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无轨迹魔圈(中篇小说)8  

2012-07-18 11:39:5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轨迹魔圈(中篇小说)8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无轨迹魔圈(中篇小说)8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修剪间歇,杨海川问立青,听说李主任搬新家了,还说要请客。说后勤的人每人都上100元,问立青上不。立青对李主任并无好感,许多大小事,对他没有一点照顾。有时,反倒吃他的亏。也不知道是校长爱听小道消息,还是李主任爱打小报告,反正肖立青的一举一动似乎都掌握在冯校长的手里,想起来让人恶心害怕,脊背发冷。但毕竟主任当道,得罪不起,所以他也想上100元。

他问杨海川上多少,老杨说,都上100,咱还能上60 啊。

中午,李主任果然通知,都去凯旋大饭店,他请客。

凯旋大酒店门前,李主任早早迎候宾客。十一点多,客人们陆陆续续到来,除了各位领导,还有汪顺利、费桂山、江建汇、鲍子昌、种福记、杨海川、邓银平,史志强也赶来了,还有政教处,教务处及会计林令会等等,一共三大桌,人员满满的。

酒席很丰盛,红焖鱼,炸大虾,炖牛肉,炸鸡块以及各种炒青菜,凉拌菜 ,满满一大桌。主任还备有白酒,饮料,香烟等。肖立青喝白酒,但不敢多喝,他记取了上次喝酒的经验。

然而,冯校长转桌来了。他的一贯做派是很强硬,只是只对别人。他随意,让对方尽量多喝。冯校长真热情。他一门不落,到了肖立青这儿,执意让人给立青倒多半杯。一种恩惠,不得不领受啊。冯校长说,看喝酒就能看出一个人能不能干,利索不利索。立青,干了它!立青端起杯,一气把多半杯白酒倒进了肚里。再看看冯校长,他只是象征性的呷了一口。冯校长不停地抽烟,几个副手也跟着抽。大厅里烟雾弥漫,吵声嘈杂,好不热闹。

肖立青吃完饭,回到宿舍睡了一觉。下午下班了,头还晕晕乎乎的。晚饭后,肖立青一家三口去了母亲家。

父母亲两个人正在吃饭。母亲看见孙女来了,赶紧招呼小孙女,“小妮,你吃饭了吗?来奶奶再给你盛点小米粥,就着菜再吃点。”桌上有三个菜,一个是凉拌耳丝,一个肉炒白菜,还有一个炸花生。父亲边吃边喝酒。他难得这么早和母亲一起吃顿晚饭。自己开着个小化工制药厂,整天忙于厂里的事。父亲平时不抽烟,喝起酒来才抽两颗。这时,他点燃一颗烟,看了看儿子,已明白了几分,儿子是来向他们要钱的。在市里买一套房子,单靠儿子儿媳他俩是买不起的。但他不想立刻给他们,他要故意憋憋他们。年轻人张口就要钱,没有经历过困难,先让他们自己想想办法。

他端起一盅酒,一仰脖喝下去。问立青,买房子交了首付啦?立青说,还没有,只交了两万定金。孔芳只顾喂孩子饭,并不说话。立青说,让一周内交清首付,还有三天时间。

父亲说,我这会儿资金周转不开,你先想想别的办法。

立青很意外,这上哪借啊?好几万,谁有那么多钱,谁又肯借给他?

母亲不同意儿子去市里买房子,将来离家远了,照顾他们不方便。母亲建议:“退了吧,在家里多好啊。去市里就那么好啊。”

立青有点撒娇,哼哼道,“你们说给俺们添点,这会儿又让退了。就算俺们借你们的,等俺们有了再还你们。”母亲说,“这么大了,没见过你们一点回报,光知道搜刮俺们老俩。你还,拿什么还?”母亲越说越有气,干脆说,“不来是不来,来了就要钱,你快滚走吧!”

肖立青在父母这儿碰了钉子,回到家非常沮丧。

又过了一天,交首付的日子马上就到期了。孔芳在哥哥家借了三万元,还差六万来块钱。还是孔芳有主意。她让立青给父亲买两瓶好酒,花上四五百块,以后再给母亲买身好衣服。撺掇立青再去父母处,看看能不能拿到钱。

立青的父亲已准备好了七万元。也是个晚上,都已吃过晚饭。这次是立青自己去的。肖立青拿来酒,放到了父母的书桌上。母亲正好出去串门去了。

终于,肖立青凑齐了首付款。第二天周三,他请了假,和孔芳一块去了市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       *

周一的上午,李征祥召集后勤所有的人员,包括辛春的老婆夏艳申,司机路东升的老婆康月翠,种福记的老婆雪娟等。李主任讲了几点,其中讲到遵守纪律,坚守岗位,不指名的批评了一些人和一些现象。有的人上班时间干完活,竟出门干临时活。李主任的话铿锵有力,讲到这些情况时,声音不高,却掷地有声。“每个人干什么就应当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,那样的思想要不得。你要嫌这儿挣钱少,另请高就。你不想想,你这样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,都像你这样,行吗?”他说的话像子弹,句句有的放矢,抓住了要害。

后来肖立青听人讲,几个家属临时工,曾偷偷到外边干活。他还听说,几个娘们,还给学生们提供手机充电,洗衣服等方便,当然是有偿服务。更有甚者,有个别的人,去跑出租车。李主任没有点名,不过人们都心里清楚。

讲完这些,李主任宣布,肖立青从下周一开始,到男生宿舍当楼管,接替原来的桑书林。桑书林到图书室,做专门图书管理员,负责收发报纸刊物,开馆日让老师们借阅图书。

肖立青想不到桑书林从一个工人身份转成了干部身份。这也是许多人意想不到的。

桑书林原来是技工学校毕业,毕业后,他就边工作边自学。从最初参加自学大专成人考试,到最后拿到本科毕业证,经历了漫长的十七八年。论毅力,无人能比。就他那样,做什么事比蜗牛快不了多少,可以说,任何一个人拿出他的一半学习钻研劲来,都会超过他的。乌龟和兔子赛跑的寓言故事,用到桑书林的身上,再恰当不过了。据说,他小时候得过脑膜炎,反应迟钝,眼神似乎也不大好。但人家成功了。想想,单靠自学,有时一科考好几次,却从不放弃,真的是难能可贵呀。他拿到毕业证后,又找局里。根据文件规定,国家承认自学考试毕业的学历,那么,就应该转为干部了。过去也有过这样的情况。可是,时过境迁,一开始他找局里人政科,又去见局长,都办不成。关键是局长不长不短,不给发话。所以这事也就拖了下来。最近,局里人事调整,老局长退居二线,新局长上任。桑书林又燃起了希望之火,看到了一线希望之光。果然,新局长了解情况后,把教育线上几个符合转干规定的,一下批复给下边的主管部门。终于,实现了桑书林千年夙愿,从而迈出了人生辉煌的一步。

桑书林除了学习上的蜗牛精神,平时还笔耕不辍,一些豆腐块文章,经常见诸报刊杂志。那是他自己见识的真实表达。不像某些人沽名钓誉,为了评职称,下载一些文章,或请人代笔,花钱发表在报刊上。

学校领导根据桑书林的意思,从男生宿舍的看管员,调到图书室,更适合发挥他的读写优势。也是人尽其才吧。

肖立青把铺盖卷搬到了男生宿舍楼,他的办公室兼宿舍就在一楼大厅的西边,这是一间带侧窗的单间,南边也有窗户。屋里一张单人床,一张办公桌,一把旧木椅子,一个学生用的双层橱柜。还有一根挂毛巾的绳,斜拉在一角。他找抹布把床、办公桌窗台都统统擦了一遍。晾干了床板,才把褥子铺上。

他要找李征祥再要一张单人床,放到对面,那样放些东西方便。谁来坐一下也有个地方。他一出门,正好碰上李主任。

“李主任,我那儿就一张单人床,还有没有,再给我一张。来个人的话,能用一下。”肖立青说。

“这会儿没有,等谁换下来了,再给你吧。”李主任说。忽然他又想起,说,“家属楼的东头夹道里好像有一张,你看看能用吗?”

立青去看了看,果然有一张单人床。不过仔细一看,床板已掉了一块,还有个床板角翘起大高。床倒是非常的厚重。床的边框比现在做的尺寸大得多。这床该有年头了吧。他想,反正是临时用一下,床板的窟窿可以用厚纸板垫上。

男生宿舍实在不敢恭维。一进大厅臭脏水味扑面而来。早晨、中午、晚上都有学生洗漱,水房就正对着立青的房间,在一楼大厅的阴面,水房里及其门口周围就没个干的时候,门前和里边常常水汪汪的,黑泥水散发着熏倒人的臭味。学生值日,也不能彻底打扫干净。难治之症犹如肌体上的肿瘤。一楼还有个最大的特点,就是潮湿。被褥一天不晾晒,晚上睡觉就觉得凉呼呼,湿漉漉的。

肖立青的工作主要就是上课后,锁上大门,中午打开,下午再锁上,晚上再打开。班主任及政教处检查卫生是在上午上课后,晚上熄灯前后。锁门当然是在他们检查完之后。原来楼管还负责打扫四层的水房和厕所。后来,学校派种福计的妻子雪娟专门打扫卫生。

但冯校长怕学生半夜打架、喝酒,所以规定楼管在晚上不准睡觉。校长像猫头鹰,晚上特别精神,熬夜是家常便饭。晚上一般在十一二点左右,他办公室的灯还亮着,有时在十二点以后。他经常在回宿舍前光临男生宿舍,因此,肖立青随时恭候校长大驾。有时半夜打肖立青的手机,实为查岗。但学生晚上打架、串宿舍、喝啤酒过生日等经常发生。肖立青发现打架、喝啤酒等事件也去管,同时也向政教处汇报。学生因此也有记仇报复的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六)

那天下午,第三节课上课铃声响过,肖立青来到政教处。政教处有吉义娜,还有齐耀合。吉义娜正在讲她的儿子和她的班主任祖斌闹矛盾的事。吉义娜的儿子白蒙蒙在本校读高三,文科美术特长生。班主任是祖斌,多年担任语文课,也当了多年的班主任。

吉义娜讲,我家小子说,他们班主任,把上课时收的耳机手机了小镜子等,都放在他宿舍里的抽屉里,堆了一堆。学生过生日,晚上买的大蛋糕,他也拿走。学生们说要找时间教训教训他呢。

吉义娜穿着一件亮亮的柔软轻盈的丹青色短袖上衣,白白胖胖的两只胳膊裸露,放在办公桌上,肥大的臀部坐在破旧的木椅子上,扭来扭去,椅子不服气的咯吱咯吱提抗议。她的头发挽起一个高高的发髻,后边看起来一刀切似的,侧面看前边,整个脸型成一条优美的弧线。脸颊饱满,眉眼秀气。边说边笑靥如春。

不知道她听谁说的,她小声而略带神秘的讲祖斌净给学生要东西,要钱,让学生家长请他吃喝。他给班里学生讲,该我们班打扫的卫生区因为不合格,学校罚我50块钱。学生们就给他凑了50元。几次之后,学生们不再凑钱了,还说了出来。

吉义娜又提到了祖斌的一件事,逗得大伙直乐。

那天课间,高一班主任沙婕拿一本2005年的一本获奖短篇小说集,一进政教处的门就嚷,你们看,这就是祖斌写的文章,发表在本省道德报上的,只不过改写了所教的科目,人家说的是数学,他改成了语文,其它的内容一模一样。沙婕说,他还拿着这篇登载着他那篇抄袭的文章,到处宣扬,还在校长面前显摆。

吉义娜愤愤不平地说,就那样还评上了中一。

肖立青像听戏似的听吉义娜讲。但据他所知,祖斌班的男生宿舍比别的班都打扫得干净整洁。而且,他本人年年被评为模范教师,或者模范班主任。

齐耀合看了看表,提议道,走,打乒乓球去。

肖立青跟着齐耀合来到乒乓球室,两人刚一进门,随后辛春也跟了进来。

肖立青先和齐耀合对打,辛春计数。两人原来都是体育教师,年龄又都差不多,打起来旗鼓相当。一个球飞来,齐耀合没接住,哈哈大笑,这太出乎意料了。接着,齐耀合发了一个极精彩的球,对方接了起来,但质量太差,齐耀合一个猛扣,肖立青还没反应过来,球已经飞了出去。两人又都哈哈笑了。人不多,一打起来,打球声,说笑声,报数声,蹦跳声,却非常热闹。

齐耀合好出汗,一会儿的功夫,头上热气腾腾,汗水直流。他不打了,把球拍给了辛春。

辛春和肖立青对打,明显不是肖立青的对手。

肖立青一开始还没拿出全部看家本领,辛春还能接住球,偶尔打出一个精彩球,便咧嘴笑一笑。后来,肖立青左一个又一个,削一个挡一个,长一个短一个,直打得辛春边招架边不住嘴的叹道:“我刺儿!”一路打下来,“我刺儿”声不断。肖立青越打越狠,似乎把不满和仇恨都发泄到了小小的白色球上。辛春不住地说着“我刺儿”,肖立青说:“该动手术了。”

后来,冯校长来了,他大概听到了喊叫声。他也喜欢打乒乓球。

他推开门,进来说:你们小声点,都还没下班呢。

按规定,老师们可以在第三节课下课提前半个小时打开水。活动活动领导也不强管。

冯校长看到肖立青在,说,“快下班了,立青去开门。学生在,你不能离开岗位。”立青哦着,出了门。

 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272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