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回 民 夫 妇(3)  

2012-03-29 16:08:23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回 民 夫 妇(3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回 民 夫 妇(3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     白老师被狗叫声吵醒了。听到楼跟前的狗一个劲叫,汪汪,呜。。汪汪。。。有高音,有低吼。那只大黑狗叫黑背,白老师见过。不过,并不是纯种黑背,是杂种黑背。听那叫声,是向着远处,向上吼。似乎有人或什么东西。狗的警觉性很高,仔细听,什么声音也听不到。白老师打开手电,看了看墙上的钟,才刚刚两点多一点。真烦人!这只狗是谁家的,什么时候来的?以前没听见过半夜狗叫。已有两三天了。她起床,去厕方便。顺便推开老底的屋门。老底正侧身向里睡着。“那是谁家的狗啊?它妈的老叫!”她大声说。并坐到了床上。老俩睡得都是双人床。老底醒了,问,“几点了?”白老师说:才两点多。老底也听见了狗叫。他起身去阳台,随手从墙角拿起一个啤酒瓶子,拉开一扇窗纱,朝着狗叫的一楼扔了过去,啪的一声,瓶子醉了。狗也停止了叫声。这狗也是欺软怕硬,这狗日的!

白老师又回到了自己的卧室。她躺到床上,拿毛巾被搭在了腰上。虽然是夏天,她总离不开毛巾被,不像老底,到了夏天,什么都不盖,有时还把裤衩褪下。白老师想接着睡。可是睡意全无。她越是想睡,越是睡不着。气人的是,两只眼睛竞不由自主的要睁开。想什么呢?最挂心的是二儿媳妇和她的儿子。这件事像水里的葫芦,摁都摁不下去。

那一年,也是个夏天,老二修理自家的挂车。他像泥猴似的,在车下仰着捣鼓,两手油污。突然一撒手,就过去了。从此再也没有醒来。可怜的儿啊!那年才三十二岁。这孩子吃得太胖了,特爱吃炖牛肉,直吃的腰圆膀宽,小小年纪,挺着个大肚子,足有二百来。他的死,不沾吃肉多的光。

他们自己跑车,有自己的房子,经济没问题。剩下儿媳和孙子,也没问题。何况,儿媳旭梅也是小学老师,有份稳定的工作。

问题是她肯定要朝前走。年纪轻轻,能守得住孤独,耐得住寂寞吗?但她从来不说。白老师早听他们学校的老师说过,她正在处对象。白老师很生她的这点气。你个回民,好找对象吗。你要痛痛快快的说出来,我们也可以帮你找啊。旭梅的娘家是邻县的。在这里没有什么亲人。

 那天早晨,白老师去早市场买菜,不妨看见旭梅也在街里。她正在帮一个男的摆弄什么呢。那男的看样子比他大几岁。白老师走近一看,原来她和那男的前边放着一张小桌。桌上有几个搅拌蔬菜的机子。他俩正在那里做买卖呢。白老师早已明白了几分。准是旭梅新处的。这小老婆子,连说一声都不说。要不亲自看见,她还不知道有这回事儿呢。

在一次打电话时,白老师追问旭梅,说,那男的是谁呀?一开始旭梅哼哼吱扭的,不愿说。最终在遮遮掩掩中透露了实情。那男的竟是河南人,已离婚,还带着两个小子。在这里没有自己的房子,没有稳定的收入。说什么也不能找那样的呀!气得白老师咬咬牙,骂道,小贱人!好歹找一个也比他强。真是鬼迷心窍。

即使他们不去干涉,孙子也不干哪。有一天傍晚,孙子冲冲放学回来,看见那男的又在家里,和母亲在一起。还没做饭。冲冲把餐桌上的碗盘等,一股脑的拨拉到了地上,又把那男的拿来的四盘鸡蛋飞起一脚,踢得满屋地都是破碎的鸡蛋。主啊!这孩子像他爸爸,白白胖胖的,只有十二三,就已有一米七的个子。旭梅没了辙,打电话给白老师。白老师和老底去了。

去了后,那男的已走了。娘儿俩还生气呢。那又怎么样呢。儿媳强说不得,开导了几句孙子。他俩又回到了家里。

大儿子倒是好,在市里自己开着一间五金门市。有房子有车,又知道心疼人。逢年过节,给儿子买衣服时,必定给侄子买一身同样的。还给些零花钱。简直当成自己的亲儿子待。

冲冲的姑姑也给他买鞋,一双鞋200多元。

可是你说冲冲这孩子,都不知道感激。他妈的有了事打电话,平时连往这儿走一遭都不肯。都是当妈的教使不好。光顾自己搞对象,没事了就打麻将。整天不务正业。把孩子都耽误了。这次中考,就得了那点分,丢人现眼。看他上哪儿上高中!还要复读,复读一年能考好吗?想起这些,白老师的心就往下沉。她越想这些越睡不着。脑子里乱糟糟如团麻,理不出个头绪。

就这样,昏昏沉沉,白老师天亮时才睡着了。一觉醒来,阳光已照亮了窗户。

老底开门关门声惊醒了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226)| 评论(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