨树叶子有事没事就拍掌嘻闹,呼风唤雨。孩子们在树下捉迷藏,踢毽子。虽然日子艰苦,却很快乐幸福。

可惜呀,人生苦短。昨天还活跳跳一个生命,转瞬间成为一把骨灰。

愿这篇短文,祭奠尚伯的亡灵。愿天下人有生之年,珍惜生命,快乐永存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317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