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回 民 夫 妇(6)  

2012-04-08 09:17:4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回 民 夫 妇(6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回 民 夫 妇(6)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六

老底照例四点多醒来,要去解手,发现屋门半开着。莫非老伴儿开的?不对呀。即便老伴儿开了,她也会轻轻关上门的。他看了看大衣架上的衣服,依然如故。他一惊:坏了!她赶紧去掏兜,果然,钱没了。他赶紧去看老伴儿,老伴屋里的门大开着。“唉,你晚上没上我屋里吧?我的钱呢?”他嚷道。

老伴醒来,说,嚷嘛了,见鬼啦!

“可不见鬼了,小偷昨晚光顾咱们家了。你这儿丢东西了没有?”老底打开灯,四处查看。又去打开餐厅客厅里的灯,立时,家中一片通明。他东看看,西瞧瞧,没发现什么异样,也没丢其他的东西。也是,电视机等大件家电搬不走,其他的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。他再回去掏裤兜,确定兜里的钱不见了。

“真他妈的奇了怪了,这半晌不夜的,竟有了小偷,还敢入室盗窃。”老底骂道。他看看阳台,阳台一扇窗已被打开。小偷肯定是从阳台上进来的。三楼,他们是怎么爬上来的呢?是不是从二楼?二楼已经装了防盗网,但人家装的上边是斜面的。能蹬着上来吗?“怎么一点声音没听到呢?”他嘟嘟囔囔。白老师说,你听见了还偷成了啊?老底纳闷,这也不是年关,怎么这个时候来偷呢?白老师说,这个时候人们才麻痹大意呢。也真是的,没了狗叫的声音了,又有了小偷。白老师想。

老底洗漱完,下楼时对讲门还好好的,小区内也很安静。

这副对讲门还是老底找人安的。没装对讲门前,单元里几乎家家丢过自行车。二楼东门讲,有天上午,他弟弟和弟媳来串门,骑着两辆自行车,有一辆新的。吃完午饭,下去一看,新自行车没了。他们在地下室过道里找,到其他楼道里找,哪都没有。问人,也都说没见。更邪门的是,地下室的门锁,经常被人砸坏,五楼地下室放着两辆自行车,砸开门锁后,旧的不要,只要那辆新的。可恨呀!三楼对门,地下室门安得是碰锁,小偷打不开,却给故意砸坏。户主怎么也打不开了。只好硬砸开,重新装上一把锁。

老底家也丢过一辆自行车。剑东的儿子那天上午来玩,骑的是一辆儿童车,八成新,四百多元买的。孙子只待了一会,下去后就不见了。

就因为楼道没有对讲门,还发生了一件差点让小偷得手的事。

五楼曾良开了一间小吃部,每天晚上回来的很晚。那年冬天,有个晚上客人都走了,小吃部清帐后,曾良就骑自行车回来了。吃晚饭时,他喝了点白酒,也就二三两的样子。他回来时,已是晚上九点多。

他把自行车慢慢推到地下室过道边上,支起车子锁上。掏出打火机,点上一颗烟。一低头,忽然发现楼梯底下有两只脚。他立刻意识到有人在这里躲藏。他上前喊道,谁呀?出来你。那人慢慢的蹭出来,一看后边还有个人。曾良上前抓住前边那人的衣服,后边的人从他们身边一窜溜了出去,像一只耗子逃走了。曾良来不及追赶,抓住这个不放。他俩边拉扯,边往上走。这人估计还不大,约有十八九的样子。慌里慌张,哼哼吱扭的说不出干什么的。正在这时,逃走的那家伙在长长的胡同口,回头看到同伙挣脱不开,就又踅了回来。他说,这是我侄子,他在我家跟他姑生气呢,使性子跑了出来。我追她呢,他躲到了这里。曾良似懂非懂,将信将疑。他想叫楼上的人下来,结果没带手机。这时,也不见小区内有人路过。正在犹豫间,那孩子一使劲,挣脱开曾良的手,转身就跑,回来的那人见状,也兔子似的逃走了。

后来他回味,这两个人不是本地人。听说话口音应该是周边地区或外省的人。他很是后悔没把他们逮起来。他们是不是还有其他盗窃案件在身?是不是他们不思悔改,今后还要到其他地方作案?都有可能的。他想。

曾良后来见谁跟谁说那次遭遇,同一楼到里的人都知道了。其实,这个单元里没住多少人。一楼东门、四楼两户、五楼东门都没住人。还有一楼西门只是晚上在这儿住,白天一天不回来。

老底老俩后来得知,那天晚上这栋楼好几户都被小偷光顾。西边单元隔壁李乐安家,一台液晶电脑被偷走,那是四千多元买的,还不到一年。屋里就睡着李乐安两口子。而另一台旧电脑却没丢。这小偷也太有“眼光”,太有“品味”了。

安防盗网吧。老底老俩商量着。老俩早晨从公园回来,吃完早饭,老底下楼,打算转转,打听打听安什么样的。在楼下他碰上了李乐安。李乐安说,他也要安装防盗网,他已联系好了一家专门做防盗网和防盗门的。老底问,按怎么安?老李说,一平米多少钱。有不锈钢的,有螺旋钢的,钢筋有粗的也有细的,不锈钢的壁薄壁厚价格也不一样。看你要什么样的了。

老底说,你打算安什么样的?老李说,安不锈钢的呗,差不了多少钱。好看,也好清洗。老底问多少钱一平米。老李顿了一下,说,咱们都要安他的,可以便宜一点,合二十五一平米。

老底多了个心眼。他说,你先安吧,我不着急。他清楚,老李的一些做法不令人满意,有时邻居他也坑。

这栋楼刚交工时没有接暖气,住的早的,各家想各家的法取暖。有安土暖气的,烧大块蜂窝煤,有冬天搬走到别处住的,还有用空调取暖的。大部分住户是安土暖气。虽然脏,麻烦,屋里还是比较暖和的。

老李是东北人,一家早就在小区里边住。那儿他家有一套旧楼房。后来,他儿子要结婚,才搬到这栋四号楼上,面积大,好照顾孙子。

老李用邻居们的话讲挺“能源”个人,有点天不怕地不怕,对什么事儿算计的特精。他搬来后,因为他家有小孩子,他就张罗着接上暖气。他亲自跑,找同楼道的人帮忙。最终还真接上了。他又各家各户串门,凡是用暖气的,每平米交十一块钱,不用的暂时摘掉暖气片。后来,听邻居讲,他家每平米只交九元,暖气公司照顾他。人们说不出,但钱是大伙凑得,等于他吃了大伙的回扣。

所以,老底不相信老李,就亲自去问安装防盗网的价格。果然,安装同样规格同样材质的防盗网,每平米可以降到二十四元。老底大概算了一下,这能剩下三四百块钱呢。

常言道:兔子不吃窝边草。老李则不同,暖气接通后,各家屋里的温度却不一样。老李在西边,是个楼头,室温却比老底家的高好几度。老底去过他家,屋里比自家暖和得多。老底纳闷,就问老李。老李说,我们家又加了好几组暖气片。老底说,我也另加了几组暖气片呀。

有一次,老底打开暖气阀门井盖,试了试阀门开关。不试不知道,一试吓一跳。原来,老底他们单元的阀门只开着一半。他把它充分打开。他正在鼓捣,老李下楼碰上了。

老李问,老底你干嘛呢?

老底说,我把这个阀门放开。我们这边的还关着半边。这是谁干的呢?老底很不满的口气。

老李说,那是我和老卢拧的。你们那儿的气太顺,我们这儿拐弯,气不通顺。老卢和老李是一个单元住的。

老底说:那不行!要全开都全开,要开一半都开一半。嘴里不说,就你精!

老李说,你看通你们那儿管子跟通我们这的一般粗,你们那儿是直道,肯定比到我们这的气顺当。

老底说,你们屋里多暖和呀。要不咱们拿温度计测一下,看看哪边的温度高。要是我们这边的温度高,我二话不说,就按你的意思办。再说了,管子怎么安装是按设计合理安装的,不是谁想像的那样。

老李不吱声了,他自知理亏。

老底说:谁也不能关我们这边的,再关就不行!

话都赶到这份上了,就像两个角斗士,老李已没有了回旋的余地。他悄悄的走了。

后来,老底告诉了本单元的老赵和其他几户,并嘱咐大伙,都瞅着点,我在井盖上拿白粉笔做了记号,要是动了,就打开井盖,看看是不是又给咱们关了一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161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