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啤酒瓶·上礼  

2012-08-19 09:26:03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啤酒瓶·上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贾俊义为了给自己的女儿找份理想的工作,去见他的高中同学朱明广。贾的女儿读的是医科大学,临床专业。马上就要毕业了,工作还没着落。贾俊义曾经往县人民医院努力过,结果是条条渠道不通。医院能进,但只按临时工待遇,入编根本无望。他打听了一下,医院里的一些刚毕业不久的本科生、专科生,每月的收入可怜巴巴。

朱明广家的门不是一般人能随随便便进出的。朱明广是城关镇一把手,大权在握,权倾县城。

贾俊义去他家,一不提贵重礼品,二不带现金或购物卡。去了后,朱明广家有高级烟抽,所以,干脆烟也不用带。老乡,上下级同学,能办就办,办成了自然有重谢。

但贾俊义也没空手去。他别出心裁地买了只烧鸡,又买了几样小菜。还买了一扎啤酒。因为他不喜欢喝白酒。

朱明广家住在财政大院里,气派的财政大楼,如富家子弟,挺胸站在一片矮子群里,彰显着富裕的风采。

贾俊义穿过大门洞,来到朱明广家单元门前,摁响了厚重的名牌安全门。他一上来,楼道顶上的程控灯就亮了,这时像是警惕的守门犬,无声地凝视着这个外来人的一举一动。他摁响了门铃,里边没有反应,他大声喊,朱哥,我是贾俊义!

大门很不情愿地缓缓打开,嫂子探出头来,看见是他,才让他进来。

嫂子把贾俊义带来的菜和烧鸡装入盘内,端了上来。朱明广和贾俊义并坐在沙发上,两人边吃边喝啤酒边看电视,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。

贾俊义后来回忆,感觉朱明广的回答模棱两可,既没有一下推死,也没有痛痛快快答应给办。他心里很着急,日子一天天从指缝里溜走,却不见回音。

朱明广心里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甭管谁,亲娘老子,没有那个,甭想!

贾俊义下定决心,打了个电话给朱明广。朱明广似乎忘了,问什么事啊?一句话噎得贾俊义老半天说不出话来。干脆说个明白吧。朱却说,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,现在编制已冻结,可以临时干着再说,等有了机会,看看能不能办。这事谁也不敢保证说能办。你说是不?

贾俊义一听怒从心起,后边的话根本没听清。他放下电话,恨意未消。妈的,给他点难堪。他想。

又是个晚上,贾俊义又来敲朱明广家的门。他忽然瞥见楼梯的平台上,有一片空啤酒瓶,马上计上心来。等朱明广媳妇开开门,他说,我来拿我那天的啤酒瓶的。他脸色不阴不阳,不怒不笑,镇静自若。那娘们先是一愣,接着脸儿一沉说,拿吧,你分清,看看哪个是你的,别拿错了!说着,不等贾俊义捡完,就砰地一声关门进了屋。

上午刚上班,同一个单位的郝克权来见贾俊义。郝克权通知,同学梁庆江的父亲没了。这使贾俊义犯了难。他不想随礼,他的父母已经双亡,这样的礼白上。但又不好拒绝。郝克权还在等。并问他上不上礼。他明知故问,问郝克权上多少,这样他有一个思考的时间。郝克权说,还是老规矩,50元呗。贾俊义又想出了一句话,问郝克权去不去。郝克权说,有车就去一趟。贾俊义实在不想上礼,更不想去,觉得没有价值。但平时和梁庆江关系不错。以后见了面面子上过不去。他便拿出了50元,说,你给我捎去吧,上午我还有点别的事。郝克权接过钱,刚要转身离开。贾俊义立刻想到,别再捎不到,那样的话,还不如自己亲自去一趟,又好看。便说,你给我吧,我也去一趟。郝克权笑了笑说,去一趟吧,怎么也是坐车,一会就回来了。

郝克权回到办公室,整理一下桌上的东西,刚要下楼,贾俊义来了。郝克权以为他要和他一块搭车去,贾俊义笑了笑说,克权,你捎去吧,我不去了。郝克权问:又怎么了?贾俊义说,我家属不得劲,中午我怕赶不回去,我还得回去做饭。郝克权说:随你吧。他知道贾俊义的脾气,本是个斤斤计较,既怕烧着了,又怕烫着了的人。

说着,两人就朝门外走。贾俊义还在犹豫。真的很难。上山要付出代价,下山没有回头路。错过了机会,还能补吗?

贾俊义随郝克权下楼,他也不拿钱给郝克权。郝克权猜他是忘了。这时贾俊义说,你等等,我上楼去一下。郝克权等他老不下来,便打他的手机。贾俊义却说,你先走吧。我一会随梁庆江老乡的车走。

等郝克权上车不久,贾俊义又打来电话,让给他捎上50元,他又不去了。并说,回来后还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