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回 民 夫 妇(1.2)  

2012-03-28 08:44:1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回 民 夫 妇(1.2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回 民 夫 妇(1.2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回 民 夫 妇(1.2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
四号楼二单元搬来一对回民夫妇。

两人都已退休。女的是小学退休教师,姓白。男的是企业退休工人,姓底。女的退休工资每月两千多,男的只有一千多一点。这两年涨了点,还不到两千元。邻居开玩笑说,论收入,就该让女的管着男的:男的挣钱少。男的是典型的“妻管严”,两人过日子却相安无事。男的大女的好几岁,也是男的什么事都让着女的一个原因吧。

他们是09年5月份买的这套房子,建筑面积有130多平米,三室两厅,新式结构。另外还带一间16平米的地下室。买的时候只付了十一万元。到了下半年,房价就猛涨如潮。同一栋楼,同一个单元,他们买的是三楼,而一楼那户买时,竞涨到了十七万元。又过了一年多,二楼那户卖时,竞卖到了四十五万元。不用说,回民夫妇买的房子不到两年已经增值三十多万元。用邻居的话说,回民夫妇头上的钱直往下砸,躲都躲不开。但人家却说,我们卖的那套房子也一样卖的便宜呀。

老俩搬过来时,把原来住的那套房子卖了,又到这儿买的。卖的那套是一楼,没有地下室。平时很潮湿。而且,楼的间距很近。一楼,老式结构的房子,前后有阳台,客厅在中间,白天进屋就得开灯。老底老腿痛,吃药不少,花钱也不少,罪也没少受,就是越来越严重。后来,女儿建议,不行你们换换房子,换一套二楼以上的。当时,他们家卖那套六万九千元。买这套虽然添了不到四万,比那套强多了。这套房子虽然是二手房,但自从户主买后,始终没住过人。房主原来是建筑材料供应商,建筑商用了他的材料,没现金,就用这套房子抵账。老俩虽然不承认捡了便宜,可心里的高兴劲让他们好几天睡不着觉。人的运气呀,你做梦有时都梦不到。

09年他们搬来时,一点都没装修,而且连原来用着的旧床(又大又笨的实木床)、旧衣柜、旧的实木沙发都搬了过来。房子是搬来就能住人的,但地板砖是本地产的几块钱一块的,卧室门是再简单再便宜不过的夹心五合板门。素面墙壁,老俩只找人刮了两遍瓷膏,原有的屋顶灯没动。就这样,老俩还挺知足。

房子虽简陋,老俩种的花草却很茂盛。谁见了谁都赞叹。向阳的大客厅里,窗台上有大叶海棠,一年除了冬季不开花,其余时间花繁枝茂。带着白色小斑点的翠绿色的叶子,宽大厚实,像宽大的手掌,捧起一团团一簇簇粉色的花朵,娇艳欲滴,令人陶醉。花纹叶吊兰,几天不见,就疯了似的长,花盆里几乎挤不下它们了。更为壮观的是,吊兰的茎如长发飞瀑,小白花繁星似的点缀在枝头。窗台跟前,客厅向阳的地方,主人专门腾出放大型花卉的地方。橡皮树、令箭荷花等,一盆盆一株株硕大无比,令人叹为观止。

这些花虽不名贵,就如这回民老俩,平凡却有着旺盛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二

原来呀,这老俩养花有鲜招。老俩每天早晨用豆浆机打一壶豆浆。豆浆喝了,剩下的豆渣就放到阳台上晒起来,豆渣发酵后,再埋到花盆里。据老底讲,这是花草旺盛的主要原因。老底还断不了去公园“偷”土。吃完晚饭后,老俩就去公园遛弯。老底拿上一个小铲子,再团上一个塑料袋放到兜里。进去后,老底就到早已看好了的树下,把落满枝叶、草茎的浮土,像挖宝贝,又像做贼似的赶紧装满塑料袋。先放到一个别人看不见的地方,就和老伴围着公园转圈。等转的不转了,他再从背人处提上他的宝贝,溜出公园。那时,天已经黑下来,灯光里人影晃动。大门口小广场上,跳舞的,玩耍的,看热闹的闹嚷嚷,乱哄哄一片。正好掩护老底出门。

白老师说,长期喝豆浆对身体特有好处。原来我们血压都高,我们长期喝豆浆,这会儿血压也不高了。有人问,你家天天早晨喝豆浆啊?白老师立刻提高八度说,可不!俺家常年不断黄豆,一买就是几十斤。天哪!他们家喝豆浆成了家常饭。人们心里说。白老师又说,光豆浆机俺家就使坏了好几个。这会用的是俺闺女给的。

她的闺女在银行上班,豆浆机是单位发的。老俩有钱,也买得起豆浆机。只是闺女很孝顺,豆浆机也不用。另外闺女还经常不断地给老俩送牛羊肉什么的。儿子也是。有时一送就是半只羊,牛肉一送也是几十斤。除了他们来时吃,其余的就是老俩慢慢消化了。

就为吃,老俩还经常拌嘴。老头爱吃肉,隔几顿不吃肉就嚷,怎么还不吃肉啊?老伴就喊:人老了,少吃点肉。看谁像你呀,当是十七八的半大小伙子。心里骂道:老东西!老头就不高兴了。也无可奈何。白老师喊时楼上楼下都能听到。一般女的嗓音的比男的高八度,白老师比一般的女的还高八度。尤其是对老底,就像嚷小孩子似的。

老俩不睡一个屋,老底睡北屋,白老师睡南屋。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分居的。人老了,大概不干那事了,或者干不干都行。老俩每天都早起。但不一块起。老底每天四点多起,洗漱洗漱,出门时五点。老白等老底走了,听到对讲门砰地一声响了,她再起。老底每天围着公园转八圈。一起转圈的老头们,有一气转十圈的,有转十二圈的,也有跟他一样转七八圈的。有有心人计算了一下,一圈下来就是近八百米。一开始,老底见别人转十多圈,他也赚十多圈,他见人家走得快,他也小跑似的紧跟。老伴见了就吼他:你走你的呗,跟人家跑干什么呀!边说边拿眼瞪他。老底想想也是,非跟他们比干嘛呀。便慢了下来,也不再追求十几圈了。

公园里每天都有上岁数的,退休的老人散步活动,白老师不管有人没人,不管当着多少人,对老底说喊就喊,却从来没见过老底反抗争吵。大伙都是住在公园附近的人,天天早晨见面,自然也就都熟了。老李和老底就经常开玩笑。老李是粮局退休干部,很平和,清心寡欲。论年龄老李比老底只小几个月。老底就喊老李为“小李”或者“小李子”。老李见了老底就开老底的玩笑。走碰面了,就说,看你老伴瞪你呢。老底顺着老李的手指的方向看去,却没有老伴的影子。那是不自觉间看了一眼。老李就大做文章,嘲笑老底怕老婆。一次,白老师拿了一副羽毛球拍,非要老底陪她打羽毛球。老李和几个人经过老底身边,低声说道:老射工!老底回味过来,回敬道,你才老射工呢!

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286)| 评论(5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