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无轨迹魔圈(中篇小说)10  

2012-07-24 08:00:06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轨迹魔圈(中篇小说)1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无轨迹魔圈(中篇小说)10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 

吉义娜和鲍子昌原来就是同事,后来又一起来到了这所学校。两人到了一块就掐架。开玩笑时,吉义娜挖苦鲍子昌,看你那样儿,纯粹是个菜包子,“菜包子”的绰号因吉义娜而名扬全校。吉义娜说鲍子昌入木三分,形容他,迭咧着下嘴唇,说话得得得…,说他奸懒馋滑,说他穷酸样儿,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等等。鲍子昌也回击吉义娜,可着劲儿地挖苦她。说不过她后就说:好男不和女斗,好人不和狗斗。吉义娜说,你是好人里挑出来的,中国难找,外国没有。旁观者说鲍子昌的媳妇如何好。吉义娜就说,那叫鲜花插在了牛粪上。瞎了眼找你这么个赖货。一场战斗下来,鲍子昌基本上是吃败仗。但过后两人毫无芥蒂。鲍子昌脸皮厚,有事没事就到吉义娜的宿舍,看见什么能吃的,就往嘴里填。一次,他又蹑手蹑脚进了吉义娜的宿舍,正好吉义娜去水房打水。鲍子昌进去后,翻出吉义娜从老家带回来的花生。见没人,就一把一把的往衣袋里装,正在装时,吉义娜进屋了。看见他正在装花生,上前就从他兜里往外掏,边掏边数落他。吃点还不行啊,还往兜里装。

鲍子昌嘿嘿直笑,说:吃你俩花生,看你小气劲儿。

有时两人就凑到一起吃顿饭。当然,吉义娜搬个床什么的体力活,就让鲍子昌来帮忙。吉义娜每次骑电车回来,都放到鲍子昌屋里充电。因为鲍子昌在一楼,吉义娜在三楼,提电瓶上下楼不方便。

肖立青被鲍子昌找回来,开了门。吉义娜仍愤愤不平的责备他:你也不看看有没有人,锁上门就走。

肖立青直道歉,说他去小卖部买了盒烟,怕小卖部锁了门。上午上完课后小卖部就关门了。

吉义娜说,那你也得等我出来再锁门啊。

肖立青说,以后注意了,请花大姐原谅。他称吉义娜为“花蝴蝶”,简称为“花大姐”。

可是,不久吉义娜又遇上了同样的事。吉义娜这会可生气了。她不找肖立青说了。她找政教主任朱力功说。又找后勤主任李征祥说。李主任说,换把锁子,你们政教处一把,立青一把,不就得了。

这才解决了这个难题。

肖立青是个没尾巴鹰,这孩子就是这样,用种福计的话说,就是放了屁赶紧拿手捂。另外,他也是为了逃避鲍子昌的骚扰。每天上班,鲍子昌干些零碎活。他转来转去就转到了肖立青的屋里。也不嫌男生宿舍楼味重。在这儿安生歇着也行啊,他不,翻这儿翻那儿,看见吃的就往嘴里塞。看见有用的就拿走。每次都是跟他一起干活的邓银平活、杨海川,甚至李主任打电话,他才恋恋不舍的离开。干脆,肖立青不等他来,就锁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七)

上午查完宿舍卫生,吉义娜和齐耀合各自把检查的结果填到统计表里。然后,齐耀合拿支白色粉笔,到教学楼楼头黑板上,公布结果。朱立功主任坐到他的办公桌前,开始看电脑。吉义娜拿抹桌布把每张桌子擦干净。又拿一把笤帚把地上的烟头、纸屑扫干净。等她坐下后,齐耀合也回到了办公室。

齐耀合说,新校长来了,不知道有什么变化没有?

吉义娜双手拿一份教育报,好像在读。听见齐耀合问,便说:谁来都一样,谁当校长,咱该干嘛还是干嘛。

他想起了冯校长曾经把她叫到办公室,专门为她请假和工作的事批评过她。

“是啊,”齐耀合说,“听说肖立青落聘了,这会一换校长估计就没事了。”

吉义娜嘴一撇,不服气地说:落什么聘哪。有那么大的罪过吗?老冯就知道让人落聘。听说霍进是缓聘,让他到门岗上看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*

上个学期末,肖立青支结构工资时,一看自己上个月的结构工资只有40元。他不明白为什么少了10元。他仔细看了看结构工资表,扣除项里扣除了一天。他不记得自己耽误啊。

他想起来了,外甥结婚那天,他晚上没来。后勤主任李征祥打电话来着。他原打算来,到点还没清事,老李就打过电话来了。他喝了几盅酒,一听就来气了。态度很不好,说:我刚吃完饭,我外甥明天结婚。李征祥说,那你来不来?肖立青一听顺坡下驴,说,我今晚不去了。

想到这些,立青骂了一句,为什么扣我一天的?这时,正好李征祥也来会计室,听到后说:“你去问问哪。”

立青又骂道:“我操他娘。问他!爱扣不扣!”他知道是怎么回事,不用说,李征祥把他不来的事告诉了校长,校长为李征祥做主,一晚上就扣一天的。这会儿,你李征祥又让我问,我问谁去?问校长吗?让我白挨一顿训,你就高兴了?

那天上午,肖立青到文印室,正好碰上冯校长在。校长见了肖立青,便问:你不是问为什么扣你的结构工资吗?你晚上不来,耽误了工作,别人替你值班,扣你的不对呀。你还骂人。

肖立青说,我耽误一个晚上就扣我一天啊?别人耽误了一晚上也扣一天吗?

冯校长说:“该你值班你不回来,就扣你的。你算旷职。”

肖立青愤而说,你把制度拿出来,我看看。我有事请假了。

“制度早就有,你属于旷职,扣一天还算少呢。按照规定应该扣三天。”校长毫不示弱。

立青说:“放屁!”

“你骂谁了?”

“我愿骂谁骂谁。我操他娘。我还骂呢!”

校长趁前一步,似乎要动手。肖立青眼快,情绪失去控制,上前左手采住校长的衣服,右手照着前胸就是一拳,一下子把校长打了个趔趄,几里咣当倒退到后边的桌子上。

几乎是在同时,文印室王选上前来拉架。会计林令会听见,赶紧过来挡在肖立青和校长中间,去抓肖立青的胳膊,肖立青将令会的手一甩,又顺手一推,差点把令会推倒。令会比立青粗壮,照着立青身上脸上打了几下子。肖立青急了眼,顺手拿起桌上的电话话筒,照着令会的头上砸了过去,令会手和胳膊一档,一下子砸在了他的手背上。肖立青边骂边喊:欺负人,就不怕你!

吵嚷声惊动了办公楼整个二楼。几个副头都赶来。立青被拉走,校长被劝回了办公室。学校里作出决定,肖立青停职反省,作出书面检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*

政教处里,吉义娜们议论的就是这件事的结果。

朱力功专心玩他的电脑,双眼不错眼珠的盯着显示器看。偶尔搭一句腔。

“暑假干什么了?”齐耀合问吉义娜。这一问,吉义娜打开了话匣子,别人几乎插不上嘴。她讲:

去西山温泉泡了七天,又去市里我妹妹家住了二十多天。在家里没待几天。

“你自己去泡的温泉吗?”

可不,小白我俩生气呢。他娘的喝了酒,回家摔东西。那次,我家侄子生了儿子,我哥在饭店请客,我们都去了。我看小白喝得差不多了,不让他喝了,他回来就撒酒疯。他装蒜,把酒都吐到了床上。起来解手,看见什么摔什么,茶几上的东西,用双手一划拉,一下子摔到了地板上,茶杯,茶壶都给摔碎了。接着又去抱电视机,我一看不好,赶紧喊我家蒙蒙。蒙蒙赶紧跑出来,这才没摔成。他娘的不是东西。恨不得卖了他。有谁要他,我宁肯贴一万也要把他送人了。

齐耀合哈哈就笑。朱主任也露出了笑脸。吉义娜恨的同时,也像讲人家的故事,带着一脸笑意。

吉义娜接着讲:

他不是摔了一回了。我还省细干嘛。在家看着他也是生气。放了假整天不离电脑,晚上十二点以前不睡觉。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,比结记他爹还周到呢。有一次,我去他屋里,他正在和一个女的视频聊天。我问那女的是谁,他说是一个网友。见我过去了,那女的赶紧叫嫂子。哪儿的野女人呢!他俩唱歌,你一首我一首,还让我唱吧。去他娘的!

齐耀合说,没事了你也学着上上网。

吉义娜说,我才不上网呢。我的腰疼,坐时间长了受不了。那有嘛意思!

吉义娜提起丈夫小白就咬牙切齿。据她讲,两人早就办了离婚手续,后来又合了婚。但一直未办复婚手续。所以,吉义娜想离就离,想走就走,掌握着主动权。更重要的是,两人离婚时,小白主动放弃房屋和存款。儿子还归他。当时他鬼迷心窍,要和他原来所在小学的一个女老师结婚。吉义娜和他离婚后,那女的看他一无所有,根本不和他登记。那女的又和原来的对象结了婚,把小白晒了。等于是小白落了个鸡飞蛋打。这只是吉义娜的一面之词。但小白和吉义娜的矛盾也太深了。两人生气,曾气得吉义娜夜半雨天,一个人抱着酒瓶子,穿着件雨披,坐在小河边,边喝边哭,伤心至极。吉义娜一开始的时候,能把小白骂哭了。她也太强势了。慢慢的,小白翻了套,两人说吵就吵,说打就打。吉义娜当然打不过小白。小白长得很帅,一米七八的个子,男子汉的风度彰显。吉义娜向别人诉苦时,常常撩起衣服让人看她腿上紫一块青一块的瘀伤。但她不哭。

齐耀合说,你不是在市里买了房子吗?

吉义娜说,还没有交工。等交了,我想去市里住就更方便了。

她的如意算盘是,等儿子毕业,在市里给儿子找份工作,她们娘俩住在一起。她想回城里住也行。所以在市里买的房子是三室两厅大面积的。即使儿子结婚了也住得下。有人担心:和儿媳妇在一起住,还不老生气。吉义娜理直气壮的说,那是我的房子!她总不能赶我走。有人说,是你的房子,媳妇通情达理了,在一起事儿还少点。要是媳妇六道了,生气是必然的。吉义娜说,我儿子说了,干脆把城里那套卖了得了,卖了后在市里再买一套。说完,她先大笑。让小白去他们学校住单身,爱上哪住上哪住。她说。

说起买房子,吉义娜非常自豪。她说,她买的房子地理位置好,四通八达,面临的东西大道三路公交车,面临的南北大道两路公交车。将来,那儿还有一号地铁线出站口。附近有家大型超市。楼层好,21层,共32层,两个卧室向阳,南北通透。

齐耀合问;谁选的?

“我呗!那天,我和小白一块去的市里,看好了个楼盘,选这个楼盘就是我拍的板。交了定金,我俩凑齐首付,又打了辆出租车就到了市里。

齐耀合说:种福计和肖立青也在市里买了房子。吉义娜说,“他们买的不好,”她把“他”字拖得老长老长。“那些楼盘都不如我选得好。说实话,咱们学校在市里买房子的不少,数我买的好。他们的还贵。我买得早,价格低,贷款打八五折。”

朱力功说:要不是这几年你掌握财政大权,现在买房子买不成。

一说这个,吉义娜顿觉说到了她的心里。她手舞足蹈,两眼放光,嘴角带上了平时没有的吐沫。她把大腿一拍说,你算说对了。要不是我,那点钱早被小白鼓捣光了。好吃好玩,又找小姐,光打麻将也早就输光了。那天,我家蒙蒙回来了,头走时,我把留给小白的二百元,从抽屉里抽出来给了蒙蒙。蒙蒙问,你们生气了。我塞到他兜里,推他上了车。

齐耀合问,小白也挣工资,还要你的干嘛?

吉义娜说,他交月供,剩下的还不够他买烟抽。管他呢!

原来,小白过去干过个体,批发熟肉食,干了几年,也赚了一把就不干了。钱都在吉义娜手里。后来,托人到了城关小学,在后勤上干。

最后,吉义娜嘱咐齐耀合和朱力功,别对外边认说这些。

齐耀合说,说那干嘛。说到哪儿落到哪儿。

九月份的时候,吉义娜两口子就为儿子入伍开始筹划,托关系。经过一系列激动人心的运作过程,一家人的愿望如愿以偿。接到入伍通知后,吉义娜要请一周的假,为儿子准备送行。这是天大的事,一走两年,宝贝儿子从没离开过父母。想起来就心疼。她还要请哥哥一家,几个姐妹等。那天,她破例在家请的他们。丈夫小白买来一只宰好了的羊,怕不够,又买了两块羊排。又买了几个大白萝卜。她特会吃,也特会做。顿了一大锅羊肉菜。大哥吃了一碗又盛了一碗,盛第三碗时,看看不多了,才盛了点汤。儿子走得时候,没让她去送行,怕她掉泪。她讲。

两年后,儿子回来了。果然在市里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。为找这份工作,花了吉义娜十五万块钱。这还是托关系,不然的话,二十五万也进不了那个单位。

肖立青又回到了体育组。有人说,新来的校长是他的老乡。他又干起了老本行。

 (完)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153)| 评论(4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