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无轨迹魔圈(中篇小说)5  

2012-07-07 09:27:4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轨迹魔圈(中篇小说)5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无轨迹魔圈(中篇小说)5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 

后来,老种对立青说,夏婆的话不可信。老辛曾吐露真情,这十五万倒是有,给大女儿的实际没那么多。

老种说,现在作假都做到了这份上。

肖立青在暑假前,也看到了老种家的精彩演出。

经过三年高三,老种的儿子志业终于考出了好成绩,高出重点线五六分。

这是一家天大的喜讯,虽然来得有点晚,终于,他们世代为农的家庭也要出一名大学生了。

于是,老种忙着给儿子找老师,找教导主任曹久德给儿子报志愿。又反复和儿子商量走哪类学校。他最后选定了本校富有高考报志愿的教务处副主任王为老师。王为根据他儿子的分数,参考本省前三年招录的数据,列了一张学校名单,供他家选择。按规定,一个考生可填报五所院校,每所院校可报六个专业。但王老师给他家列出了十所院校,供他家筛选。当老种听王老师说,学生在哪里就读,往往在哪里就业的可能性大时,就不让他儿子报离家比较远的院校。宁肯读本二的大学,也不去远方读本一的大学。在王老师给他家列出学校名单后,他儿子整天钻在屋里上网查阅各校的情况。并遵从父亲的建议,重新排列筛选了一批院校。这还不算,老种请王老师又一次列出一张表。以便他家筛选。结果,最后被邻省的一所本二的大学录取。这根本不是王老师所列名单之一。王老师得知后说,这有点亏了。老种说,不亏。很满意的样子。

送走儿子,老种又开始琢磨买房子的事了。

时下,学校的老师们在市里买房子成风。看形势,房子一天一个价,让人心里不由的恐慌。老种把十几头奶牛卖了,手里有点积蓄。看到别人都买房,他心里痒痒的。但他考虑得很复杂,他一个人挣工资,交完首付,光还贷款这一块每月得拿出一半的工资来。再者,儿子上大学包括学费和日常开销,每年也得一万多块钱。毕业后指不定到哪里就业呢。他的打算是,儿子毕业后回本省,在市里找份工作。离家近,将来照顾他们方便。要是儿子回来,必须得有房。看房价飞涨,现在不买,以后还买得起吗?和老婆雪娟商量,她也说不出个道道来。他决心买,学校就有交完首付的老师,问他们所买的楼盘情况就行了。

正在他准备要买时,在市里的侄子说,人家买房都是两个人挣工资,两个人还贷款,你家你个人挣工资行吗?

一说这个,他真的打退堂鼓了。本来定好了和学校的小任老师明天去看房,临时通知任老师,不去了。

但是,他总有点不甘心。也有人劝他,你赶紧买吧,钱会越来越贬值,你放着钱不如放着房子。你买了,不住,可以租出去,也可以等你儿子需要时,卖了再让他在别的地方买。其实,以他的实力,按现在的房价,交完首付,手里不会空的。

这买房子可不是小事,他备受煎熬。

最后,他还是下了决心,买!那天,他让肖立青帮忙替他,他去市里选中了个楼盘中的一套,并交了定金,又在开发商规定的时间内,交完首付。

肖立青看着别人演出觉得很可笑,又想到了自己的处境,感觉很苦恼。他感到了无形的压力,总觉得校长对他有看法。这个岗位呆不住了,又去哪里?

那天晚上,肖立青值后夜。已是夜里两点多了,门岗上的座机突然响了。他拿起话筒喂喂了两声,却没回音。停顿了一下,他刚要放下话筒,有人说话了。原来是冯校长打过来的。他问立青,没睡吧?立青说,没有。冯校长嗯了一声,又嘱咐说,结记着点,别睡觉。

有一次。肖立青和老种谈起他的忧虑。老种关切的轻声说,“你找找校长,求求他你还留在门岗上。咱们这儿正缺人呢。”他是好心。不过立青不想去见冯校长,他知道冯校长的做派,去了必定挨一顿臭骂,把你批个溜透,事情也办不了。随他去吧。他想。

哪里料到,立青接替了老姚的工作,专门卖学生的饭菜票去了。

轻飘飘的身子,如同浮萍,一阵风吹来,他就会随波逐流。这个岗位是许多人渴望得到的。老姚岁数大了,而肖立青年纪轻轻,却让他干这个活。谁知道领导们是怎么考虑的呢。或许是怕立青在门岗上再惹事。照顾他是不可能的。凭什么呢?不管怎样,肖立青还是很高兴的。

在这个岗位上,除了跟学生打交道,还得跟食堂两个承包者汪顺利、费桂山打交道。顶头上司还是龙荣喜。

汪顺利和费桂山都是学校的正式职工,他们承包食堂已有几年了。原来是三人承包,三个对外窗口。就是这次调整,撤掉了一个窗口。另一个承包者宋广发调到了门岗,顶替了肖立青。为此宋广发满腹怨言,几乎要气炸了肺。他得到通知时,已成为了事实。但他不死心,到处托关系,想再去承包一个窗口。折腾半天也没弄成。这已成定局。他平时和汪顺利、费桂山面和心不合,实际上是汪顺利、费桂山两人合伙经营,而宋广发自己经营,双方对抗很激烈,但都是暗地里较劲。两边都极力争取学生到自己的窗口买饭打菜。竞争的结果是宋广发一个人胜过了汪、费两人。但汪、费两人会来事,和会计林令会是铁哥们,和冯校长、后勤主任李征祥等走得都很近。这次调整可以说是硬把宋广发裁了下来的。宋广发除了龙荣喜,没有任何领导为他撑腰。这就是命运,他再挣扎,也逃不过这一劫。

宋广发平时很强势,也得罪了一些关键人物。李征祥大小是个主任,虽然是后勤主任,但不管食堂。这有点怪。但学校就是这样安排的。有一次,李征祥妻子的堂兄来卖过冬白菜给宋广发,通过李的妻子,先交了20元的定金。结果他家找了个借口又不卖了。李征祥的妻子来问定金的事,宋广发很不高兴,还是把定金退给了她。并说,“按说不该退给你。”李的妻子笑着说,“不退给行吗。”宋广发立刻沉下脸来,厉声说,“不退给你也没办法!这是定金。谁让你家违约呢!”弄得李征祥的妻子很尴尬,回去就对李征祥说了。李征祥又对冯校长说了。冯校长吃饭时见了宋广发,提起过此事。

运气流转,四季更替。运来运去无定数,人生变换多无常。

汪顺利、费桂山两人承包食堂后,日子一天天富裕起来。两人先后在市里各买一套房,虽是只交首付,每套也不下十五万元。时间不长,又都先后各了各自的跑车。比翼鸟展翅双飞,人间多美好!

后勤上的人晚上闲来无事,不回家的时候就常常聚在一起打麻将。

经常打麻将的有汪顺利、费桂山、龙荣喜、林令会、鲍子昌等,人手不够的时候,肖立青偶尔也打几圈。地点就在食堂职工宿舍的小院里。那是一个僻静的角落。

冯校长是严禁打麻将的,即使后勤也不行。他一身正气,坚持原则。他也抓过两次赌,抓住后也罚过他们。无奈后勤的人实在无聊,手痒痒得控制不住就摸上几把,过过瘾。当然是偷偷摸摸。这有点象耗子偷食,记吃不记打。

有一天晚饭时,几个人得知校长不在学校,便又起了打牌的邪念。汪顺利晚上有事要回家。费桂山和林令会玩劲儿挺大,后勤工鲍子昌今晚不回去,也来参加。还缺一个人,他们拉上肖立青。肖立青本来是只看,不怎么参与的,今天缺人手,他也算一个。

一开始,鲍子昌赢几个钱,后来就开始输。一局下来,他又输了,他从兜里掏了半天,把一毛的蹦子凑了一块钱。正好是费桂山赢的,他从桌的一角抓过钱,向圈外刷的一声扔了出去。鲍子昌三皮脸二皮赖依然皮笑肉不笑,该怎么打还怎么打。后来他还是输,就不肯往外拿钱了,总是记账。一圈下来,输给费桂山和肖立青,仍是不肯算账。费桂山说,你有没有钱?有钱就往外拿,没钱就散场。鲍子昌掏掏衣兜,掏了半天也没掏出钱来,说,今儿忘了带钱。费桂山说,没钱还打什么?散伙!大伙一哄而散。

费桂山对林令会说,走,咱们吃夜宵去,吃烤羊肉串吧。于是,两人开上车,拉上肖立青,一块走了。鲍子昌无可奈何,想去,又怕费桂山挖苦他,只好悻悻的回了宿舍,看他的又小又旧的黑白电视去了。

这和小偷一样,一天不偷东西手就痒痒。汪顺利他们胆子越来越大了。

那天晚上,冯校长和几个领导喝酒去了。这次汪顺利、费桂山、林令会又凑到了一起。鲍子昌也悄没声的来到食堂宿舍的小院里。他走路轻得像只猫,屋里人丝毫没有察觉。他先听听屋里的动静,再推开门,看他们又在商量打麻将的事。汪顺利问鲍子昌,你打不打?费桂山抢先说,先问问他带钱了没有,要没带就别上场。鲍子昌嘿嘿笑着说,看你说的,就那一会没带多少钱,就老不带啊。费桂山说,你带了多少钱,拿出来看看。鲍子昌拍拍口袋,仍旧咧着嘴说,不用看,我今晚还想赢个呢。汪顺利说,赢个屁!菜包子一个!鲍子昌说,看你说的难听哩。光你们赢,就不行我赢。

肖立青看完新闻联播,也推门进来,观看他们鏖战。为了防备外人进来,林令会让肖立青把院门栅栏锁上,又把屋门插上。

然而,冯校长嗅觉非常灵敏,喝完酒,吃完饭,没发现和他同住一套房的林令会,就猜到他会在这儿打麻将。他来到小院门口,推了推栅栏,看了看屋里的灯亮着,就喊顺利,“开门,你们干吗呢?”他们几个听见是校长,赶紧收拾,把麻将用布包起来,藏到了床下。

冯校长进来后,一眼就看出他们打麻将了。他把垂着的床单一掀,就看到了麻将包。就开始训教林令会了。又批评其余的几个。临了,说,每人拿出50元,包括肖立青。立青说我没打。校长说,没打也得拿,谁让你入这个场呢。

冯校长收起250元钱,临走说,你们还打。别让我发现,再让我发现每人就不是50元了。

校长走后,鲍子昌说,净怨你们的过,我说不打,非让我打。挨一顿训,还挨罚50元。

费桂山说,谁捉着你手让你打了。

汪顺利说,人家立青没打,还掏了50元,你才不冤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(四)

林令会随后出来,跟冯校长来到办公楼上。这时,班主任已检查完学生宿舍,都陆续回了自己的宿舍。令会一到校长办公室,校长就开始了对他的炮轰。

两人长期“同居”,关系非同一般。一般的是一家住一套两居室的房子,他们两个“光棍”却占一套,当然是一个人睡一个屋。他俩如同一家人,吃饭睡觉,包括从城里返校,都是在一起,让人感觉他俩亲密无间。

不过,冯校长常常当众开林令会的玩笑,说他喜欢找“娘儿们”。林令会是个喜欢交友喝酒,打麻将玩乐的主儿。每次喝了酒,见了本校的家属,上了岁数点的妇女,他就色迷迷的双眼放光,和女人一捅一摸的挑逗打闹,尽显“英雄”本色。冯校长指的就是这个特点。。但令会并不恼。

冯校长和林令会闹矛盾,或者说冯校长对林令会的打压,也是在一个晚上。

那天晚上,冯校长吃晚饭时就不见林令会。吃完晚饭,仍不见他回来。校长最讨厌这点,嗜酒如命,喝起来像个没尾巴鹰。人家老师们晚上都要坐班,你到处跑着耍,太不像话了。

巧的是,晚上第二节课时,有班主任李琼霞要交一个插班生的学费。校长和会计的办公室仅一墙之隔。听见敲门,冯校长就从他的办公室出来,李琼霞正站在会计室门前。问清怎么回事后,冯校长立刻掏出手机就打。响了一阵后才有人接。

“令会,你在哪儿?”校长带着责备的口气问。

那边说,我和战友们在外边吃饭呢。

校长发怒道,你赶紧回来,有人等你教学费呢。

那边说,我一会就回去了。

校长不容分说道,“你马上回来,限你五分钟赶回来!”

冯校长的零容忍是工作作风的一大特色。越是对手下的或是身边的人,越是严格要求。对林令会更是不讲情面,有时不管当着谁的面,该弄难看了绝不留情。

李琼霞走了。

到了晚自习结束,已是近十点钟了,林令会才回来。

“你过来,令会。”校长命令道。

林令会随着校长来到校长的办公室,心里鼓着勇气,并不十分害怕挨训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树皮已经生成厚厚的盔甲。

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208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