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写自己的,读朋友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不白不黑。活脱脱一个老顽童。 潇洒和稳重兼有,谦卑和自信并存,开朗和忧郁同在,某些方面知识渊博,某些方面行为幼稚。有人赞我明智,有人说我糊涂。有人说我聪明,有人贬我傻瓜。有人欣赏我的能力,有人斥责我不能干。有人夸我实在,有人骂我古板。我还是我,说不清道不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戴上花镜上大学  

2013-01-26 18:52:1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戴上花镜上大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春天里的故事

戴上花镜上大学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
2013年河北老年大学写作研修班茶话会,陈国伟老师发自内心的笑。 

戴上花镜上大学 - 春天里的故事 - 春天里的故事的博客
茶话会上,吴顺礼老先生自由发言。

 

头发花白了,年逾花甲了,儿孙绕膝了,从繁忙的工作中解脱了,却读起了大学。

有的只是小学毕业,童年时期的文学梦、作家梦却实现了。省市级报刊杂志、广播电台屡屡采用他们的文章,甚至,不少人出了自己的专著。他们许多人,坚持了长达十几年的学习,居然有人加入了国家作协省作协和市作协。

这不是天方夜谭,这不是传奇故事!

在河北省老年大学作家班里,就有这样一群人老心不老,勤奋学习,认真写作的特殊群体。

在这个班里,五十多岁的稀少,六十往上的占多数,七老八十的有几个。这一点不夸张。吴顺礼老先生已经80岁。吴老先生高大魁梧,只是略显微微的驼背,一头白发,耳朵背得厉害。他听课即使戴耳机,也听不大清楚。所以,他总是坐在前排,看老师的口型,再抄别人的笔记。就是这样一位老先生,今年竟出版了自己的专著《民国年间柳懂村民俗记事》一书。

这个班里,有的眼花耳背,有的身有残疾,有的曾患重病。杜墨楼老先生七十多岁时,曾得胃癌,手术后,刚出院,就让老伴陪着他去听课。吕响琴老太太,是个左腿高位截肢的人,在老年大学,一读,竟走过了十来个年头。这些只是其中的几个典型。

这个作家班里,流行着一句话,叫做“每个人都是一本书”。这也是陈国伟老师常常提到的。一点不假。现任班长王宋堂,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,只有十九岁时,高中还没毕业,就积极响应党的号召,支边到西藏,又辗转到新疆,一干就是16年,把美好的青春献给了雪域高原和阿里山苦寒蛮荒的高地。吕连元从小就参加了抗日的队伍,参加过解放战争、朝鲜战争等。甚至已毕业的杨荃老太太和他的老伴都参加过长征。

作家班里,许多人是老干部,老党员,老军人,老知青,当然,也有老工人,老教师等。他们都有着不凡的经历,和坎坷的人生,都有一段人生的精彩,一个曾经的辉煌。正因为此,他们写起文章,著书立说,更有底蕴,更有激情,因而,有更多壮丽篇章产生。

老年大学作家班里学员们的成绩啊,说不完道不尽。仅《金秋集》就已经出了四大本,一千多万字,几百篇文章。而且,还在继续出他们的专辑。这些书里,有些文章曾在各级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过,有的还曾获得各种奖项。不简单啊!更令人欣喜的是,许多人已出版了自己的专著。路永信的《小院春秋》,是一部自传体长篇小说。袁秀珍则出版了散文集《火鸟在晚霞中燃烧》;路峻岭把自己从童年到高中毕业的一段亲身经历,诉诸笔端写出《雏鹰》;王俊玲的《浪花集》也是散文集。多的去了!

老年作家班的学员们,能取得如此骄人的业绩,除了他们以坚强的毅力和勇气克服种种困难,以极大的热情勤奋努力之外,更与兢兢业业,十七年如一日坚守岗位的陈国伟老师分不开。陈老师是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的退休教授。今年也已80高龄。老教师,老学员,相得益彰,配合默契。陈老师不光传业授道,根据老年人的特点,编写专门的教材,对学员总是有求必应,积极鼓励引导。他还利用自己的关系,常常引荐保送一些优秀作品,到《燕赵老年报》、《散文风》石家庄广播电台等部门,为激发学员们的更高热情开辟绿色通道。要让学员们谈谈陈老师,都会跃跃欲试,滔滔不绝。单看《金秋集》中,他们对陈老师的赞扬文章,就可见一斑。那不是溢美之词。陈老师有眼疾,在这十多年里,也有过丧母之痛,也遇到过儿子遭遇车祸等等,种种不幸和痛苦,都没能让陈老师消沉。他从没放弃他挚爱的文学写作班,从没放弃过他的学员们。

在这个大家庭里,老师和同学,同学和同学,互相帮助,团结协作,共同提高,共同分享学习过程的乐趣和成功的喜悦,其乐融融。因此,作家班里还流行一句话,叫做“上一节课高兴一周。”每周三的授课时间,是学员们聚会,是师生情谊感人场景的再现。他们学习着,写作着,并快乐着!

 此文已在《陈国伟教授和老年学子们》下卷公开发表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7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