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跟着我们先人的脚步 欣赏他们的乐舞创作  

2011-09-29 10:22:34|  分类: 阅读心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跟着我们先人的脚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欣赏他们的乐舞创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跟着我们先人的脚步    欣赏他们的乐舞创作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 跟着我们先人的脚步    欣赏他们的乐舞创作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哨 陶鼓  陶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古琵琶

 (以上图片来自网络)

      远古中国的中原大地,沼泽遍野,河汊密布。气候温暖而又潮湿,这里是各种鱼虾蟹虫水生动物的天堂,也是各种水草植物乐于生长的家乡。各种水鸟如大雁、仙鹤、鱼鸥等等在这片热土上养育后代,繁衍生息。

 大约距今7000年前,就在那片神奇的土地上,人们捕野兽,抓水鸟,逮鱼鳖。他们的主要食物是各种动物,另加少数的叶蔬谷物。

人们捕获着大量动物,其中就包括鹤类的大型水鸟。当人们吃完这些鸟兽的肉后,将它们的羽毛骨头遗弃在部落旁边。

一天,一群七八岁的男孩女孩,个个赤裸着全身,头发蓬松卷曲,一人手里拿着一根骨管,挥舞着,奔跑着,用长短不一的骨管打闹着。其中一个落在了人群后边,他正用嘴试着吹骨管的一头,骨管发出了“哨儿、哨儿”的声音。这声音吸引了一个长者的注意。他的眼睛一亮,紧走几步,从小孩手里拿过骨管,仔细端量了一番,嘴里不停地念叨着。小孩不解地看着这位音乐大师。大师不一会儿又把那根不长的骨管还给了孩子。

大师脚步匆匆地来到废弃的动物骨堆旁,从里边认真地翻找,找出了几根骨管,有粗有细,有长有短。他把这些骨管拿回家,开始琢磨。人们都把骨管的骨髓已吸食干净,人们吃的技巧越来越高,动物身上能吃的,几乎不丢一点。大师手拿骨管,把骨管两头磨光,横吹了竖吹。他灵光一现,竟想到了在骨头上打几个眼,竖着吹出了好听的声音。

又过了几百年,经过数代能工巧匠的无数次的改造,经过千百次的试验,骨管由五孔变成了七孔,音节也更丰富,声音也更完美了。

这就是近代发掘出土的一种古代乐器。

这是用大型水鸟的腿骨做成的。在墓葬中保留了7000年。其实,早在8000年前,在河南一带就出现了用鹰的翅膀上的粗骨,制作出能发声音的发生器,上边有吹的小圆孔和发声的圆孔。

音乐,伴随着人类的出现而产生。高级动物,包括人类的喜怒哀乐,他们的心理与生俱来的乐感,以及动作的节奏感,随着文明的进步而发展。应该说,音乐的产生,一是人类有天生的心理因素,另一个就是受到大自然的影响,模仿动物的鸣叫和动作,加以改造加工而提升。

大约5000年前,炎帝时,地球进入了干燥期。天干物燥,太阳炙烤着大地上的一切。人们啊,多么盼望着天边飘来一块云,多么渴望一丝凉风从山那边吹来。长年的干旱,几乎所有的动植物都绝迹。绝望中,人们开始偷偷地在背人的地方祭拜,向苍天祈求。后来,部落首领、帝王也都焦躁不安,他们也开始在老祖宗的神庙里磕头大拜。人们啊,甚至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,以换来云雨的光顾,换取他人的生存。神射手后羿,拿起弓箭愤怒的射向太阳。果然,一射即中,天上的太阳被一个个射落,只剩一个的时候,他已累得半死。

一片云来了,它慢慢从遥远的天边羞羞答答的来了。然而,不等遮阴蔽日,却无了踪影。

在这个时期,音乐大师们也没闲着。他们和众人一样焦灼,一样急于盼来阴凉的雨水。他们用各种乐器弄出各种音响,试图用这些乐器和音响,施以魔法,驱赶走那炙热的空气和干旱。一个叫做士达的老人,自我禁闭长达几个月后,终于,创造制作成一把五弦瑟。他和众人改了又改,试了又试。凄婉、低沉、深藏着渴望的琴声,如泣如诉,如歌如哭。加上其它乐器的伴奏,更加震撼人心,感天动地。在这特殊的共鸣曲中,在众多首领们的静听下,在父老乡亲们的注目里,一阵凉风吹来,一场透雨终于降临。久旱的甘露啊,只有经历过长期干旱的人们得到它时,才能体会到那种特有的幸福。

中国古人的音乐,伴随着历史的脚步,一步步向我们走来。

本来,古人的乐舞不分。狩猎者、渔猎者、修房建屋者、收获谷物者,行前,他们聚在一起,用音乐和舞蹈表达他们美好的愿望。成功后,他们大块大块吃着半生不熟的动物烤肉,激动不已,疯狂不止。他们手持动物的羽毛、尾巴,扮作动物凶猛的样子,得意于自己英勇智慧的捕杀,热烈庆祝来之不易的胜利。

就在炎帝后,有个葛天氏,他大概就在三皇(伏羲、神农、燧人)时期。这时的音乐家门,在前人乐舞的基础上,经过长期不懈的修改和演练,终于创作出一套系统的歌舞。这个创作不亚于今天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《东方红》,它的耗时费力,它的精彩动人,它的经典绝伦,都是史无前例的。这就是《吕氏春秋》中记载的“八闋”(读确)。这八闋也是八个乐章,分别叫做《载民》、《玄鸟》、《遂草木》、《奋五谷》、《敬天常》、《达帝功》、《依地德》、《总万物之极》,其内容丰富而浩瀚,表演形式新奇而多样,实在是一大创举。

其中,有段表演让后世惊叹不已。三个表演者手持野牛的黑尾巴,头上系上两只粗壮的牛角,肩上披一块黄色的野牛皮,他们在砰砰啪啪、吱吱呀呀、铿铿锵锵作响的音乐声中,边跳边唱,边歌边舞。牛的犟蛮与雄壮,风的强劲与呼啸,林木的葱茏与茂盛,人的激荡与豪迈,被他们表现得淋漓尽致,出神入化。

《载民》,歌颂大地地大物博,养育了世世代代的人民。广袤的大地赐予了人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丰富的物资,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温暖家园。捧一把泥土,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;掬一泉清水,洒向天空,雨露丝润,草木向荣;摘一片树叶,咀嚼出乳汁般的营养汁液......这些化作歌声和舞蹈,在暮色中,在篝火旁尽情地展现。

《玄鸟》乐章,则留下了商祖先对黑色鸟崇拜的印痕。玄是黑的意思。有人考证,商人的图腾就是燕子。他们生活在燕山脚下,传说自己的祖先就是燕子的卵孵化而来。这个乐章虽在葛天氏时期,到商朝,中间隔着夏朝。但很可能商朝就是葛天氏的一个分支,甚至,葛天氏家族本来就是商人的祖先。他们在这一乐章里,就是把玄鸟作为图腾来祭拜,来歌颂的。

《遂草木》和《奋五谷》,体现了这一时期的人类,已十分重视农作物和草木的种植。在音乐和舞蹈中,当做生活中的大事来表现,这种表现是史无前例的。

《敬天常》和《达帝功》,则充分表现了古人对天神的敬仰,对帝王的崇拜。苍天保佑黎民百姓的平安,帝王庇护臣民的安宁。敬畏他们,颂扬他们,祭祀他们,成为这些乐章的重要内容。

《依地德》,应该和《载民》的内容类似。

《总万物之极》是这套大型音乐剧的完美的结尾。世间万物,繁荣昌盛,万世平安!

这八个乐章中,先人们以及其实用和现实的手法,表现着人和自然,人和天地,臣民和氏族首领的关系。他们虔诚地祈求风调雨顺,丰衣足食,他们衷心地感恩天地神的眷顾,他们原始而粗放地庆祝族人大家庭的收获和幸福。

跟随古人的脚步,我们发现,这时的音乐,已经具备了独立性。它已(或许远不止于此。西方一位哲人说过,人类的文明史,远比文字记录早得多。多多少?无人确知。)成为一些人的专业。当然,这些歌舞,还是大众化的,比较原始的。

翻阅华夏族的历史,我们也会发现,音乐和舞蹈,虽然具有娱乐性,教育功能。但它一开始,就服务于人类的生产和生活。它的实用性极其明显。他们用他们的乐舞来祭祀他们的祖先,敬奉上天,供奉帝王。他们还用他们的乐舞为自己、为族人祈福消灾,为整个氏族的胜利比如大丰收、大胜仗、大发明等等庆功助兴,祭拜神灵的护佑。

在《吕氏春秋·古乐》部分里,最令人激动不已的是黄帝对音乐的倡导和贡献。

黄帝是在前边提到的炎帝、葛天氏和阴康氏之后。

黄帝为了发展音乐,命令乐官伦“作为律”。作,古意是举木为作,是修房盖屋,建筑宫殿。和“做”不同。古文中的“作为”,可想而知,那是一项浩大的工程。或许,黄帝刚刚登上帝位,连年的战事刚刚平息,天下刚刚安定。为了彰显帝功,为了教化天下的人们从善弃恶,黄帝决心把音乐的功效发挥出来。

乐官伦不辜负君主的重托,他和下属们不避艰难险阻,一直来到昆仑山之北,这里有个叫做噼(读批)溪的山谷,山谷里树木阴森,竹林遍山坡。他和伙计们发现,这里的竹子特别适合做吹奏乐器。和多年前的骨管很类似,但要比骨管强得多。他们加工后试吹,果然发出了很美的声音。用这种竹管,又制作出一种基本的黄钟律,叫“宫”,这就是后代音乐术语中“宫商角徵(读纸)羽”中的“宫”,成为此后几千年一直沿用的音律的标准之一,就是所谓的五音之一。这是人类一大精神创举!他们用竹节又制作出几种竖吹的笛子。收获真是太大了!

但是,他们并没有满足,一行人又深入山林谷地,在这里,他们惊奇地发现一种美轮美奂的大鸟,当地人叫它们为“凤凰”。他们研究发现,雄鸟的叫声有六种声音,雌鸟的叫声也有六种声音。他们用笛子模仿,用嗓音学着凤凰的歌唱,和黄钟律协调在一起演奏,真是巧夺天工,悦耳动听!不仅如此,在这无人干扰的清净地,凤凰们自由自在,尽情玩耍,展翅旋转飞翔的优美舞姿,它们之间亲密异常的举动,深深吸引着这些音乐舞蹈家们的关注,他们模仿编排,他们受到启发又激起创作的强烈欲望。又一隆重的大型音乐舞剧登场了。

他们回到宫廷里,黄帝对他们的意外发现和巨大创造十分赞赏。黄帝雅好音乐,自小就受过高雅音乐的熏陶,天生具有音乐的鉴赏本领。黄钟律制作成功之后,黄帝又让乐官伦和铸造工程师荣将合作,一起研制出十二口钟。用这十二口钟和五音协调,合奏出更完美更悦耳的音乐。经过长时间的演练排练,终于在一个风和日丽温暖宜人的春天,成功演出一场盛大的音乐会。黄帝根据音乐剧的内容,非常内行的说,这个剧目就叫《咸池》吧。这是以地名命名的。《咸池》这个剧种便在后代中久久流传。

其实,从远古时期的炎帝,到后来的三皇五帝(五帝为黄帝、颛顼(读转需)、帝喾(读库)、尧、舜、禹),直到夏商周,历朝历代在音乐方面都有巨大贡献。在古老历史文献的只言片语中,内含着无数条有关音乐方面的信息。

我们汉民族的文化,包括音乐,随着这个民族的延续,历经几千年。虽然有屡屡的改朝换代,有不断的民族大融合(战乱),但文化精髓的主线还是一脉相承的,并在前人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和发展。明显的例子是尧帝登上帝位后,有个年轻而特有才华的音乐家,发挥出他天才的智慧。他叫质。他遵照尧帝的旨意,到山间密林,小溪沟旁,倾听鸟鸣风吟,树摇水响,捕捉这里幽静的节奏韵律美,声音美。并以陶器石器玉器的音响伴奏,组织一些人装扮成百兽而歌舞。又有盲人音乐家,将五弦瑟改为十五弦瑟。演奏出庄严动人的《大章》,首先用来祭拜上帝。

大概是尧帝在位时间短暂,紧接着是舜帝即位。他即位后,又起用了一个年轻的音乐天才,叫仰延。仰延又进一步改进了十五弦瑟,制作出二十三弦瑟。并让前朝的音乐大师质领衔,组织一群音乐家门,修改了帝尧时代就已产生的《九招》、《六列》、《六英》等。

在这里,有个小故事说明一些问题。

战国时期,鲁哀公听到有人说,舜帝的乐正官夔(读奎)是一只脚。有一天,他遇到孔子,就问孔子是真的吗。孔子说:从前舜帝想用音乐教化天下,便命令重黎举荐有关人才,重黎就从民间选拔出夔。并把他推荐给舜帝。舜帝任命夔为乐正。夔于是校正六律,调和五音,用来通顺八方之风。天下一片蔚然。重黎还想多寻找些像夔这样的人。舜帝说,音乐是天地的精华,是得与失的关键,因而只有圣人才能使它和谐。这是音乐的根本。夔能够使音乐和谐,并以此来平定天下。像夔这样的人有一个就足够了。这就是“夔一足”的谬传。

这虽则是讲听话要听音,不能不理解而误听误信。但这里透露出几个重要的信息。一是舜帝是不光有质仰延这样的乐官,还有夔这样的乐正。再一个就是当时就已经非常重视音乐的教化功能,认为音乐是神圣的,不可亵渎的。第三,音乐已经发展到非常发达的地步,已经有了六律和五音。

而到了商代,商汤即位后,在以伊尹为首的音乐大师们的努力下,不仅创作出《大护》《晨露》等鸿篇巨制。仍对已隔三个朝代(舜、禹、夏)的《九招》、《六列》、《六英》等进行修改,并演奏。一脉相承,看来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。

在《吕氏春秋·古乐》中,从最早的朝代炎帝(排列次序是:炎帝、葛天氏、阴康氏、黄帝、颛顼、帝喾、尧、舜、禹、商汤、西周)记述,依次排列,直到西周的文王、武王、成王,即成书前的朝代止,古代主流音乐舞蹈的发展脉络,大致清晰可见。然而,只有夏朝出现了空缺。对夏朝的音乐只字未提。夏朝不可能没有音乐舞蹈方面的创作,商朝能够隔代继承尧帝时期的《九招》等乐章,就很能说明问题。没有文字记载,不等于没有音乐的存在和创新。可能的解释是,夏朝是由氏族社会转向奴隶社会的初创期,后人对它否定的多,肯定的少。舜帝传位给外姓人禹,而不像以前一样传位给自己的儿子,说明社会生产力大发展,文明大提高,世袭制的瓦解。有才能、有魄力、有功于人民的人才能受到人民的拥戴,才能登上帝位。奴隶制的形成,让后代,尤其是紧接着出现的商代,世俗观念的不能及时转变。或着还有其他原因,也未可知。

帝颛顼时,人们模仿和畅的风声,创作出《承云》乐曲,用来祭祀上帝。又从鳄鱼翻滚拍打声中,制作出鳄鱼皮鼓,为乐器大家族又添了一员。

帝喾则让咸黑等人制作出《唐歌》。《唐歌》共二十一章,其中就有《九招》《六列》《六英》等。从篇幅上看更加宏大,从乐器合奏上看更加多样,从内容看更加丰富。因此“帝喾大喜”。

音乐家门不仅模仿风的声音,模仿百鸟婉转的鸣唱,甚至能从小溪流水的声音受到启发,也许,大自然的所有声响,比如电闪雷击,天崩地裂等等,都是他们创作的源泉。微妙的响声,没准就给这些大师们带来了创作的灵感。古人在人类的懵懂期里,音乐的潜能也不断被发掘。即便今人,我们不也有《百鸟朝凤》的乐曲吗?

另外,从《吕氏春秋·古乐》的记述看,中国古代的音乐目的性还是很强的。从炎帝起到舜帝的初期,音乐的大众化逐渐向宫廷音乐转变,从为民祈福禳(读壤)灾到敬天神转变。葛天氏时,还“三人操牛尾”而歌舞,基本上没有乐器的伴奏,简朴、原始。还用音乐来“招阴气”,或“招阳气”,服务于生产生活。而到了禹帝时,皋陶(读高瑶)等人创作出《大夏》,则是为帝禹歌功颂德,彰显着个人崇拜开始浮上水面。

民间音乐转变为宫廷音乐,为统治集团服务,成为少数人的专利,在西周文王以后,更是大行其道。这时的演奏乐器多种多样,有鼓、埙(读训)、管、弦等,这时的演出阵容更庞大,演出内容也更加倾向于为帝王唱赞歌,为他们树碑立传。

单单从乐舞的创作和乐器的创造上看,我们的民族就有着深厚的沃土,有着坚实的基础,蕴涵着大海般的宝藏。我们应该继承古人的精华,传承人类的精粹,创造出无愧于我们时代的经典。

说明:《吕氏春秋》成书于公元前239年,正是战国末年。编撰者是秦丞相吕不韦。是由他的门人们所见所闻所想,历经多次修改,集“天地万物古今”为一体的类百科全书。读其中有关音乐方面的章节,心潮澎湃,激动不已。遂写下了上面的文字。不妥之处,敬请高人指点。谢谢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6)| 评论(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